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赴清宴(1VN 高H)BE 男全处全洁在线阅读 - 番外-虞尘 像我这样死板的山,也会为你哗然

番外-虞尘 像我这样死板的山,也会为你哗然

    

番外-虞尘 像我这样死板的山,也会为你哗然



    像我这样死板的山,也会为你哗然。

    虞尘少年老成,自小如此。

    每次先生讲课的时候,他都是第一个去的,听的最最认真,从不缺席早退。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也是去书房里完成先生留下来的课业,再预习第二天将学的东西。

    府里有些知识的会被他拉着问好半天,恨不能将那人脑中的常识全部都榨干了似的。

    他不仅仅喜欢课本上的常识,还喜欢听有学究的人聊天,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讲见闻。

    所以,他小小年纪,虽然没有历遍山川,但是也已经知道了人间疾苦,懂得了为人处世。

    但。

    家里那个小meimei会跑之后,就总往他的府邸里面钻。

    她讲起话来奶声奶气的,小手像rou包子似的,捏起来的时候软软的。

    虞尘分不清自己是对这个小meimei有了不该有的心思的。

    也许是在她见到穿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时,笑吟吟的牵着他的手说,以后要嫁给七哥哥的时候。

    也许是她在瞧见他与官员家的女儿在花朝节上多说了两句话,匆匆跑过来拽着他的手就跑,然后小口的喘着气,眼眸灵动的望着他说,七哥哥可是清儿一个人的七哥哥的时候。

    又也许是她在十五岁的及笄礼的那天,像个花仙子似的美得不可方物,偏头在他面前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说我十七岁的及笄礼的心愿,就是七哥哥将来一切顺遂如愿!

    还也许是他百思不得解的时候,她撑着小脑袋说:

    “七哥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还是你教给清儿的呢。书上的答案未必就是正确答案,而正确答案又未必是你要的答案,何必固执在书本上呢?”

    她小小的人儿,总能不经意间说出让他心惊的话。

    她看得这样通透。

    七哥哥……

    七哥哥。

    七哥哥!

    七哥哥?

    她总爱叫他,用各种不同的语气。

    被他打了手板心,也是泪汪汪的委屈的:“七哥哥,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不要凶我……”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他的心都快要化了,哪里还罚得下去。

    他是个严师。

    但没办法对她严厉。

    只要她的小嘴向下一撇,他就没办法的立即缴械投降,甘愿做她的俘虏。

    可她忘了那些要嫁给他的话,又或者,原本就只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说笑。

    她有了心上人。

    虞尘才知道原来她真正爱上别人的时候,是这样的。

    不顾一切,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

    他嫉妒。

    那一天,他第一次因为她的一点点错处狠狠的打了她的手心,她哭着讨饶撒娇都没能让他停下来,二十下完完整整的打完,她细嫩的手心红肿一片,哭到抽噎,眼泪花向下落个不停,小胸脯都在剧烈的起伏。

    “你知错吗?”

    “知道……知道了……”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听玉瑶说,她回到公主府后,抱着玉瑶又哭了半个多时辰,怎么都哄不好,最后还是哭累了睡着的。

    就算在睡梦中,都抽抽噎噎的委屈。

    这件事传到了宫里去,皇帝亲自去公主府里看她。

    他以为按照她的骄纵性子,一定会抱着父皇告状,他在府里等着受罚,但等到天黑,都没有等来任何的旨意。

    那天晚上他去府里看她,玉瑶正在给她的手心里上药,她看见他来时眼神先是一亮,想要起身,但又想到什么,立即坐回去,别开小脸不看他。

    他坐在她的对面。

    她瞧着他两手空空,小嘴向下一瘪,眼泪就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滚落。

    “七哥哥就是不宠我了,是真的!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七哥哥不喜欢我了,那样凶我打我,几天都不来哄我,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也不带好吃的来!”

    他强忍着想要哄她的冲动,一颗心被她的这段话浸得酸酸的,“今日父皇来了。”

    “来了。”她哭唧唧的应。

    “他问你手上的伤了吗?”

    “问了。”

    “你怎么说?”

