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他们找过来了(h)

他们找过来了(h)

    贺淮屹把宋禾送回到了别墅这边,囚一他们不在一楼,他也没有惊动他们,直接把宋禾送回了她房间里。

    等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宋禾才算是真的缓过来了。

    她第一反应还是要去找囚一他们,于是挣扎着落了地,朝贺淮屹道谢:“谢谢你救我。”

    说完她就想去找囚一他们。

    可刚朝门口走了没两步就被贺淮屹从后面拉住了手臂。

    宋禾被他拉着往后退了两步,后背就撞在了他胸口。

    她骤然想起了一些模糊的事情,身体瞬间紧绷起来,也不敢回头去看贺淮屹,僵着声音开口:“四哥他们应该就在楼上,我……我要去找他们。”

    她说这句话也是想提醒贺淮屹囚一他们都在呢,随时会过来,他最好不要做什么事情。

    贺淮屹怎么会听不出她的意思,还是头一回被人这么生涩的威胁,他并不生气,反倒笑了一声,又有些无奈,微垂了头凑近她发间嗅了嗅。

    他一只手早就松开了宋禾的手臂,往前一揽就抱住了她,握住了她因为紧张而紧扣在一起的手掌,细细摩挲着。

    另外一只手往自己腰后一摸,摸出来一把小巧的手枪,就这么塞进了宋禾手里。

    宋禾手心一凉,手里突然被塞进来的东西还有点沉,她低头一看,看见是一把枪的时候手一抖就要把枪给扔出来。

    这显然不是她从前玩过的模型枪,是真玩意儿,冷冰冰的沉手。

    贺淮屹早就料到她的反应,在她脱手要把枪给扔出去那一刻握紧了她的手。

    “你……你干什么啊?”宋禾被他包着手握着枪,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于是扭身想要去看他。

    贺淮屹让她转过身来,两人面对着面,他低头,额头和她相抵,握着她的手落在自己的心口前方,枪口正对着心脏。

    可他看也没看一眼,只眼也不眨的盯着宋禾,声音微哑,带着一点笑意:“会开枪吗?”

    明明被枪口指着的并不是自己,但此刻宋禾的心脏还是跳得很快,她手有点发软,连挣扎都不敢挣扎了,动都不敢动一下,就怕自己不小心碰到哪里走了火。

    因为心里太慌,以至于她都没有听清贺淮屹这句问话。

    贺淮屹侧了侧脸,头更往下低了低,呼吸开始落在她的颈侧,语速也放慢了:“会吗?很简单……”

    他开始教她。

    宋禾压根就不想学这些,她只知道贺淮屹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以至于当他抓着她的手握着枪重新抵在他心口,告诉她:“现在,你只要扣动扳机——”

    “不要!”宋禾脱口而出,她另外一只手死死抓着贺淮屹的那只手,尽管心里清楚如果贺淮屹真的要做什么自己是完全拦不住的,“你……你不要这样。”

    她轻声说着,语气焦急,声音羽毛似的落在贺淮屹心上,挠的他心里痒痒。

    贺淮屹伸手捻了捻她的耳尖,在宋禾下意识往后缩的时候他轻笑了一声,眼底神色却黑沉沉的:“你讨厌我?”

    “我没有。”宋禾急忙道,又想起刚刚在沙滩边发生的事情,轻吐了口气,“我没有讨厌你,还有,刚刚的事情谢谢你,还好你及时赶过来了。”

    她的手指轻颤了几下:“大家有话好好说,你……你别这样,我没有讨厌你,真的……”

    宋禾隐约有点明白贺淮屹想要的是什么,但她不想去细究,索性充傻装楞,只字不提。

    贺淮屹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小心思,他叹了口气,在宋禾愣住的那一瞬侧脸吻住了她。

    “唔?”宋禾怔了一瞬,没等她反应过来躲开的时候,贺淮屹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转而将手掌落在了她的颈后,另外一只手落在她的后腰,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推。

    宋禾的手没了禁锢,那把手枪终于落地。

    这一瞬间她还慌了一下,生怕手枪落地的时候万一碰到了不该碰到的地方突然走火,恍惚间好像真听见了“砰”的一声,有点闷。

    事情发生的太快,宋禾也来不及去辨认到底是怎么回事,手忙脚乱的要推开贺淮屹,情急之下咬了他一口。

    贺淮屹狠狠吮了一下她的舌尖,算是往后退离了一点,紧盯着她还没开口,就听见她轻喘着焦急道:“枪……枪掉了,不会是走火了吧?”

