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脏了就脏了

脏了就脏了

    等贺淮屹过来的时候,宋禾就已经有点想收手了,再加上他身上的痕迹最严重,她迟疑着开口:“你真的不用去看看医生吗?”

    贺淮屹盘腿坐在她面前,身量比她坐在囚一怀里还要高出不少,垂眸看她:“宝贝,要是心疼我就多给我揉揉。”

    旁边正在让狻五帮自己另外揉开药酒的螭九往这边侧了侧脸,一边犬牙森白:“贺大老板,我心疼你,来,我给你好好揉揉。”

    他刚说完,狻五也抬眼朝这边看了过来。

    贺淮屹充耳不闻,就看着宋禾,宋禾想了想,还是往手掌心倒上了药酒,搓动掌心的时候宋禾闻着在心里想今天晚上自己这双手是腌入味儿了。

    到最后宋禾手都酸了才算是帮贺淮屹弄好,一抬头,面前还有个贺钧眼巴巴看着,明明这么高大一个男人,看起来能单手把她给拎起来的程度,偏偏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宋禾想到了以前碰见过的大狗,有点手痒,差点就把手给伸了过去摸摸他的脑袋了。

    还好她忍住了。

    贺钧和蒲四真不愧是兄弟俩,身形都偏壮实,身上肌rou鼓鼓囊囊的,往宋禾面前一坐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迫感很强。

    可一面对宋禾,兄弟俩都是自发的收敛起气势,于是对她来说就只剩下了很强的安全感。

    宋禾往手上倒了药酒,搓热了手心后往他身上贴,本来男人们放松状态下身上就还好,大块的肌rou触手还有点软乎乎。

    偏偏她一上手,他们就完全控制不住紧绷起来,于是身上肌rou就变得硬邦邦起来,宋禾揉都揉不动,掐都掐不动,只剩下了手疼。

    她揉了几下,手腕发酸,实在没什么力气了,有点恼怒的用手指在他旁边完好的地儿戳了戳,咬牙:“能不能放松点呀?跟石头似的,搓的我手疼。”

    “手疼?”贺钧赤红着脸,脖子上青筋都鼓了起来,一听见她说手疼就连忙抓住了她的手,“哪里疼?我……我给你揉揉!”

    他一边说着一边捏着她的手指。

    宋禾的手和他一对比起来就特别的小,尤其是手指细细白白的,捏起来又软,贺钧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稍微一用力就捏疼了她,可是又不舍得放手。

    “不是……就是手腕有一点酸。”宋禾说明,想把手给收回来。

    可她一往回收,贺钧就下意识的握紧,嘴里还理直气壮说着:“手腕酸吗?那我给你揉揉,揉揉就好了……”

    他说着就捏住了她的手腕,捏着就停顿了下来,连声音都是结结巴巴的:“你……你手腕太细了,感觉一折就会断。”

    他双手捧着,一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的样子。

    宋禾:“……”

    没想到贺钧这话把其他几个人都给吸引了过来,几个人围坐过来盯着她的手腕看,还有拿自己手去比划的,全都觉得她手腕细。

    蒲四粗声粗气道:“我一只手就能握住乖宝两只手。”

    螭九盯着宋禾的手腕看了看,喉结滚了滚,声音有点哑:“确实,小禾jiejie力气小,怎么挣都挣不开我,唔……越挣扎我越兴奋呢~”

    他说着说着,眼里的亮光都有点烫人。

    宋禾听着就感觉不对劲,抬头一看,发现几个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呼吸都有些变重,尤其是身后抱着自己的囚一,她能感受到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屁股底下某处坚硬兴奋的抖了抖。

    她连忙把手用力往回收,贺钧大概在想象螭九说的画面,一时不察,还真让她把手给收了回去。

    “好……好了!”宋禾把手背到身后,身体绷紧,都不敢往后靠了,“已……已经好了,我去洗手。”

    她说着就想从囚一怀里起身,刚抬起腰,囚一搭在她腰腹处的手掌就收紧了一下。

    宋禾轻呼一声又跌回了他怀里。

    他按着她的小腹,将她柔软的臀往自己胯间挤压,身下硬得发疼的巨物隔着薄薄布料陷入她的臀缝里,被两瓣软rou包裹着,舒服的他叹了一声,克制到整个手臂上青筋都鼓了起来才没有就着这个姿势抽动性器。

    “好香。”囚一低头,将脸凑近她的颈侧深深嗅闻着,嗓音低沉沙哑,撩得宋禾耳朵发痒。

    宋禾结结巴巴:“是……是沐浴露的香味吧。”

    囚一没有说话,她也不敢抬头去看,但能感受到好几道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烫得她不知所措,裸露在外的雪肤上已经覆上了一层薄红。

