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夹着老大的腰主动磨逼(h)

夹着老大的腰主动磨逼(h)

    囚一看了她一眼,眼里划过一丝暗光,他也没吭声,就着头上洒下来的水给宋禾清洗着。

    和蒲四比起来,囚一的肤色算是比较常见的健康肤色,可耐不住宋禾白呀,山尖覆雪似的白,他的手一落上去就对比明显起来了。

    宋禾一直侧着脸不敢多看,浑身上下都染上了一层粉色。

    可越是不看,其他的感官就越是敏感。

    囚一的手掌大且粗糙,指腹和虎口这些地方还有着薄薄的茧子,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哪怕只是轻轻擦过都能留下一道红痕,让宋禾颤栗。

    没一会儿,宋禾身上就多了许多绯红的痕迹,尤其是两团乳rou,轻轻一碰就会颤栗不止,原本粉色小巧的乳珠已经殷红挺立,水流落在上面都给宋禾带来酥痒的快感。

    这股酥痒蔓延至她心口、小腹,乃至腿心,让她腰身发软,双腿无意识的并拢,挤压着腿心。

    但这并没能驱散那股空虚感,心底的欲望反倒更加强烈,催使着宋禾呼吸微重,喉咙里溢出细微的喘息声。

    很快,宋禾就有些受不住了,她偷偷去看囚一,见他垂着眸神情专注,似乎真的只是在认真给她清洗身体,手掌抚过她的肩背和腰身,却始终不肯去触碰她挺立的胸乳。

    好似动情的只有自己。

    这让宋禾更加羞恼,微蹙着眉头咬了咬下唇,想要将身体里那股冲动给压下去。

    知道她不经意低眸,一眼看见了被灰色布料包裹着的那一团,哪怕有布料遮挡着,宋禾也能看得出来沉睡的凶兽早已苏醒,却一声不吭的蛰伏着。

    她只是看上一眼就心跳加快,身体情动的也更加明显。

    突然,囚一伸手关了水。

    宋禾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抬头去看他,他却侧身从她一旁微微倾身,一只手绕到她的身后。

    直到闻到了熟悉的沐浴露香味,宋禾才恍惚的想,他是挤沐浴露去了。

    沐浴露在他手掌中打出泡沫,裹着他的气息和温度又再度落在她的身上,抚摸过她的肩颈和腰腹撩起一丛又一丛的yuhuo。

    宋禾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一丛一丛的火在身上燃起,烧着皮rou,烧着她的心脏,烧得她眼尾都染上了绯色。

    得不到抚慰的地方加剧了她体内的空虚感。

    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动人,亲眼看着这一幕的囚一花费了极大的克制力压抑着体内汹涌的欲望,他知道,想尝到最甜的花蜜必定要拿出足够的耐心等待。

    他眼底黑沉沉一片,垂眸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喉结猛地滚动了几下吸引住了宋禾的视线。

    等宋禾恍惚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踮着脚攀着他的肩膀仰头咬在了他的喉结上。

    说是咬其实就是微微含住。

    宋禾眨了眨眼睛,听见上方传来的喘息,粗重如同野兽,

    下一瞬本就落在她后腰处的手掌骤然收紧,宽大的手掌几乎将她的细腰完全扣住,将她往身前一拉。

    宋禾本就有些腿软,轻呼一声就跌进了他怀里。

    囚一另外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抬,让她不得不仰起头,而他一低头,带着浓厚欲望吻住了她。

    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了一起,宋禾的有些承受不住,于是下意识往后退,她一退囚一就跟着逼近,直到她的后脚跟完全抵在了墙边。

    墙壁有些凉,宋禾的后背刚一靠上去就哆嗦了一下,人下意识往前躲开,一往前就又撞上了囚一胸口。

    他的体温更高,胸口炙热,让宋禾也有些害怕。

    再加上来自他唇舌的攫取,让宋禾有一种要被他完全吞吃入腹的感觉,唇舌都有些发疼了,细微的呜咽声控制不住从她喉中溢出,眼尾的绯色也更浓。

    囚一在拖着她的软舌狠狠一吮后才松开了她,额头与她相抵着,微微躬着腰背,背后肌rou微拢,将她完全给困在了自己怀中。

    他也没有就这么停下,一侧头,带着粗重的呼吸吻在她颈侧,一点一点吮吻着往下,吻过她的肩颈和锁骨,留下一路的痕迹。

    宋禾在他的吮吻中颤栗不已,当突然被他掐着腰身往上一提时,她轻呼了一声,连忙伸手攀住他的脖颈,细白的双腿夹在他的腰后,因为怕自己会掉下去,所以只能紧紧缠着他的窄腰。

