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乖宝是不是背着我偷吃了

乖宝是不是背着我偷吃了

    宋禾下意识想说自己不饿,结果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呢,自己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

    她微微有点脸热,没吭声。

    螭九却一俯身直接将她给抱了起来。

    “走,先去喝碗粥,然后去院子里坐坐,小禾jiejie,你是想待会儿看看夕阳呢,还是想看看书?这里的夕阳很好看……”螭九的话很多,连语气都充满了活力。

    如果不是周遭的这一切都在提醒着宋禾她的真实处境,她甚至会以为自己是在大学校园里。

    外面的夕阳确实很美,但是要看夕阳坐在院子里还是差了点。

    于是在喝完粥以后,螭九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把梯子,说要带宋禾上屋顶上去看夕阳。

    宋禾一听就立马捏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摆,她里面什么也没穿,就穿了这么一个短袖,她就这么站着都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更别提爬梯子了,尤其是还要坐在屋顶上。

    光是想一想,她都觉得心慌。

    “不能出——”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相比起来,她现在这样明显更加出不了门。

    “有裤子吗?”宋禾小声问。

    螭九把梯子放好,还真给她找来了一条裤子。

    大概是他自己穿的一条裤子,五分运动裤,他甚至还贴心的拿了一条没拆的内裤,笑嘻嘻的问宋禾:“小禾jiejie你要穿一条还是两条。”

    宋禾:“……”

    她很想穿两条把自己彻底包裹起来,但想一想,都这个处境了,穿十条也不顶用,于是选择了那条没拆过的男士内裤。

    宋禾的腰太细,腿也细,把那条男士内裤穿在身上宽松的不得了,腰身甚至挂不住。

    她红着脸找到一根细绳子当成腰带用了。

    宋禾多了点安全感,螭九给她扶住梯子,让她往上爬。

    屋顶不高,但宋禾有一点恐高,往上爬的时候手脚都有点发软的意思,导致她每往上面爬一层阶梯都会停下来缓缓,得稳一稳心神才敢往上再抬一脚。

    螭九在底下给她扶着梯子,也不催促她,偶尔安抚她几句:“小禾jiejie,你别怕,有我在底下接着你。”

    他仰头往上看,能看见那条属于他的贴身裤子,虽然他还没有穿过。

    那是贴合他的尺寸,穿在她身上显得很宽松,甚至从底下往上看的时候视线能直接穿过裤腿,紧紧闭合的雪白贝rou若隐若现,还能看见她大腿内侧有几道齿痕。

    如果仔细看,还能看见她脚踝上的淡淡指印。

    螭九看得心如火燎,耳边仿佛又响起了之前听见的动静。

    “我上来了。”宋禾不知道底下的螭九在想什么,她好不容易爬上了屋顶,还好屋顶上面有一个不小的平台,角落里甚至还长着两个仙人球。

    她回头匆匆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也不敢太靠边,往底下看的时候就感觉腿发软。

    螭九听见她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爬了上去。

    “小禾jiejie,坐这边来吧。”他爬上去后直接在平台边沿坐了下来,垂着双腿,回头朝宋禾招手。

    宋禾有点傻眼,不想过去:“这样太危险了,我觉得坐这里也不错……”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盘腿直接往地上坐。

    谁知道才刚坐下去,那边的螭九已经起身到了她面前,俯身就将她抱了起来,朝着平台边沿处走。

    “坐那里有什么意思?当然还是坐在这里好玩。”他说着话,将宋禾给放在了边沿处。

    明明他脸上都带着笑,可宋禾就是感觉到了他的强势,不敢再反驳,双手牢牢抓着两边边沿,整个人僵着一动也不敢动。

    螭九就随意很多,在她旁边坐下以后侧脸看着她这个样子,伸手就揽过她的细腰,将她往自己怀里拢:“小禾jiejie,你要是真的害怕,可以抱着我,我保证不会让你掉下去。”

    不用他说,宋禾就已经死死抱住他了,不敢松手,感觉到脚下空晃晃的,她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悬在半空的腿都是僵住的。

    螭九反手抱着她,感受着怀里的柔软,手掌贴在她的后背一下一下轻抚着:“别怕别怕……”

    他的安抚确实奏了效,宋禾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等螭九哄着她朝外面看的时候,宋禾一扭头,就被眼前的景色给惊住了。

    这是个处于一片荒漠中的小村庄,放眼望去全是低矮的建筑,也能一眼看见那边的夕阳,被夕阳染红的那一片天看起来甚至很近很近。

    导致宋禾看着看着,忘记了身在高处的恐惧,生出一种想要朝着那个方向靠近的念头。

    好像只要靠近了,就能伸手摸一摸夕阳。

    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宋禾身体放松了下来,几乎是斜靠在螭九的怀里看着那边的夕阳。