    “我说你打我,你凶我,你不再喜欢我了!我要父皇打你,要父皇把你赶走!”

    虞尘的眼神一黯。

    “公主,您何必说这样的负气话。”玉瑶说着,对他道:“殿下说是自己不小心跌倒了摔的,陛下说听人传是七殿下您打的,公主连忙说不是,还说您这样的性子,那样喜欢她,怎么会打她这样重……”

    虞尘觉得喉头发涩,看着虞清那张气鼓鼓的委屈小脸,心里五味杂陈。

    “为什么不跟父皇说真话?”

    “你不喜欢我了,我还喜欢你。我不想父皇责备你,也不想其它哥哥说你不好。”

    他眼神颤动。

    虞清又委屈了,不顾还没包扎好的小手,扑进他的怀里哭:“七哥哥,我会好好写字,再也不偷懒了,我知道错了,你喜欢我吧,清儿懂事。”

    从小到大,她从没挨过打。

    以前他只是吓唬她,这算是她头一次挨打。

    “我还以为,我打了你,你不会再愿意理我了。”

    “我愿意理你,你也理我好不好,呜呜……”

    “身边对清儿好的人那样多,我凶你打你,你为什么还愿意这样哄我?”

    “怎么会,我最喜欢七哥哥了!”

    她哭的太狠,吸入了太多的凉风,讲话打着奶嗝儿,直往他的怀里钻。

    他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在这一瞬间才明白了她昔年说的那些话,原来是他想错了,她对自己只是兄长亲人之间的感情,是他的心思不清白了。

    那天晚上她硬拉着他一起睡,她躺在他的怀里,抓着他的衣襟。

    同床而眠,尽管穿着衣服,没有发生任何不该发生的事情,他也还是心猿意马,心跳如擂鼓。

    他逐渐习惯了她在他的面前口中翻来覆去只有景祀这个名字,可直到现在,听见她说心口还是会觉得酸涩。

    他是君子。

    但他做了小人。

    趁虚而入,与她一夜春宵。

    这份偷来的欢愉让他藏在心底久久,他会自责内疚,对上她那双笑眼时会心虚愧疚,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悔恨过。

    虞仲怀的尸体下葬后,他在墓前将她问的话带了去。

    只是不知道,风会不会将这句话带给六哥。

    好残忍啊,要留他在这世间,长存百年。

    虞尘后来娶亲,皇帝赐婚,他拒绝后主动求赐婚,新娘是虞清府上曾伺候的婢女玉瑶。

    他们相敬如宾,从未有过夫妻之实。

    他说过,她可以养男人,只要不跟他和离,想怎样都可以,若她怀孕生了孩子,他也会当成亲生孩子看待。

    但玉瑶只是摇摇头。

    他们就这样守到了他八十三岁。

    他当真成为了贤王,被世人敬仰爱戴。

    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想要去虞清的墓前看一看。

    那天下着很大的雪,玉瑶替他撑着伞,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到虞清的墓前,他颤抖着手帮她把墓碑上的雪花清理掉,还像以前跟她说话那样,问她冷不冷?

    他说了很多话。

    然后指着远方,对玉瑶说:“我好像看见清儿了,你瞧,那个穿着白色斗篷朝着我跑过来的小丫头,是不是清儿啊?”

    玉瑶看着他手指空指着的地方,那里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但她还是笑着应:“是殿下,她没有打伞,像以前一样朝着您跑过来,想钻进您怀里要抱抱要撒娇呢!”

    “把伞给我!”虞尘接过伞,“清儿怎么不打伞啊,雪这样大,万一冷着了怎么办,我要过去,帮她撑伞。”

    玉瑶就一步一步的跟着他,“王爷,您慢些,小心路滑。”

    “什么王爷?我不过是个七皇子,你莫要听民间叫我贤王就乱叫,若让父皇听见了,该不高兴了。”

    玉瑶眼眶湿润了,“是,七殿下。”

    “我今日怎么忘了给清儿做糕点,她要生我的气了,这可怎么办啊……”他说着,苍老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真的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公主性子最好了,怎么会真的生您的气?别担心,七殿下。”玉瑶纠结犹豫着,最终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封信。

    一封,早该在几十年前就给他的信。

    因为她的私心瞒下来的一封信。

    “您瞧,公主给您写信了。”

    虞尘打开便笑了:“是清儿的字迹。”

    簪花小楷写得很漂亮。

    他眯着眼睛看不清楚。

    等仔细看清上面的字之后,茫然的抬眸,看向玉瑶:“清儿怎么不见了?”