    她不知道此刻的她有多诱人,也不知道几个男人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压下了心头那股欲念,最后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放她去吃饭休息。

    宋禾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几个男人都没有再折腾,转眼到了离岛的这天晚上,宋禾有点不舒服,还没有上船就开始有晕船的感觉了,心慌难受,脸色也不好看。

    “要不然坐飞机吧?”几人看着她神情恹恹的也心疼,眉头拧的都快打结了。

    宋禾不想麻烦,脑袋搭在囚一颈窝里,闷声道:“没关系,我睡一觉就好了,睡醒了应该就下船了吧?反正睡着了就不难受了。”

    囚一抱着她,扭头看向贺淮屹那边等着答案。

    最后还是动用了贺淮屹的私人飞机,上飞机之前贺淮屹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宋禾的后颈,他的掌心guntang,贴着宋禾后颈那一块皮肤让她下意识颤栗了一下。

    她想了想,从囚一颈侧抬起头,朝他道:“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宋禾想的是本来可以坐船走的,虽然坐的也是贺淮屹的船,但现在又动用了他的私人飞机,好像是又添了麻烦。

    她有点过意不去。

    可话音都还没有完全落下呢,贴在她后颈的那只手掌就收拢了力道,在她后颈捏了几下。

    宋禾一下没了声儿,有点错愕的看他。

    贺淮屹俯身就吻了上去,在她下唇咬了一口,嗓音里带着点无奈又有些气恼:“宝贝,这么跟我客气啊?”

    宋禾想往后退,可她被囚一抱着,囚一站着没动,她就算是退也退不到哪里去,只能被迫仰着头承受着贺淮屹唇舌间的索取。

    一直到舌根被吮吸到发麻,宋禾实在有点受不住了,纤细白皙的手指落在他的脑后,揪着他后面短短的头发扯了扯。

    贺淮屹咬了一下她的舌尖才往后退开,垂眸看着她被蹂躏过度的红唇,他的眸色明显深了许多,嗓音也低哑了不少:“乖,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记得想我。”

    宋禾红着脸没吭声,扭头又趴回了囚一肩头。

    等上了飞机没多久她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飞机开了多久她就睡了多久,中途昏昏沉沉醒了一下,眼睛都没睁开,只是听见有人说话的动静。

    就这样,旁边守着她的男人都察觉到了,扶着她,哄着她喝了点水。

    等飞机落地,宋禾精神还是不太好,但这会儿她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精神不太好了,她生理期来了。

    还好下了飞机就是来接他们的车,宋禾被抱着坐上车,她担心弄脏了车子座椅,又怕弄到抱着自己的囚一身上,只能用一种别扭的姿势趴在他怀里,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我生理期好像到了。”

    她这句话才刚说完,小腹上就贴上来一个手掌。

    囚一只将手掌贴着她的小腹,眉心拧了一下:“肚子疼不疼?”

    “不疼。”宋禾连忙摇头。

    囚一刚刚那句话也没怎么可以压低声音,以至于后面跟着上车的狻五也听见了,本来在低头看手机,立马抬头看了过来:“怎么了?”

    前面是螭九开车,蒲四坐在副驾驶座,车子刚启动,听见后面的动静时螭九一边继续驾驶车辆,一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眼里透着关切。

    等知道宋禾是生理期来了,几人才算是放下了一半的心,另一半的心都是在担忧她肚子疼不疼,有没有哪里难受。

    宋禾从四人那里只感受到了关心,那一点别扭也就散了,她摇了摇头:“不疼,就是有点犯困,没什么精神,不想动,还有就是……你能不能别碰我啊?待会儿把你裤子衣服弄脏了。”

    她憋红了脸朝囚一道。

    囚一一手托在她的后腰,一只手贴在她的小腹处,旁边狻五的手也伸了过来,可她小腹处就那么大点地方,两人的手掌又大,贴着贴着就往其他地方落。

    宋禾在这个时候就只感觉很不自在,很怕弄得到处都是。

    “脏了就脏了,多大点事儿啊。”蒲四在前面替囚一回了一句,“乖宝,你要是犯困就好好躺着,别的不用管。”

    宋禾本来就觉得腰有些难受,一直这么直着腰跪在囚一腿上就更难受了,被囚一用手掌微微施力摁了摁,她虽然还是有点不自在,但还是顺着他的力道坐回了他腿上。

    她倒是也没有再继续睡觉,靠在囚一怀里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看着外面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心情也跟着有些起伏变化。

    学校那边也并不着急,宋禾就在家里休息了几天,这几天里她精神都不是很好,每天什么也不想干,也不想动弹,经常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好不容易等生理期过去了,宋禾才打起精神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