    夕阳下山的时候总是很快,一眨眼天色就昏暗了下来,天边就只剩下了一抹残红,红的特别热烈。

    那三个男人就是在这时候从外面回来的。

    宋禾看见三人回来就想着得下去了,她轻轻扯了扯螭九的衣服,小声道:“大家下去吧。”

    这句话刚说完,大步走过来的蒲四竟然把她和螭九上来的梯子给撤走了。

    “你干什么呀?”宋禾有点懵,软声问他。

    结果蒲四转身去放梯子的时候,囚一已经走到了底下,仰头目光沉沉锁定她,朝她伸出手:“下来。”

    “跳……跳下去吗?”宋禾不可置信,微微瞪圆了眼睛。

    她下意识朝身边的螭九看了一眼,本来就抓着他衣服更加收紧,很担心对方会不会把自己真给丢下去。

    这个念头一起,宋禾警惕的看了螭九一眼,一把抱住他的腰身:“我不跳。”

    她语气坚定,反正自己在上面,他们在底下,至于还有一个螭九,她就不信他能抱着自己跳下去!

    大概是从将她带到身边到现在,她一直表现的很温顺,此刻这一下让四个男人都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都忍不住笑了笑。

    囚一眼里浮现出笑意,语气多了几分无奈:“真不下来?”

    螭九没有说话,反正现在曼玉温香在怀的人是他,他享受着呢。

    宋禾见螭九没说话,她心里反而有些打鼓,好几次去看螭九,却也只对上他带笑的眼睛,他那双狗狗眼带着笑的时候真的很具有欺骗性。

    “你把梯子拿回来我就下去。”宋禾没有了一开始那么硬气,换了个说法,声音也是软和的。

    她不是不想下去,她是真没胆子这么跳下去,光是往底下看一眼都感觉腿发软了,整个人僵着不敢动弹,更别提还要往下跳了。

    囚一收回了手,眼里的笑也渐渐淡了下去。

    宋禾看着,莫名有点心慌。

    她脑海里已经冒出来了服软的念头,那句“我跳,你接住我”都已经到了嘴边,她就亲眼目睹了男人是怎么从底下翻身上来的。

    “啊!”下一瞬她就被从螭九怀里抱了过去。

    宋禾惊叫了一声,手指紧扣着他胳膊上鼓起的肌rou,他的肌rou硬邦邦的,她扣着只感觉自己的手指头疼。

    而刚刚囚一突然起跳攀着平台边沿翻身上来那一瞬,她也清楚看见他身上分布的肌rou有多充满爆发力。

    囚一单手抱着她,另外一只手在她腰上捏了捏,侧脸亲亲她柔软的嘴唇,低声道:“抓稳了,我带你下去。”

    “啊?”宋禾下意识抱紧他的脖子,意识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后,语气惊恐,声音都有点颤,“跳下去吗?不——”

    她的声音随着囚一抱着她突然往下一跳戛然而止。

    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囚一稳稳落地的时候,低头去看怀里的人,看见她惨白的脸时心里一咯噔,懊悔就已经冒了出来。

    “怎么了?吓到了?”螭九紧跟着后面跳下来,连忙探头凑近看她。

    另外两人一听,也跟着走了过来。

    带着薄茧的手掌贴贴她的脸又贴贴她的额头,干燥且温热,让宋禾的脸色缓和了过来,重新有了血色。

    “我没事了……”发现自己被四人这么包围着,宋禾很不好意思,挣扎想要从囚一怀里下来。

    螭九给她把掉了的鞋给捡了过来。

    她自己的鞋子记不清是掉在车上还是掉直升机上面了,来到这里以后也没有适合她穿的鞋子,只有一双酒店里的一次性拖鞋,很大码,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弄来的。

    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宋禾来说,有鞋子穿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也没那么挑剔。

    宋禾刚穿好鞋,一只手就从后面伸进了她衣摆底下,摸到她里面还穿了一条裤子的时候,手的主人还很惊讶:“乖宝,你里面穿了谁的裤子?”

    蒲四惊讶归惊讶,却没把手给收回来,反而顺着她宽松的裤管摸了进去,摸摸她腿心的贝rou,指腹擦过紧闭的那道花缝时,宋禾腰一软,往后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干什么呀?”宋禾红着脸,去拽他的手,想把他的手给拽出来。

    蒲四见好就收,反手握住她那只手捏了捏,拉到嘴边亲了一口,嘿嘿笑:“我看乖宝有没有背着我偷吃。”

    “你!”宋禾气的咬牙,回头瞪了他一眼。

    蒲四不以为意,只感觉她这样特别可爱,可爱的他心痒痒,还在那里说:“你跟螭九在上面干什么?好不好玩?”

    “看夕阳。”见他没有再动手动脚,宋禾乖乖回答他的问题,下意识想问他们下午出去干什么了。

    可突然想起这些人那些枪和刀,她就赶紧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生怕自己问了不该问的,小命不保。

    她那点心思几乎都写在脸上,其他人看着,挑了挑眉,都没说什么。

    狻五洗了手进厨房,宋禾下意识往那边走:“是要做饭吗?”

