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我在cao你,你快摸摸(h)

我在cao你,你快摸摸(h)

    带着温度的jingye喷洒进小小的zigong内,一瞬间将宋禾再次送上高潮,她紧紧扣着身下沙发爽的发布出声音,只有身体随着高潮余韵时不时颤抖着。

    反应最大的还是她的花xue,xuerou疯狂绞紧,xue口敏感至极,男人只是微微往后撤了撤,她就呻吟了一声,甬道内急剧抽搐着又喷洒出一股yin液。

    yin液喷洒在刚刚射过精的guitou,男人也爽了一下,roubang抖了抖,又小射了几股,喉咙里发出性感的低哼。

    宋禾趴在沙发上,将脸埋在了臂弯里微张着唇喘息,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轻哼。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然后发现男人的性器竟然还埋在自己体内,且依旧肿胀硬挺着,就在她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男人似乎也看她缓过神来了,一手摁在她的后腰又缓缓挺动了起来。

    “呜啊……”男人一动,宋禾就止不住呻吟,小腹好像都在轻颤着,她本来以为都已经结束了,没想到男人还要继续。

    她连忙扭动腰身挣扎起来:“放开我……唔……放开……”

    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大概是看她这一次反应激动很多,身后的男人动作停了下来,下一瞬原本趴在沙发上的宋禾就被男人以插着的姿势翻了过来。

    一翻过身,男人就看见她紧闭着眼睛的样子,眼角一片湿润,嘴唇都快被她自己给咬破了,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小禾jiejie,别哭别哭,是我,不是别的臭男人认错人……”螭九放开嗓子,用回了自己的声音。

    宋禾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起初压根就没有意识到男人就是螭九。

    等螭九解开她手上的领带,俯身在她脸上不停亲吻着,嘴里还在哄着她,她才渐渐从情绪里出来,睁开眼借着门外透进来的一点光线看见螭九那张脸时,这段时间的恐惧不安在今天这一遭之后陡然达到了顶峰,再也无从压制。

    以至于她脑子一热,挥手就朝螭九脸上扇了上去。

    “啪”的一声,安静的包厢里这一巴掌的声音格外清脆清晰。

    掌心还在发麻,宋禾自己先愣住了,开始悔恨自己的冲动,甚至感觉下一刻自己就会像电视里那样被眼前的男人扭断脖子。

    哪怕男人长着一双狗狗眼,神情看起来格外无辜。

    但宋禾可没忘记对方真正的身份。

    可她预想的一幕并没有到来,男人没有扭断她的脖子,反而握住了她那只手,低头在她掌心亲了亲,心疼的问她:“小禾jiejie,手疼不疼?”

    “下次别用手了,给你咬,用牙咬。”他一笑,那双眼睛就显得更加无辜,还特意将脸凑到宋禾嘴边,怂恿着她要是没消气现在就咬几口。

    那一巴掌下去,宋禾把自己吓得够呛,再被他这么一哄,她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我只是被吓到了。”她小声道。

    螭九在她唇角咬了一口,和她那只手十指相扣着,拉着她的手背在自己脸上贴贴蹭蹭,嘴上毫不含糊:“都怪我,是我吓到了小禾jiejie。”

    没等宋禾感动呢,就听见他又继续道:“以后小禾jiejie总该认识我了,应该就不会被我吓到了吧?”

    他一边问着一边挺腰撞了她几下。

    宋禾刚要说下次你要是再改变声音干这种事情,还是会吓到自己,结果一张嘴被她这么撞几下,话就变成了破碎的呻吟声。

    她也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的面貌和声音会因为某些手段改变,但他的roubang可不会。

    宋禾闭着嘴不想说话了。

    螭九却不放过她,身下缓慢且有力的撞着,嘴上还在问:“小禾jiejie,记住了吗?嗯?记不记得住?嗯?下次能认出来吗?”