    宋禾才问完这话就听见了贺淮屹的闷笑声,她有些不明所以,抬眼去看他:“你笑什么?”

    贺淮屹也不回答她这个问题,将她人一抱转身就大步朝床边走去,走到床边将她往床上一放。

    宋禾心知他想干什么,翻身就从床上爬起来,想从另一边下床跑。

    贺淮屹站在床边看着她动作,骨节分明的手衬衣一扯,扣子崩落了两颗,落在脚边的地毯上,很快那件价值不菲却已经报废的衬衫也跟着被扔下。

    宋禾已经跑下了床,转身就看见他裸着上半身,正举着手解开了腕表随意一丢,手指落在了皮带扣上,“嗒”的一声轻响……

    她连忙撇开脸,盯着他身后的门,满脑子都是跑过去,甚至是下意识贴着墙边往那个方向跑。

    可惜没跑几步就被一只手掌扣着腰拉了回去。

    “你!你放开我!”宋禾又回到了床上。

    这一回她还没来得及翻身,站在床边的贺淮屹已经俯身压了上来。

    她只能伸手抵着他的胸口,聊胜于无的阻挡着他靠近。

    贺淮屹不像囚一他们几个一年里大部分时间在外面奔波,身上肌rou线条明显,肌理分明的,衣服不脱都难掩野性和力量。

    他虽然没到那个地步,可宋禾依旧能感受到手掌下紧贴的胸口结实有劲儿。

    往外跑的那一会儿她看的那一眼也看见了他腰腹处该有的线条一分不少。

    宋禾的耳尖已经红透了,她不敢和贺淮屹对视了一眼就匆匆撇开了脸,露出白皙的侧脸和更显纤弱的颈侧,眼睫轻颤着,显然慌得不行,她也不问贺淮屹想干什么,心知肚明,索性抿紧了唇一声不吭。

    她努力想要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来,偏偏抵在他胸口的手被他的体温撩得指尖蜷缩,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慌张。

    贺淮屹也被她这副模样撩的心火压不下去,他低下头,炙热的呼吸在她颈侧流连,一只手曲起手肘落在她耳边,另外一只手落在她细腰上,捏了捏,感受着她在自己身下颤栗,他轻笑了一声,吮住了她颈侧一块软rou的同时,落在她细腰上的手掌也往上落在了她的胸口。

    “唔啊~”宋禾经不起这一下撩拨,唇中立马泄出了颤颤呻吟。

    她也很快回过神,连忙伸了一只手挡住自己的嘴唇,耳尖却也更红了。

    红的也不只是耳尖了,雪白的肌肤上已经覆上了一层薄红,从贺淮屹吮过的那一块蔓延开,一直没入领口……

    贺淮屹有一缕额发散落了下落弄得宋禾耳朵痒痒的,她忍不住伸手去摸,而这时候贺淮屹恰好往上,她的手就落在了他的头顶。

    宋禾忍不住扭头去看他,正好和他对视上。

    这一次她没有躲开视线,定定的看着他,落在他头顶的手指微微蜷缩了几下,他的头上抹了发胶,手感并不算好,她就想收回手,还小小说明了一句:“你头发弄得我耳朵有点痒。”

    贺淮屹轻叹了口气,带笑的眼里透着有点无奈,手上的动作却十分强势。

    他一把抓住了宋禾往回收的那只手,紧扣着她纤细的手腕往上一拉扣住了。

    宋禾侧脸看过去,动了动手腕,没挣开。

    等她再转回脸去看贺淮屹的时候,贺淮屹已经低头吻了上来。

    他是从聚会上过来的,唇齿间夹杂着淡淡的酒味儿,有点儿甜,宋禾属于不会喝酒那一卦,但她曾经尝过一两次葡萄酒,也尝不出来什么好坏,那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喝的,抿了一小口就没再碰过了。