    她身上的泡沫早就被清水冲净,刚刚这一下动作似乎又不小心碰到了花洒开关,先前被囚一关掉的水又洒落下来。

    水有一点温凉,但囚一身上是guntang的,宋禾将身体紧贴向他,有一种要被他完全融入一体的错觉。

    囚一一手托在她的腰后,另外一只手往上握住了她左边乳rou,一低头,含住了她另一侧的rutou,连同乳rou一起大口裹入了口中。

    “唔啊~”一直没有得到抚慰的奶子终于被触碰被吮吸,酥麻的快感瞬间传遍宋禾全身,她双腿夹的更紧,脚趾微微蜷缩着,抱着他脖子的手无措的抓了抓。

    囚一的头发短的也抓不住,宋禾就只能抓着他的皮rou,修剪过的指甲并不尖锐,再加上他肌rou紧实,她抓挠这几下也不过是留下了几道浅浅的痕迹。

    反倒是囚一被刺激到了似的,下身jiba硬得发疼。

    他往上挺了挺腰身,往她腿心撞着,吐出她的奶子时声音沙哑,满含情欲:“乖,拿出来。”

    宋禾的泳裤早就被脱了,因为这个姿势腿心几乎展露无遗,只是被他刚刚那么撞了几下,她就颤颤着呻吟了好几声,xiaoxue蠕动着吐出一团yin液,混着水滴落。

    起初她没听清囚一那句话。

    直到囚一握住她一边奶子揉捏把玩着,再次挺腰往上撞了撞她的xiaoxue:“乖。”

    宋禾这才恍恍惚惚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她是想要的,脑子里被欲望挤占着,明明害羞的指尖都在抖,但她还是伸出一只手往下方摸索而去。

    但她这个姿势确实不太好去替他把裤子解下,主要是她紧紧缠着他的腰,怕自己掉下去,在松开一只手往下摸索的时候,双腿就缠得更紧了,以至于整个xiaoxue几乎贴在了他的小腹上,有一部分压住了他的裤头。

    这就导致,宋禾没能把他的裤子解开,反倒因为自己的动作以及情动时xuerou蠕动,摩擦着他的裤头和小腹,竟然也给她带带了一些快感。

    宋禾微张着红唇轻喘着,无意识扭了扭腰,在他的腰上自己磨起了xue。

    “嗯啊……”

    磨了几下她就爽的腰都抖了抖,嗓子里溢出一连串呻吟。

    于是本来已经往下伸的那只手又给收了回来,揽着囚一的脖子自己上上下下动作了起来,这个动作不只是让她的xiaoxue在摩擦着得到了快感,就连她的两团乳rou也被挤压在男人的胸口,随着她的动作和他的胸肌摩擦着,时不时的rutou也会刮蹭过他的rutou。

    不可否认,囚一被她蹭着也有点爽。

    但这点爽和他涨疼的jiba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呵。”男人喉中溢出一声低笑,他侧脸咬住她的耳尖用牙齿有一下没一下的磨着,一只手掌落在她的屁股上,抓着她柔软的臀rou揉捏起来,“自己玩起来?”

    xiaoxue在她一上一下的动作中被摩擦着,xuerou被挤压擦过,露出里面的阴蒂,每一次阴蒂被擦过时她都能爽得细腰直抖,阴蒂很快就被摩擦到红肿。

    但这并不能解决她的空虚感。

    “呜呜不嗯啊……不……不够嗯啊……”宋禾的呻吟声里逐渐带上了一点哭腔,她加快了上下磨xue的速度,可体力实在撑不住,没一会儿就腰身酸软了,连同夹在囚一腰后的双腿都有些夹不住。

    当粗粝大手指划过她的股沟,在她一道道的轻喘中越过她的菊xue,从后往前摸索到她浪到滴水的xue口时,他不过是才探入了一点指尖,宋禾就啊啊叫了出来,xuerou也发疯似的裹缠上来,紧紧绞着他的指尖,一吸一夹着,像是要把他的手指往里面拉拽。