    问一句他就用力撞一次,囊袋也随着他的用力拍打在她腿心,先前射出来的jingye和她喷出的yin液混合在一起,随着他每次退出被刮出来一些,将两人的连接处弄得湿淋淋一片,以至于撞击的声音也更响,仿佛还带着水声,显得yin靡无比。

    “呜啊……轻……嗯哈轻点……”宋禾被他这样不紧不慢的cao送弄得不上不下,xuerou不停蠕动着。

    每一次roubang插进来的时候,甬道内软rou就会立即裹缠上去,纠缠着,等roubang往后退出的时候,那些软rou也会挽留。

    鲜红xuerou甚至被带出体外,又被他狠狠送了进去。

    呻吟声里,宋禾扛不住这样的折腾,只能带着哭腔迎合他:“记唔啊……记住了……求你啊啊……”

    螭九这样其实也没好受多少,一从她口中听见了自己想听的话,一只手往下抓起她一条腿搭在自己腰上,立马就狂放的抽送了起来。

    一时之间,rou体拍打撞击的声音陡然就变得密集了起来,

    她的花xue里又热又湿,还紧,像是怎么cao都cao不坏一样,螭九每一次cao进去都感觉马眼被一张小口吸吮着。

    前不久才cao进那里面射过的螭九当然明白那张小口代表着什么。

    就是明白才更加情动,动作也更快更狠,恨不得将底下的卵袋也一起送进她的体内,cao穿她,cao透她。

    “呼……小禾jiejie,你摸摸……我在cao你,你快摸摸……”他眼里带着亮光,捉住她的手搭在她的小腹上,他挺腰一插,她平坦的小腹上立即就凸起了一块。

    他抓着她的手摁了摁,就像是隔着她的肚皮在抚摸自己的jiba,快感瞬时加倍,爽的他喉咙里都泄出了几声低吟。

    他这么快活却让宋禾有一种要被他cao穿的感觉,心里升起恐惧,xuerou反而收缩的更加剧烈,随着他guitou的狠狠刮蹭,爽感传遍她的全身,让她高潮了一次又一次。

    宋禾整个人沉浸在caoxue的快感里,已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更顾不上会不会有人听见动静过来,她呻吟着,尖叫着,在灭顶的快感里一口咬在他的颈侧,眼角沁出的湿意凝成眼泪滑落,手指隔着衬衫紧抠着男人紧绷的肌rou,将他的衬衫抓出一道道折痕。

    她带来的疼痛提升了螭九的爽意,他cao红了眼,窄腰快速挺动了一阵后终于狠狠往前一送,guitou抵着她体内那张小口,马眼一张,浓稠的jingye就喷射了出来。

    “射给你……小禾jiejie,都射给你了……”螭九俯身,环抱着她,将脸埋在她的颈侧,喘得性感无比。

    带着热意的jingye喷射而来时,宋禾就绷直了脚尖再度高潮了一次,此时整个人处于失神状态,沉浸在快感里,大脑一片空白。

    也就是这时候,包厢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条缝,那人还没有看清里面是什么情形,前一刻还趴在宋禾身上的螭九就迅速将她完全拢在了身下,扭头,冷喝了一声:“滚!”

    意识到有人开门要进来,宋禾也紧张害怕起来,抱着他的脖颈整个人都是僵硬着,她看见螭九扭头时的眼神变化,一瞬间脑海里浮现的念头却是——原来狗狗凶狠起来的时候也会像狼一样让人心悸。

    外面的人同意被螭九给吓到了,连忙把门拉好,不敢再往里面去。

    螭九这才扭回头,看见宋禾僵着的模样,心疼的在她脸上亲了亲:“别怕,小禾jiejie,他还没来得及看见就被我吓跑了,别怕……”

    宋禾本来就只穿了一条裙子,裙子就掉在门边地上,上身的胸贴也是,下身内裤倒是还在,但早就被jingye和她的yin水打湿的不成样子了。

    倒是螭九,身上依旧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只丢了一条领带,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喉结和一点锁骨。

    下身的西装裤也是完好的,只裤裆给解开了,将性器和卵袋给放了出来。

    他一把抱起宋禾的时候顺手将丢在旁边桌上的西装外套拿了过来,将宋禾一裹,他背靠着沙发背,大张着腿坐着,宋禾就裹着西装外套跨坐在他怀里,两人下体还是连着的。

    宋禾甚至能感觉到他还硬着,但见他似乎没有要再继续做的意思,她当然也不会乱动不会吭声,乖乖缩在他的怀里,靠着他胸口。

    螭九单手搂抱着她,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了一部手机,他摁亮手机看了看,刚要回信息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

    只响了两声就被他接了起来。

    宋禾离得近,能听见一点手机里传出来的一点声音,但她一开始没认出来声音是谁。

    反倒是螭九笑了一下,突然挺胯撞了她一下,她猝不及防呻吟出声,想要捂嘴都来不及,电话那头的人肯定听见了她的声音。

    螭九笑得更深,道:“老大,听见了吗?”