    可这会儿她从贺淮屹唇间尝到了有些类似的味道,有点甜,还有一种她也无法辨清的香。

    感觉很不错,以至于她下意识的就追着他的唇舌吮了一下。

    在贺淮屹看来这就是她的主动,他哪里扛得住她的主动,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也像是一点风,直接拂过他心底蛰伏的野火,野火一遇风,瞬间燎原。

    贺淮屹加深了这个吻,闯入她的口腔中,纠缠着她的软舌,吻得宋禾舌根都有些发麻了,她喘不过来气,也顾不上他的头发手感好不好了,连忙抓着他的头发将他往后拉扯。

    她那点力道对于贺淮屹来说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但他还是松开了她的唇舌顺着她的力道抬了一下头。

    宋禾微张着红唇还在喘,贺淮屹看了她一眼就又埋头下去了,顺着她的唇角吻向她的颈侧,带着克制用牙磨着她的软rou,在她身上留下一连串的红印。

    她身上的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了,内衣被解开,两具guntang的身体贴合在一起,一具白皙柔软,一具结实有力。

    宋禾仰面躺在床上,贺淮屹覆在她的上方,后背结实宽阔,脊椎那一块的皮rou上有着一条长长的纹身,从他的颈后一直到尾椎骨,看起来是某种古老的文字符号,连接着,随着他覆在她的身上动作而微动。

    她动情的很快,当贺淮屹弓着背凑近她腿心时,不过是贴近她的腿心,顺着那股甜腻的香味重重吮了一口,她就仰了雪白的脖颈,挺着腰身颤了颤。

    蜜液也顺着她急速张合的xue口被挤出来,被贺淮屹伸舌舔过。

    他的舌粗糙有力,一舔而过的时候还刮过了上方早已挺立的阴蒂,那里本来就神经密集,格外的敏感。

    被他这么一刺激宋禾就有点受不住袭来的快感,双手往下抓着他的头发想将他推开,偏偏快感余韵又催使着她挺了挺腰身,想将自己的xue儿送到他嘴边。

    不够,身体还想要更加剧烈的快感。

    这种想要更多又想将贺淮屹推开的感觉让宋禾眼角沁出了几分湿润,她眼神迷蒙,有些无措的收紧了手指。

    贺淮屹察觉到了一些,抬头看她,伸手用指腹擦过她的眼角,声音里都是温柔:“宝贝,别怕,感受就好,我会让你快乐的。”

    他这话反而让宋禾清醒了一下,于是又挣扎着想要离开。

    可贺淮屹一俯身压上来,又热又硬的性器就已经抵上了她的腿心。

    方一碰上那处,guitou正好被张合的软rou含吮住一吸,贺淮屹顿时爽得腰眼发麻,低喘了一声,他垂眸,修长的手指扣着她的腿根一拉,劲瘦有力的腰身往前一摆,狰狞的rou柱就顺势挤进了她的xiaoxue里。

