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你给我亲亲(h)

你给我亲亲(h)

    车子里,螭九将手机放在一边,抱着怀里的宋禾翻了个身。

    宋禾被他压在座椅里,他抬起上身,筋骨分明的手撩起衣摆往上利落的一掀,覆盖着薄薄肌rou的躯体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

    螭九并不像蒲四和囚一那样身上肌rou块垒分明的,相比起来,他身上肌rou线条虽然也很明显,却又有另一种感觉,更像是cao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男生那种蓬勃恣意感,热血又富有力量。

    光是看着就足以让人心脏跳动加快,独属于欲望的热意涌过四肢百骸,撩动人的神经。

    螭九脱了上衣就又俯身凑了上去,将宋禾完全笼罩在身下,亲了亲她微微皱起的眉心,像是在安抚,可紧窄的腰身缓慢摆动了几下后,裹着湿液的rou柱刚退出一些就被他狠狠凿了进去。

    xue口被撑得发白,被rou柱刮出的yin液被他这么一撞溅开些微水花,黑硬的毛发剐蹭过红肿的阴蒂,引得xue口疯狂绞紧收缩。

    宋禾轻叫了一声,小腹酸胀裹着一波波快感,让她下意识夹紧了腿,像是想要以此阻拦身上男人的动作。

    刚叫出声她就又想起他还接着电话,连忙伸手想要挡住嘴。

    可手掌才刚抬起来就被他抓住了,螭九体温要比她高出不少,手掌炙热宽大,轻易就能将她的手完全包裹住。

    她的手被他拉着往上摁在她的头顶,再上方就是车窗,车窗外的人影还在站着,先前在大礼堂上就听过的声音时不时响起。

    宋禾感觉要被下身传来的快感撞散,偏偏听着陆睿城的声音就在耳边不远处响起,让她恍恍惚惚好像回到了大礼堂,无数的老师和同学都在认真听着台上陆睿城说话,而她却在和人交欢……

    羞耻带着更高昂的欢愉将她完全裹挟,伴随着上方男人的喘息和有力且快速的cao干,sao浪的xuerou被快速顶开重重摩擦,撞的她内里喷洒出一浪又一浪的yin水。

    “唔唔……”宋禾眼里蒙了一层泪,另一只手死死攀着他的肩膀,指尖用力到发白,爽到极致时她只能抱紧了身上的男人,去抓他,咬他,在他的背后留下一道道血痕,也在颈侧留下更深的咬痕。

    这些疼痛只是更加刺激着螭九,肩背肌rou紧绷着,脖颈上青筋绽起,腰胯快速摆动着,带着狰狞青筋的rou柱在她体内疯狂进出,下方的囊袋也跟着不停拍打在她腿心。

    车内空间本来就不大,车窗又关着,yin靡的气味挤满了这个狭小的空间,男人的低喘夹杂着女人克制的呻吟,rou体混合着水液的拍打声交织在一起。

    后座上身形健壮的男人将娇小女生笼罩在身下,男人单膝跪在座椅上,紧实的腰身疯狂摆动,一下比一下要重,两人交合的地方早就一片水液狼藉,在不知道多少次的cao弄之后,宋禾在又一次高潮下崩溃,雪白的颈子往上扬起,而螭九也在这一刻低头咬在了她颈项处,rou柱往里狠狠一撞,guitou抵着那块软rou疯狂挤压磨弄后,热烫的jingye猛然喷洒,将她折腾的再也无暇顾及其他,长长呻吟了一声,细长白皙的腿在空中胡乱蹬了蹬后无力垂落,随着他还在断断续续的射精,她的身体也跟着一颤一颤。

    抓挠着螭九后背的手也没了力气,宋禾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座椅上,深埋在xiaoxue里的jiba每一次射精都能让她整个人颤栗一瞬,没一会儿她的小腹就挤满了精水,微微隆起。

    而螭九感受着射精后的余韵,餍足的亲亲她的眼睛鼻子,又亲亲她的嘴,亲着亲着就尝到了咸味。

    他一顿,下一瞬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弓起腰背,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不停擦着她眼角落下的眼泪。

    “小禾jiejie,怎么了?难受吗?我弄疼你了?”螭九整个人紧绷着。

    宋禾睁开眼,眼尾是红的,鼻尖也是红的,她不愿意开口说话,扭头去找不知道被他放在哪里的手机。

    螭九立马明白过来了,长手一伸把放在了上面的手机拿了过来,嘴里还在哄着她:“都关了都关了,那边听不见的,真的,我很早就把麦克风给关了……”

    宋禾听着他的说明,睁开眼睛一看,电话早就挂了,她也不知道当时螭九是不是真把他们这边的话筒给关了。

    她忍不住去回想起经过,可越想越模糊,隐约觉得自己没怎么发出声音,又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叫,到最后只确定自己最后确实有出声。

    宋禾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许自己中途忍住了,没有出声,最后那会儿电话都挂断了,又或者,螭九没骗自己。

    “宝贝儿,我真关了,我没骗你。”螭九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又重复了一遍。

    如果这话换成了囚一他们中的一个,她肯定会信,可如果是螭九,一想到这人……或许至少这种事情上面,他不会骗自己吧。

    宋禾在心里想着,应了一声,又有点不好意思,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颈侧,瓮声瓮气:“以后……以后不准再这样了。”