    她看着时间确实晚了,该吃饭了。

    狻五确实是去做饭的,宋禾也才知道这几顿吃的都是他做的,用蒲四的话来说就是,他平常除了抱着他那个宝贝匣子就是做点吃的。

    认识这么多年,他们几个人的伙食全靠狻五。

    蒲四闹了她一会儿后就被囚一跟螭九喊走了,三人似乎有事情要说,进了最右边那间屋子。

    宋禾乖觉的没有跟过去,本来想给狻五打下手,她最近这几年虽然很少自己做饭吃,但那也是因为太忙了,不忙的时候也是刚做完兼职很累,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做吃的了。

    但很久以前,她还是没少进厨房的。

    那一家三口的饭全是她做的。

    但她手都还没有碰上水就被狻五拦住了。

    “在这里坐着。”狻五给她拎来一把小凳子,让她坐在一边看着。

    他让宋禾在一边乖乖坐着,宋禾就真听话的在一边坐着,看着他在那里做饭忙活。

    看着看着,宋禾还有点出神,盯着他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想,他的手还挺好看的。

    转念又一想,这四个男人的手其实都很好看,各种意义上的好看,手掌宽大,手指长,指节分明,手背上还有筋脉,手掌上还有薄薄的茧子。

    每次拉她的手或者抚摸她的时候,那种粗糙又干燥温热的感觉其实总能让她很舒服。

    又想到刚刚被囚一抱着从上面跳下来的时候,几人的手贴贴她的脸和额头,还有颈侧……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能感觉到那种触感。

    其实是很让她觉得安心的感觉。

    但是……

    宋禾还是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招惹上这四个人的,她也不敢去想以后怎么样,只能安慰自己过一天是一天。

    晚上吃饭的时候,囚一他们偶尔还会聊几句。

    宋禾一开始还认真去听,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听不懂,她索性就不听了,认真吃饭,吃饭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碗里就没空过。

    总有一双筷子夹着东西往她碗里放。

    碗里又多了一颗rou丸的时候,宋禾忍不住抬头看过去,正对上囚一的目光。

    “还要?”囚一问了一句,又给她夹了一颗rou丸子。

    一小碗的rou丸子是早上包饺子剩下的rou馅儿,宋禾很喜欢,一小碗几乎全都进了她的肚子。

    狻五也问了一句:“喜欢吃rou丸?”

    宋禾点头,咬了一下筷子尖。

    “rou丸汤喜不喜欢?”狻五又问。

    宋禾眼睛亮了一下,迫不及待的点头:“里面还有荷包蛋就更好了。”

    话都说出口了她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就像是在点菜,于是又连忙补充一句:“我以前吃过的rou丸汤里就有。”

    “想吃几个?”狻五问。

    宋禾:“啊?”

    “荷包蛋。”

    宋禾抿了一下唇角:“想吃两个。”

    她眼里带着期待,还有一点藏起来的小心翼翼。

    四人都看出来了,心疼的就想抱抱她或者摸摸她。

    四个人都伸出了手,宋禾却被离她最近的螭九一把抱进了怀里,一只手还摸摸她的脑袋:“以后小禾jiejie想吃什么都可以,想吃多少个荷包蛋都行。”

    宋禾第一次被人这样哄,她说不清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但肯定不是不好的。

    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还好螭九很快就放开了她,把剩下的所有rou丸子全放进了她碗里,让她多吃点。

    宋禾吃撑了。

    只能在院子里转着圈散步消食,顺便看看星星。

    很多很多的星星,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夜空了。

    等消食的差不多时,宋禾都还没有来得及紧张,她就被囚一抱进了房间里,洗了个澡,躺床上抱着她就睡觉了。

    宋禾本来还有点慌,躺着躺着就睡着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天光大亮,一晚上相安无事让宋禾还有点恍惚。

    这一天都过得很平和,中午宋禾就吃到了丸子汤,里面有三个荷包蛋,全进了她的肚子。

    中午吃完饭的时候蒲四他们三个就出门了,只剩下宋禾跟囚一在,下午宋禾午睡了一会儿,睡醒后坐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儿呆天。

    夕阳西下的时候,囚一拿出了昨天的那把梯子。

    宋禾:“大家等一下该不会又要跳下来吧?”

    “不撤梯子。”囚一道。

    宋禾一听,松了口气,于是跟着他一起上去又看了一场日落。

    落日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她甚至冒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来,有吃有喝还有夕阳看,不用兼职,不用思考未来怎么样,真的好适合咸鱼啊!

    可等晚上吃完饭,散过步,她洗澡的时候囚一先去了外面。

    宋禾听见外面的水声心里其实是松了口气的,还想着加快动作赶在他回来之前洗完,结果想是这么想的,囚一却先一步回到了房间里。

    刚好站起来的宋禾下意识又缩回了水里,眼巴巴看向囚一那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