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他们想杀我

他们想杀我

    第二天一早,宋禾起来的时候整个人情绪好了很多,只是胃口有点不太好,早饭没吃多少东西。

    螭九看在眼里,没有多说,将她送去了学校。

    班导的办公室在另外一处办公楼,那栋办公楼和教学楼挨在一起,车子开不到楼下,宋禾就在路口下的车。

    她朝螭九挥了挥手就走向了那边,一边走一边低头看手机,翻了翻自己的记账本,确定自己之前存下了多少钱。

    宋禾知道钱是最能打发那家人的东西,至少能让她们安分到她毕业吧,只要毕了业,自己不会再回学校,跟着囚一他们天南地北的走,和她们几乎就没有再见的可能了。

    以后她们再想找自己也不可能找得到。

    宋禾觉得自己把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可等她真到了辅导员办公室的时候,她在这里却并没有看见那家人,等在这里的只有辅导员和警察。

    很长时间宋禾都有点没缓过来,有点恍惚,又有点果然如此的感觉。

    通过DNA比对,她根本就不是那家人的孩子,她很可能是被拐卖的孩子,但暂时没有失踪孩子的DNA能跟她匹配上,所以警方还在调查中。

    这一次找她主要也是为了询问她记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有没有哪里不对劲的。

    就在这时候,辅导员的办公室门被敲响,宋禾回头,看见螭九出现在门口。

    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又发现辅导员看见螭九出现竟然没有觉得不对,反倒是一副早就认识的样子。

    “别怕,记得什么就说什么,我陪着你。”螭九走过来伸手抱着她。

    宋禾在看见他后确实安心了很多,她看向螭九,小声问了一句:“你都知道了?”

    她想起来贺淮屹他们离开时的反应,终于明白这件事情和他们有关,肯定是他们查出来的,还报了警。

    宋禾心里感动,眼眶发热,但她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她努力回忆着那些她本不愿意再想起来的记忆,努力想要给警方提供更多的线索。

    “更早的事情我可能记不太清楚了,但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些事情就是……”宋禾抿了一下唇,手指无意识蜷紧,声音沙哑,“他们想杀我。”

    螭九掰开她收紧的手指,和她十指交握着,安抚着她,只是眼底的怒色怎么都藏不住。

    辅导员听见这话脸色也变了变,没出声,听她继续说着。

    “我很怕水,因为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落水,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落水,在水里哭喊的时候,他们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冷眼看着我,没有人想过来拉我上去……”

    那些人眼神里的冷漠对她来说太过惊心,甚至一度成为宋禾的噩梦,她更小的时候常会在夜里惊醒,梦里都是自己被自己认为的至亲推进水里。

    他们冷眼看着,等着她被淹死。

    落水的太过频繁,导致那时候宋禾就已经很怕水了,她开始不愿意靠近有水的地方。

    “大概是三年级的时候,我爸……”宋禾声音一顿,对这个称呼都觉得陌生,她其实已经很久没喊过爸妈了,从发现他们想要自己死开始,她不敢再喊。

    她抿了抿唇,继续说:“那个男人把我摁进了水里,我亲耳听见他说他要淹死我,后来是同村的一个婶婶看见了,过来拦住了他,他跟婶婶说我不听话,气到他了,他才这么做。“

    其实不是的,宋禾清楚记得那天,她刚扫完地,没吃早饭,因为奶奶说她没扫完地干完活不能吃,等她扫完地想去吃的时候早饭已经没了。

    她甚至记得那天早上吃的是面条,她在喂猪的潲水桶里看见了被倒掉的面条。

    那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不能随便哭闹,哭闹也没用,所以就算没吃早饭她也没说什么,转头去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就被那个男人拽去了家门口的河边,男人把她往水里摁,说要淹死她。

    像这样的事情其实不少。

    还有一次,是她被她妈从二楼推了下去。

    该庆幸当时她是蹲在那里的,底下是邻居家刚运来没多久的河沙,挺高的一堆,她摔下去没有受太重的伤。

    类似的事情宋禾已经数不过来了。

    只是随着她长大,那些人动手没有那么明目张胆了,到后面,那两人甚至直接带着儿子搬去了县城生活,直接把她丢在了老家。

    她跟着奶奶和姑姑一家一起生活,过得也并不好,初中上完的时候姑姑想把她嫁给附近一个老光棍,老光棍说愿意给两万块钱当彩礼钱。

    “但我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所以我偷跑了出来。”宋禾道,“我本来以为他们会来学校抓我回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来。”

    从那以后她就开始一边兼职一边上学养活自己,还好学校给贫困生减免了不少学费,还有奖学金跟贫困补助金,学校图书馆还会有勤工俭学的名额,每个月有三百块钱,就是她的伙食费。

    她暑假的时候会去兼职挣学费。

    靠着这样她才走到了大学,甚至即将念完大学。

    “他们没去找你,可能就是觉得县城不比村里,万一闹大了容易引来警察,那他们拐卖你的事情就会被发现。”螭九冷声道。

    辅导员和警察对视了一眼,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只是……

    “如果你是被拐卖回去的孩子,既然一开始选择拐带你,为什么后面又想杀死你呢?”辅导员不解。

    宋禾知道为什么,道:“因为他们后来生了个儿子。”

    可能是不想养两个孩子,只想养自己的亲儿子,就想除掉她这个多余的,后面除不掉,干脆就带着儿子搬走了。

    辅导员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宋禾其实觉得自己不需要安慰,反正她对那家人早就没抱什么希冀了,现在知道自己很可能是被拐卖的,她反而觉得想的通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