    螭九放下手机,抱着她缩在座位上,也不嫌挤,时不时亲亲她,又拉着她的手去摸自己颈侧,嘶了口气:“有点疼,小禾jiejie给我亲亲吧。”

    宋禾哼了一声,去看,发现好几道牙印,有几道比较深,见了血丝,可最严重的还是那些抓痕,看着有点吓人。

    还没等她说什么,螭九又生怕真吓到她了,连忙握住她的手笑嘻嘻说着:“看着吓人,其实不疼,你给我亲亲,亲亲就好了。”

    可等她真凑脸过去,软唇还没完全碰上他自己身体一紧,半硬着的性器又开始蠢蠢欲动。

    宋禾不敢动了,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你……你怎么……”

    螭九一脸无辜,倒是没有再做,只抱着她躺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后又抱着她坐起来,咬着牙退离了她体内,去前面拿来了一包湿纸巾,缩在座位之间给她清理。

    “饿不饿?”他问她,声音里带了点温柔。

    宋禾垂眸看着他,应了一声,目光触及自己的衣服,眉头一皱:“衣服脏了。”

    “先穿我的,等去附近房子里洗洗,我叫外卖送家里来,想吃什么?”他把自己的短袖给她套上,内里就空着。

    等宋禾报了想吃的东西,他打了个电话,让人给送到某个地方去。

    宋禾听见了,不是他们这段时间住的地方,但确实离他们现在在的这边挺近,螭九开车几分钟就到了。

    “这边也是你们的房子吗?”她好奇的问。

    螭九应了一声,回忆了一下,一副实在想不清楚的样子道:“都是今年置办的,等一下我问问陆睿城都买了哪里的,还有其他一些零零散散的财产,让他弄个文件给你。”

    “啊?”宋禾愣了一下,“给我干什么?我不懂这些。”

    螭九抱着她送电梯里出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语气理所当然的:“大家的都是你的,你得知道,万一——”

    他声音突然一止,没有说万一什么,而是话音一转说了一句:“以前没管这些,房子也没买,后来是因为你大家才想买房子,这些房子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也不只是房子,大家的东西都是给你的。”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前,他单手抱着宋禾,另外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在门口指纹锁上碰了一下,指纹锁直接开了。

    宋禾眨了眨眼睛:“为什么?”

    “早都录入了你的指纹,密码也是你的生日,所有房子都是。”螭九说完,还开了一句玩笑,“要是哪天不记得哪里的房子了,你就过去一个个试,能打得开的就都是你的。”

    本来因为他的话而震惊不知所措的宋禾又被他逗笑,笑着笑着眼睛又有些发酸,她不想让螭九发现自己又要哭了,于是用力抱着他,将脸埋在他颈侧,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闷声闷气说着话:“我好饿啊,快去洗澡吧,洗完澡好吃饭。”

    她的心思那么好懂,此刻语气软软的又带了哭意,他哪里听不出来,却没说,只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抱孩子似的抱着她大步进了浴室。

    这个房子并不大,很标准的两室一厅,很干净,能看出来装修之后就没人入住过,可该有的生活用品又都有,包括换洗的衣服,甚至全都合她的尺码。

    显然就像是螭九说的,房子是给她准备的,房子里的一切也都是给她准备的。

    螭九去拿换洗衣服的时候,宋禾坐在浴缸里,抱着腿,低着头没忍住还是哭了,她很早很早就想有一个家,却又清楚只有自己能给自己一个家,所以她那么努力的生活。

    可从遇见他们之后,她对自己的未来就没有再想过,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跟着他们辗转,跟着他们一起生活,她其实经常没有真实感,总感觉像是在做梦,自己被迫漂浮着,不知道未来又会飘向哪里……

    哪知道她自己努力不去想,他们却已经替她将未来想好。

    她注意到了螭九那句没说完的话,万一……万一什么呢?她不清楚具体,但能猜到大概就是万一哪天他们不在她身边了,靠着他们置办的这些东西,她至少能过得很好。

    螭九拿着换洗衣物进来的时候,宋禾把自己缩进了水里,她不想让螭九看出自己又哭了,就故意从水里钻了出来,脸上湿漉漉的,或许就看不出来了。

    可她眼眶那么红,连鼻尖都有些发红,那双眼睛像是被水洗过的玻璃,又亮又脆弱的让人心疼。

    螭九脱了裤子坐进去,伸手把她抱在怀里,什么也没问,撩着水给她洗。

    “你们跟陆睿城是什么关系啊?朋友吗?”宋禾靠在他怀里,吸了吸鼻子,故意扯了个话题问。

    螭九应了一声,给她挤上沐浴露:“大家本来有九个人,我是最小的,现在除了大家四个,其他几个都不在了。”

    说起这些,他的语气平淡,没有太多的感伤,对于死亡一事他们从踏入这一行就是这样,只是现在有些不同。

    “陆睿城是六哥的养子,虽然六哥排行第六,但其实他比老大年纪还要大,很早以前是另外一个兵团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他就成了大家兵团第六个成员……”

    而陆睿城是六哥捡的一个孩子,一开始也是当雇佣兵培养的,跟着他们一起出任务,一起训练,在各种险境里穿梭。

    本来螭九也以为陆睿城会是他们第十个兄弟,直到有一天六哥把他给送走了。

    “然后就有了现在的陆睿城。”螭九笑了一下,“陆睿城这个名字也是他自己取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