    “欠cao。”囚一眼底都有些发红,抱着她一转身走向了那边的浴缸,毫不留情的抽回了那只手。

    “呜~”宋禾顿时不满的晃了晃屁股,屁股往后翘着,像是拿xiaoxue去追逐他离开的手指。

    可她还没有碰到就被囚一放了下来。

    “乖,去趴着。”囚一俯身,手掌贴在她屁股上拍了几下,又捏了捏。

    这个浴室有一面很大的单向玻璃墙,外面就是宋禾刚刚游泳的泳池,从外面看不见这里面,但从里面能很清楚看见外面,躺在浴缸里面泡澡的时候还能看见不远处的海景。

    宋禾被囚一放在了浴缸里,他侧身去调了水温,往浴缸里放水。

    一只手还扶在她的腰身上,让她背对着自己半跪在浴缸里,趴在了浴缸的边沿。

    怕她跪伤了膝盖,他还特意扯过毛巾给她在膝盖底下垫着。

    宋禾乖乖趴着,白皙柔软的腰往下塌,形状饱满的屁股高抬,腿心被她自己磨到艳红的saoxue还在一张一合着,这一幕刺激得囚一眼底欲色更深。

    他一手扶着她的腰身,单膝跪在她的身后,另外一只手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没有布料阻拦的jiba“啪”的一下甩出,狰狞的guitou吐着精水,有一些直接甩到了宋禾臀尖上。

    他微微俯身,粗大的rou棍对着她的saoxue顶弄摩擦了几下,xue口吐出和yin液和他guitou上吐出的水混杂在一起,拉出银丝。

    宋禾本来就极度渴望着被填满,xue口不过是被他这么蹭了几下就受不住了,xuerousao浪的蠕动张合,想要夹住他的rou棍,她更是压着腰,翘着屁股用xiaoxue去追逐他的屁股,微张的唇间吐出一声又一声难耐的呻吟。

    “啊……要嗯啊……进呜进来啊啊啊!”

    狰狞guntang的rou棍瞬间顶开了艳红的xuerou,擦过她又湿又热的xue道往里面挤,毫不留情的一顶到底,直直顶撞到了她的zigong口。

    一瞬间酸胀酥麻的快感如同浪潮将宋禾淹没,她支撑着浴缸边沿的手一软,男人的jiba才刚cao进来她就这么高潮了。

    宋禾在高潮中无力再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只能任由上半身趴在浴缸边沿处,腰身却被囚一抓着,屁股抬起,saoxue疯狂收缩抽搐着,从最深处喷洒出一股又一股的yin液。

    “嗯啊啊啊……”

    喷洒的yin液被囚一的jiba堵着,于是全落在了他的guitou上,爽的囚一腰眼发麻,后背肌rou瞬间绷紧,手臂和脖颈处青筋都鼓了起来。

    他闷哼了一声,扣着她腰身的手收紧一瞬,疯狂压制着想要射精的念头。

    下一瞬,他俯身就捞起了无力的宋禾,直起身来抱着她往前一顶,宋禾的上本身就被压在了那面玻璃墙上,而他从后方低头,埋首在她的颈侧,一边粗喘着,一边疯狂挺动着腰胯。

    粗大的rou棍“噗嗤噗嗤”插进她的saoxue里,又飞快退出。

    她还在高潮中的xuerou一夹一吸,疯狂挽留着他的jiba,带给他无尽的快感。

    再加上她刚刚高潮时喷出的sao水,被他的jiba裹挟着进进出出,jiba底下坠着的两颗硕大囊袋也跟着前后拍打,将她的sao水拍打的溅开,很快就拍打出了白沫。

    “啊……嗯啊啊啊……慢呜啊……啊哈慢点……”宋禾受不住他这样发狠的cao弄,体内快感就没有平息过,saoxue被拍打的又热又麻,快感不歇,她挣扎着尝试逃离,却被身后高大的男人完全挤压在玻璃墙上,胸前两团乳rou几乎被挤扁,硬挺的奶头更是被压的凹陷了下去。

    她逃无可逃。

    反而被他一手扣住了手腕抵在玻璃墙上,他的手往上,粗大的手指强势挤进她的指缝中,与她十指相扣着,另外一只手捞起她的右腿腿弯,将她的腿心掰得更开,方便他从后面的cao弄。

