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乖宝,你怎么这么sao

乖宝,你怎么这么sao

    蒲四看红了眼,伸手就抓住了这一团雪白的乳rou,先是用力的揉捏了一把,听见宋禾疼得发出泣音,虽然轻啧了一声,但还是放松了力道。

    起初宋禾只感觉到疼,等蒲四掌握了力道,粗粝的手指捻过乳尖,带着茧子的手掌擦过乳rou,她就逐渐感觉到了快感,身体轻颤着,腿间冒出了湿意。

    她伸手想要将蒲四推开,可双手搭在男人肩膀上根本就没多大的力气,只能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雪白的一团上很快就遍布了红痕,多出了几分凌虐的美感,蒲四下身涨疼,呼吸粗重,他低头就大口含住了她的乳rou,听见她如哭似泣,下身更硬更疼。

    怀里软玉温香,口中的软rou更是恨不得吞咽下肚,蒲四头一回明白了那些人说的女人的滋味到底有多好。

    抓在宋禾屁股上的大手在狠狠抓揉了几下后摸到了她的腿间。

    宋禾微微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就夹紧了双腿,蒲四的手顿了一下,下一刻直接退了出来,紧接着扣住她的腰身将她往上一提。

    下一刻宋禾就被双腿分开跨坐在了他的怀里,下身隔着几层薄薄的布料依旧被男人大腿的温度给烫的颤了颤,柔rou张合吐出一股湿液。

    “唔……”宋禾轻喘一声,眼睫湿润,“不……不要,求你……”

    蒲四一只手扣在她的后腰,时不时轻捏一下,捏的她腰身酸软,只能趴在他的怀里,上身领口打开,一边雪白乳rou颤颤巍巍,一边还被裙子勉强遮住。

    却在下一刻被蒲四伸手彻底给扯开了,裙子直接褪到了她的腰上,纤细雪白的上身彻底裸露出来。

    蒲四捏着另外一边软rou揉捏着,他的肤色较深,衬得指间挤出的乳rou更加白腻。

    这让他扣着她后腰的手掌不停收紧,将她往自己涨疼的下身使劲摁,精瘦有力的腰身时不时往上狠撞一下。

    宋禾见求饶没用就死死抿紧了嘴唇,不愿意再发出那种软腻暧昧的声音,可男人这么狠撞几下,隔着布料她都被那头凶兽撞得腿间又酥又麻,一团又一团的湿液很快就打湿了身下的布料,连蒲四的裤子都被洇湿了。

    等蒲四伸手往她身下一模,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乖宝,你怎么这么sao?嗯?”

    “不……不是的……”宋禾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又羞又恼,眼泪都要出来了。

    蒲四又见不得她哭,连忙低声哄她:“好好好不sao不sao,给老子摸摸……”

    他亲了亲她湿润的眼角,手上可一点没停下,扣着她的腰身往上提了提,另外一只手就拉开了自己的裤子,蛰伏已久的凶兽瞬间弹出,拍打在宋禾腿间,她受不住似的轻叫了一声。

    再低头一看,看见立在自己腿间的粗大凶器时,宋禾原本潮红的脸瞬间就白了。

    她下意识就想逃离,双手撑着蒲四手臂才刚微微抬起腰身就被他一手给拖了回去,这一拖回去,腿间软rou擦过凶器,她就呻吟了一声。

    “唔……不……不要……求你……”宋禾颤颤巍巍,这下是真哭了,眼泪都止不住。

    她一想到这东西要放进自己身体里就已经感觉疼了,她真的会被疼死的。

    蒲四啧了一声,浓眉紧拧着,一下一下亲过她的眼角鼻尖,又去亲她的嘴,粗声粗气的哄:“哭什么?现在不cao你,你给我摸摸,乖宝,给我摸摸……”

    他一声一声叫着乖宝,抓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腿间凑:“帮我弄出来,我就不弄你了。”

    宋禾红着眼眶看他,声音带着哭腔:“真的吗?”

    “老子说话向来算数!”蒲四吧唧亲在她的唇上,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rou根上。

    紫黑色的roubang过于粗大,宋禾勉强握住,掌心被烫得发软,她下意识想要将手给抽回来,却被蒲四强硬的按着。

    她不会,蒲四就教她,抓着她的手上下动作,偶尔用她的手心蹭蹭guitou,将黏液蹭了她一手。

    见她会了,蒲四就松开了她的手,抓住她胸前两团软rou揉捏着,时不时低头咬住其中一团。

    宋禾就感觉这男人像只狗,在自己身上咬来咬去,尤其是两个rufang被咬得最狠,她怀疑自己乳尖都被咬破了,有点疼。

    她小声地哭,求他轻点,结果男人听了身下更硬不说,再次将手伸到了她的屁股上。

    宋禾顿时不敢出声了,生怕他反悔。

    她感觉过了很久,手都酸痛了,可男人还是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反倒嫌她动作慢了下来,再次抓着她的手动作起来。

    宋禾感觉手要废了,趴在他怀里不敢乱动也不敢吭声。

    直到某一刻,男人突然松开了她的手,抓着她的屁股将她腿心用力往他身下摁,同时他也挺腰朝她腿心撞着,撞了几十下,他低头咬着她的乳尖,死死摁着她的屁股朝她腿心射出了guntang的jingye。

    “唔!”宋禾有一瞬间的失神,她也高潮了,脚背绷直,脚趾蜷缩着,下身抽搐着吐出一股又一股的湿液。

    生理性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下,没入了她的鬓角。

    蒲四将脸埋在她的胸前粗重喘息着,腰身仍旧时不时挺动一下延长这股快感,将她腿心的布料都撞得往里深陷了不少。

    等平复了这股快感后,宋禾才感觉浑身哪哪都疼,就连手指指尖都因为刚刚高潮来临时无意识抓挠男人的臂膀,结果男人的手臂肌rou紧实一点事没有,倒是她,修剪得干干净净的指尖疼得利害。

    她现在是一点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软哒哒躺在男人怀里由他为所欲为。

    好在他也没有再做什么,从一边翻出来了一包湿纸巾,先把自己凶器擦干净了,将明显还硬着的roubang塞回裤裆里。

    紧接着抓着她的内裤和安全裤一用力。

    “撕拉”一声,将她被jingye和yin水弄脏的裤子全给扯了下来,随手往旁边一扔,粗糙的指尖擦过rou缝,碰到了已经冒头的rou珠,让宋禾身体又是一颤,身下的小嘴开合着吐出一股yin液。

    “不……不要了呜……”宋禾以为他还要做,吓了一跳。

    蒲四倒是还想做,可看了一眼外面就只能按下了,哄着她:“我给你擦干净,你先睡会儿。”

    宋禾确实没有什么精力了,很快就真的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