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看着老子是怎么cao你的(h)

看着老子是怎么cao你的(h)

    宋禾的下体光洁没有一丝毛发,rou嘟嘟的花瓣紧闭着,乍一看还有点可爱。

    贺淮屹伸手,食指指尖在那条紧闭的细缝上擦过,他就听见了上方宋禾的一声轻吟,她的腿心软rou都颤了颤。

    贺淮屹轻挑眉,他没有再磨蹭,毕竟外面还有个蒲四在守着的,保不齐什么时候蒲四就闯进来了。

    紧闭的贝rou被手指拨开,他终于看见了藏在里面那张小口。

    “这么小?”贺淮屹拧眉,低头看了看自己高高翘起的性器,虽然做过功课,知道她那里应该是吃得下自己的,可这会儿他还是有点迟疑。

    真的不会被撑坏?

    就在他迟疑这么一会儿,眼前的xue口却敏感的蠕动了几下后吐出了一小口清液。

    一股熟悉的甜腻气息瞬间到了他的鼻尖,贺淮屹深吸了一口,一闻到这道气息他就会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刺激着他的情欲,让他血脉偾张。

    等贺淮屹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已经贴了上去。

    意外的并没有觉得不适,于是贺淮屹顺着心意吮了一口,听见宋禾哼哼唧唧的声音,比那天晚上要清晰很多,却还是轻飘飘似的挠着他心里发痒。

    贺淮屹不满的狠吮了一口,伸舌上下用力一刮,她的呻吟声骤然就拔高了许多,甚至于因为想要摆脱来自身下的快感而晃动着小屁股。

    可贺淮屹伸手抓着,她轻晃着,根本摆脱不了,反而是身下那人更加卖力了,又是舔又是吮,突然找到了她xue口上方的阴蒂叼着用牙齿一磨。

    “呜啊……不……不要啊哈……”宋禾挣扎的更加利害了,双手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眼角沁出了一点湿润。

    就在贺淮屹已经尝到甜的时候,门外蒲四似乎是听见了动静,抬手拍了拍门,声音模糊传了进来:“乖宝?”

    宋禾此刻正在昏睡中,当然没法回应他。

    他等了几秒,又喊了一声:“阿蒙?”

    不过几息,原本被宋禾亲手锁上的门就从外面打开了,蒲四一进来就伸手挥了挥,朝坐在床边轮椅上的阿蒙道:“你这烧的什么玩意儿?”

    倒是不难闻,就是让人下意识眯缝眼睛。

    等他朝床边走的时候,隐约还闻到一股熟悉的甜味,随着他在床边停下,看见床上光裸着趴着的宋禾时,那股甜腻的香味就更明显了。

    蒲四瞬间就明白这股香味是来自什么地方了,他喉结滚动了好几下,目光从宋禾并拢的腿心晃过时舔了一下牙尖。

    阿蒙又在捣鼓她那些小箱子,头也没抬:“已经好了,把她带回去吧,平常注意点……”

    她叮嘱了一些细碎的事情,蒲四耐着性子听完,记下了,俯身帮宋禾套好衣服,随手将她的贴身衣物塞进了自己口袋里,抱着人大步走了。

    隔壁房间里,贺淮屹听见蒲四带着人离开才从衣柜里出来,这个房间的装饰摆放和阿蒙那个房间差不多。

    他直接大步进了浴室,开了凉水往底下一站,骨节分明的手指解开浴袍系带,健硕有力的身体就完全裸露在了水下。

    冰凉的水从他的身上冲刷过,却完全无法浇灭他体内叫嚣的欲望,他胯间的性器昂扬着,胀得紫黑,贺淮屹很快就伸手握了上去,闭眼回忆着前不久才体会过的柔软,一边想着一边撸动了起来。

    “哈……”

    蒲四抱着宋禾回到房间里后就又将她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他低头仔细检查过她的身上,这里看看那里捏捏,当他分开她的双腿时,恰好看见她腿心软rou蠕动着吐出一小团清液。

    那股甜腻的香味瞬间就更加浓郁了。

    早就熟悉了她味道的蒲四想也没想就埋头凑了上去,张唇含住了她的xue口,借着她吐出的那点蜜液很顺利的就将舌尖伸了进去,在里面灵活的搜刮舔舐,刺激着她内里的软rou,让宋禾在睡梦中呻吟出声,高高抬起了小屁股,想要的更多。

    之前本就被贺淮屹撩拨过,她内里正空虚着,此刻蒲四又凑了上来,她也无法思考,只想要有东西能将自己填满。

    被这种感觉折磨着,宋禾迷迷糊糊就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蒲四正好几乎将整个舌头都伸进了她的花xue里。

    “唔啊……”宋禾高高的呻吟了一声,声音又娇又媚,脸颊潮红更甚。

    蒲四听见她的声音就知道她醒过来了,于是舔地更加卖力,粗糙的舌头在她的花xue中进进出出,每次进去的时候都会被她的xuerou给紧紧裹着,他就用力又快速地抖动着舌头,带动她的xuerou也跟着一起抖动起来。