    两人有着极大的体型差。

    娇小白皙的女体几乎被男人身形给完全笼罩住,她浑身上下哪哪都娇嫩,而他身上肌rou大块大块鼓起,肩宽腰窄,力量勃发,每一次摆腰插弄她都像是要插死她一样。

    她的腿心更是被完全拉开,xue口被硕大狰狞的rou棍完全挤开填满,xue口的软rou被拉扯到有些透明,随着他的快速插弄又很快被摩擦到发红。

    啪啪啪rou体撞击声不断,两人身下yin水四溅。

    浴缸里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满了,随着男人有力的动作时不时往外溅着。

    宋禾起初还带着哭腔呻吟求饶,想要他慢一些,到后面被cao的连声音都断断续续,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来。

    “上次老九是不是就是这样cao你的?”囚一侧脸咬住她的耳尖,粗喘着问,身下越cao越深,越cao越狠,guitou好几次要顶开她的zigong口挤进去,宋禾腰腹都被他撞的酸软。

    “唔啊啊啊……不啊哈不……轻啊哈啊轻点呜……”宋禾压根反应不过来他在问什么,她的手指在玻璃上划过,脚趾蜷缩着,脚背绷紧,在他一次狠cao中又攀上高潮,尖叫着喷出一股sao水。

    囚一没停,反倒眼神一沉,挺腰狠狠一撞。

    “唔啊啊啊!”宋禾尖叫一声,纤细的手指蜷缩又松开,下一瞬连呼吸都颤颤起来,“进……进来了……”

    她茫茫然,因着完全cao进了zigong口的jiba而动都不敢动弹,saoxue却依旧在疯狂蠕动着,裹缠着那根jiba。

    囚一停顿了一瞬,垂眸感受着jiba被软rou疯狂吮吸带来的快感,下一瞬他就再度动作了起来。

    他每一次都要cao进她的zigong口内,尽根没入后又几乎整根退出,只留下guitou在她的xue口,被她的saoxue吮吸纠缠着,下一瞬就裹着她的saorou一起狠cao了进去。

    宋禾很快就被cao得几乎要失去神智,生理性泪水顺着绯红的眼角滑落,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要被cao穿了,可无论她怎么哭叫挣扎,身后男人没有丝毫的停留。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泳池边出现了一道身影。

    贺钧是来找宋禾的,他知道宋禾这几天都会在这边游泳,可过来了又没看见她的身影,他看了看岸边的痕迹,知道她今天确实也来过这里,只是前不久应该已经离开了。

    于是他转身朝那面玻璃墙看去。

    “他发现了。”囚一当然也注意到了贺钧的到来。

    贺钧的身影刚出现时宋禾就有很大的反应,xue心喷出一道又一道的sao水,xue道里更是不停收缩着,爽的他腰背发麻。

    他既爽又有点生气。

    可他没发火,只是cao弄的更狠,低头看向宋禾,心里怒火夹杂着yuhuo一烧,他就哑声说出了那句话:“他看见我在cao你,就像那天晚上我和老四他们在楼下,一抬头就能看见老九是怎么cao你的。”

    “你的sao逼被cao开,sao水流个没完。”

    “下面这张嘴明明小的有时候连我一根手指都吃不下,又能吃下这么大一根东西。”

    “你说,他知不知道我cao开了你里面那张小嘴嘶!”

    guitou突然被狠狠一吮吸,囚一红着眼嘶了一声,也不再克制自己想要射精的冲动,劲瘦的腰肢疯狂摆动,jiba在她saoxue里“噗嗤噗嗤”抽动不停。

    他松开她那只手,两只手捞着她的腿弯从后面将她完全抱了起来,抬眼看着外面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看着这边的贺钧,哑声道:“让他看,让他看着我是怎么射给你的,把你的sao逼射满,小肚子都鼓起来唔!”

    怒胀的guitou再一次冲进zigong口里,被他言语刺激到极致的宋禾疯狂收缩着小腹,zigong口和xue道也跟着不停收紧。

    囚一闷哼着,guitou嵌入她的zigong口内,马眼怒张,nongnong白浆就这么喷射出来。

    “啊啊啊!”宋禾一仰头长长呻吟出声,脚趾蜷紧着,被快感冲刷着的身体轻颤不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