    宋禾一听他的称呼反而微微松了口气,电话那头是囚一,不是她不认识的人。

    “知道了,我把小禾jiejie送回去就来。”他龇了龇牙,很快挂断了电话,低头含住宋禾的嘴唇狠狠吮了吮,“宝贝,我先送你回去,最迟明天上午大家就去接你。”

    “你们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吗?”宋禾小声问了一句。

    放在今天以前她肯定不会问这一句,可能是先前那一巴掌螭九都没有生气,这才让她敢问。

    螭九应了一声,没有细说具体是什么事情,抱着她往上,将性器从她体内退了出来。

    他肿胀性器一抽出来,白色的jingye混合着她的yin液就从她微张的xue口涌了出来,随着她xue口慢慢重新闭合,浊液才没有继续流淌。

    螭九看着这一幕眼底就红了,他拿着西装外套给她腿心擦了擦,将她放在沙发上,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一点伸手从外面拿进来了一个袋子。

    袋子里有一包新的湿纸巾和一套干净的衣服。

    螭九就半跪在沙发边上,低头替她清理着。

    宋禾大张着腿,有点不好意思,小声道:“我……我自己来吧。”

    螭九抬头在她腿侧咬了一口,语调暧昧:“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宝贝自己来,如果宝贝实在心疼我,下次在床上的时候再主动。”

    宋禾不说话了,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总能把话扯到那种事情上面。

    等清理完,螭九又亲手给她把衣服穿好,这才拥着她往外面走。

    “裙子……”宋禾走出包厢的时候想把地上的裙子和胸贴带走。

    螭九不以为意,他连自己那件西装外套和领带都没要了:“待会儿会有人来收拾,不用管。”

    “不行。”宋禾咬唇,“我的胸贴……”

    螭九脚步一顿,转身走回去,把西装外套和裙子,还有她的胸贴全给捡了起来塞进了袋子里,拎着和她一起往外面走。

    本来宋禾还在想万一碰上KTV工作人员怎么办,结果一路走出来,她发现不只是工作人员,连先前唱歌的动静都没有了。

    一路顺畅出了KTV,本来在廊桥那边接电话的女助理也不见了。

    螭九直接带着她进了电梯,到了地下车库,送她上车的时候,宋禾才想起来:“工作室那边……”

    “不用去了。”螭九站在车边,低头亲她,贴着她的唇厮磨,心里也舍不得走,“本来想去那里见你的,提前收工我就先来了这边。”

    想着刚刚激烈的情事,他又低低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愉悦和餍足。

    宋禾红着脸,目光触及他脸上的巴掌印,心里骂了句活该。

    螭九也不能和她再缠绵太久,起身退开,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后,先前不见了的女助理就走了过来,也没看螭九,径直上了车。

    车门一关,前座的司机就启动了车子,从商场的地下车库离开,把宋禾又送回了那套江景大平层的房子。

    看着宋禾坐车离开,螭九伸手摸了摸挨巴掌的那边脸,很快上了一辆开到他面前的越野车。

    越野车开出了市区,停在一条路边,他下了车,站在路边等了等,又有另外一辆越野车开过来,等他开门坐进去就对上了囚一和蒲四看过来的目光。

    两人一眼就看见了他脸上的巴掌印,蒲四“嘿”一声笑了起来,满含兴趣的问:“乖宝打的?”

    “除了她,谁能往我脸上落巴掌?”螭九挑眉笑,还有点得意的意思。

    蒲四“cao”了一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声音一下粗了很多,磨了磨牙尖:“带劲儿!”

    囚一始终没怎么说话,只是搭在膝盖上的手指动了动,指腹摩挲了几下,喉结动了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