    guitou推挤着甬道里的软rou,虽然她已经湿了,但进入还是有一些困难,甬道里又湿又热,无数媚rou纠缠上来,和他性器上盘桓的青筋剐蹭着,爽得贺淮屹头皮发麻。

    宋禾也是根本抑制不住呻吟,小腹轻微抽搐着,腿心疯狂收缩,想要往后退着逃离这磨人的快感,却被他一手扣着腿根逃不掉。

    “唔……不……不要了……”宋禾眼角沁出湿润,摇着头想要逃离。

    腿心的xue眼儿已经被完全给撑开,xue口软rou紧绷的有些发白,可布满青筋的jiba还在往里面推进。

    “宝贝,放松点。”贺淮屹也有些不好受,jiba被夹得又爽又有些难受,背肌紧绷着,想要不管不顾的狠cao进去,又担心会伤着她。

    他也知道是因为这次前戏做得不够,进出也不像上次那么轻松,但他得抓着这点时间,毕竟那几个男人随时会闯进来。

    要是错过这一次,他再想吃着她就更难了,她只怕是会更加躲着他。

    贺淮屹俯身吻住她,下身开始缓缓抽动,本来就扣在她腿根的手往上摸索到阴蒂,食指和拇指指腹捏住,轻拢慢捻着,刺激着宋禾腿心涌出一股又一股的蜜液。

    他的进出很快就变得顺畅起来,伴随着细微的水声,腰身往后退的时候那根狰狞的jiba上已经裹满了水液,再随着他往前一挺腰,“啪”的一声响,jiba底下坠着的硕大囊袋就拍打而上。

    终于,随着进出越来越顺畅,宋禾喉间的呻吟不断,双手搭在他的颈背上,手指难耐的乱抓时,贺淮屹也再也克制不住,在一次几乎完全退出只留guitou被xue口嫩rou吸吮挽留时,他伸手抱着她的软臀,手指陷入柔软臀rou中,一挺腰,再抱着她往自己胯下狠狠一撞……

    “唔啊啊啊……”xue心深处的嫩rou被guitou这么狠狠一撞,一碾,一阵阵酸意里是让宋禾浑身控制不住颤栗的快感,她无力搭在贺淮屹身后的双腿瞬间绷直,脚趾蜷缩起来,像是这样就能缓解一些那要命的爽意。

    可贺淮屹jiba被她那里的嫩rou裹着,吞吐着,爽得兴奋不已,根本没给她时间缓和这一下的快感,他已经疯狂摆动起劲瘦的公狗腰,将自己那根狰狞的玩意儿不停往她身体深处挺送。

    房间里rou体碰撞声密集起来,床边地毯上是随意散落的手表、衬衫和西裤,最靠近床边的位置是一条款式简单布料柔软的长裙。

    身形挺拔的男人半跪在床边,他背肌宽阔,除了两边腰侧探出来女人细长匀称的腿,就只能看见男人肩背处正胡乱抓着的两只手。

    “呃……不……不要了……啊哈停呜呜呜停下呃啊啊啊……”带着哭腔的呻吟声从男人身下传出,声音的主人显然完全受不住他兴奋的cao弄,却也挣脱不开,细长的小腿不停的绷直又胡乱蹬着,双手一会儿抓挠他的头发一会儿抓挠他的耳朵和肩背,在男人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凌乱的痕迹。

    这些显然阻止不了贺淮屹,只能让他更加的兴奋,疯狗似的干着,兴奋到极致时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东西在她腿心进进出出。

    宋禾一度以为自己要被他给顶穿了,头一回发现这人平日里端着斯文的外表,干起来比蒲四还要凶狠,连捅带顶的,一点技巧都不讲,兴奋的粗喘落在她耳边时,她甚至有一种自己正在被一头野兽cao弄的错觉。

    这个错觉一起,宋禾腿心xuerou就剧烈颤了颤,收缩着喷出好几团水液,再加上贺淮屹的啪啪狂顶,她瞬间就到达了顶峰,连哭都哭不出声儿来了。

    宋禾眼前白茫茫一片,微张着唇喘息,她甚至都没听见门外传来的动静。

    还是贺淮屹俯身凑在她耳边亲了亲她,咬着她的耳尖哑声笑起来:“宝贝,他们找过来了。”

    他这会儿终于贴心的放缓了cao干的动作,缓进缓出,给她缓过来,也延长着她的快感。

    宋禾小腹抽搐着,眨了眨眼睛终于回过一些神来了,但听见贺淮屹那句话的时候她都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又听见他闷哼了一声,说着:“宝贝,夹紧点,我要射了。”

    “再不快点,等他们直接踹门闯进来可不太美妙。”

    “虽然……要是能让他们看着我把宝贝射满也挺不错的……”

    “……”

    随着他一字一句说着,宋禾明显感觉到深埋在自己体内的巨物又胀大了几分,她微微瞪大了眼睛,也听见门外囚一他们的声音。

    不只是囚一,还有贺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