    不过十几下,宋禾就尖叫着绷紧了小腹高潮了。

    花心喷洒出一股清液,被蒲四用舌头卷入口中,喉结滚动几下直接给吞入了肚子里。

    蒲四抬起头,鼻尖上还蹭着一点yin液,他混不在意,伸手“啪嗒”一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被包裹在内裤里的roubang硬的发疼。

    他闷头释放出自己的roubang,一手抓着她柔软的屁股让她不得不往上抬高着,将整个花xue都袒露在了他的眼底。

    “嗯啊……”宋禾微张着唇呻吟,手脚无力只能任由他摆布。

    她的身体也足够柔软,以至于蒲四能轻松将她的花xue抬高,几乎要将她给对折起来。

    他低着头,一手扶着自己的roubang,肿胀的guitou贴着她湿淋淋的花xue上下滑动着,迟迟没有进去。

    宋禾摇着头,呻吟声逐渐变得难过起来,花xue口的软rou饥渴张合着,每一次蒲四的guitou从xue口擦过时就会急速紧缩一下,就像是迫不及待想要将它给咬住,给拖拽进来,好填满自己,弥补那种空虚。

    “乖宝,你看看。”蒲四抬头看她,声音粗哑,明明眼底都被欲望给熏红了,他还是没有立即cao进去,反而就这么俯身半压着她,让她高抬起的花xue没法放下去。

    而他用那只手托着她的后颈,让她低头往下面看:“看着老子是怎么cao你的。”

    宋禾被折磨的不行,只知道顺着他说的去做,她睁着眼睛往下看,看见自己被磨得发红又湿漉漉的xue口处怼着一根粗大的roubang。

    在她一眼看过去的瞬间,他终于挺腰cao了进去。

    宋禾看着那根粗大的roubang被自己的xue口一点一点吞吃进去,直至尽根没入,而她的小腹也随之凸出了性器的形状。

    蒲四的roubang过于粗长,每一次,哪怕宋禾已经足够湿润,可要完全纳入他的时候也依旧会有一种细微的胀痛感。

    导致宋禾总感觉自己的小肚子要被胀破了一样,尤其是他这人cao起来压根就不讲究什么技巧不技巧,只知道狠干蛮干。

    宋禾其实是有一点怕他的。

    就像是此刻,当他将roubang完全cao进来的时候,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开始放缓了,小腹的起伏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xue口甚至被他的roubang撑得有些发白。

    “呜……”宋禾发出一道轻轻的泣音,连哭都不敢大声哭。

    可就是这样的紧绷填满感,蒲四不过是一抽一插,她就立马紧绷着双腿高潮了。

    蒲四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等她缓缓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很快就将她的腿心拍打得发红,yin水四溅。

    “啊啊啊……不……不要了呜……”层层叠高不休的快感冲击着宋禾的大脑,仿佛在她的大脑里不停地炸开着烟花,她爽的有点受不住了,于是开始哭叫起来,甚至伸手推着,拍打着上方的蒲四。

    “不要了啊啊啊……要呜啊……要破了……”

    “啊哈……停……停下……啊啊啊……”

    蒲四俯身在她的上方,公狗腰疯狂挺动,到后面几乎是骑坐在快要被他完全折起来的宋禾花xue上,打桩似的cao的又狠又凶,guitou每次都能顶到她内里那张小口,撞的宋禾又酸又麻,双腿不停地蹬着,挣扎着,被他cao得死去活来。

    当他的guitou明显开始怒胀时,蒲四抱着她猛地一翻身换了个姿势,宋禾翻身跨坐在了他的身上,而他一手就能掐着她的腰身将她往自己性器上用力一按,另外一只手依旧托在她的后颈,摁着她俯身和自己接吻。

    guitou抵在她的zigong口剧烈抖动着喷射出一股又一股jingye,宋禾爽的想要尖叫,全被蒲四给堵在了口中。

    他射了一会儿就又掐着她的腰上下cao动起来,只是和之前相比,他的动作要温和了很多,更多的只是在延长射精快感,只有他的吻依旧狂猛激烈,几乎要将她给吞吃入腹。

    宋禾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就这么趴在他的怀里,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的起伏,胸前两团软rou被磨来磨去,尤其是高潮后变得硬挺的乳珠,每次蹭过蒲四也同样硬挺的rutou时都能爽的她身体抖一下。

    大概是还顾及着宋禾的身体,蒲四只做了这一次就没有再做,做完以后就抱着她进了浴室清洗。

    宋禾身体无力的靠在他怀里,发现自己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被他们抱着清洁,哪怕是将手指探入她的xue口里,她也顶多是敏感的轻哼一声,心里生不起一点抗拒的心思。

    等清洗结束了,蒲四身下的roubang都还硬挺着,宋禾偷偷瞥了一眼,见他没有要做的意思就乖乖靠在他的怀里。

    她也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来一次了,这会儿累的眼皮子都快睁不开。

    蒲四抱着她回到床上,就这么半靠着坐在床头,伸手拉过旁边的被子给她盖上,一只手将她的手掌完全包裹在手心,另外一只手搭在她的小腹上。

    他的手掌宽大且散发着热意,宋禾感觉这样很舒服,甚至想等生理期的时候,如果有这样一只手给捂着,她或许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