    玉瑶泣不成声:“殿下正向您跑来呢,您瞧啊。”

    “我看不见,我怎么看不见她了?玉瑶,清儿去哪里了?”他慌乱无措,手上的伞都拿不住掉在了地上,左右四顾,焦急万分。

    “七殿下……”玉瑶扶着他。

    “清儿健健康康的,怎么会死?怎么会死啊?”他崩溃的大哭出声,声音悲恸。

    玉瑶仰慕虞尘时,常常看书,她总觉得多看些书,有些知识,好像就能离他更近一点似的。

    那时候她在书里看见一个词,叫“大恸”,她始终不明白意思,但在这一瞬,她突然明白了。

    那信从他手中滑落,掉到了雪里。

    字很快就晕散开了,他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连忙去血里拿,可呕出一口淋漓的鲜血,将纸上的字都遮花了。

    他慌忙用手去擦,但是血和雪混着,把字迹弄的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了。

    清儿留给他的最后一件东西,被他毁了。

    毁了……

    他再吐出一口鲜血,浑身都在发抖。

    “太冷了……这么冷的地方,清儿是不会来的,她该去温暖的地方……”他的声音很轻,轻到风一吹就散开了。

    “玉瑶,你走吧,去找清儿,我在这里坐一会儿,歇一歇。晚些时候再去找你。”

    “殿下……”

    虞尘连着不断的口吐鲜血,玉瑶手足无措,哭得看不清眼前人,可她想要看清他,想要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想要陪着他。

    “清儿最爱漂亮了,你回去之后,带些钗环来给她,你挑选的东西,向来最称她的心。”

    “好,奴婢去挑。”

    “奴婢?玉瑶,你忘了,你已是我的妻,不再是奴婢了。”

    “殿下……”玉瑶张了张嘴,他以前从未承认过她是他的妻子。

    “清儿喜欢你,想要你过得好,玉瑶,你这些年受委屈了。我好怕清儿见到我,生我的气,不肯理我,玉瑶,你帮我说说好话给她,好不好?”

    “殿下,玉瑶从不委屈,您待玉瑶极好,玉瑶知足。”

    “玉瑶,我累了。”

    “您歇一歇吧。”

    他一时糊涂一时清醒,一时活在过去一时活在当下。

    又像看见了小时候的虞清。

    “清儿会走路了,你瞧。”

    他起身,颤颤巍巍的迎过去,可那条路真长啊,他怎么都走不到,怎么都抱不到那粉雕玉琢的小虞清。

    “清儿慢些走……”他大口的呕血,栽倒在地。

    玉瑶想要叫醒他,可他的双眼永远的闭上了。

    信上只有一句话。

    写了什么?

    没人知道。

    玉瑶这些年从来都没有打开看过,那是公主和七殿下之间的秘密,她就算因为私心藏下来了,但也没有打开过。

    也许是公主常说的那句“最喜欢七哥哥了”,也许是别的。

    但。

    这世上知道信的内容的两个人,都长眠在了这座冰冷的陵墓中。

    她好像也看见了公主殿下。

    还是那样漂亮。

    在雪里撑着双膝看着她:“玉瑶,你怎么老了?”

    然后又笑:“玉瑶,我怎么舍得怪你啊,不要哭。”

    玉瑶知道的,她的殿下最是心思纯善温柔,不会怪她,哪怕她这辈子都藏着那封信。可她自己心里懊悔。

    玉瑶离开陵园,离开京都,她找了个没人的深山,服毒而亡。

    她知道的,七殿下不喜欢她,不会想要和她死同xue。

    她已经能在七殿下的身边这么多年了,已经知足了。

    瞧。

    公主来接她了。

    身边跟着六殿下和七殿下,还是从前的样子。

    公主对着她招手:

    “玉瑶,快来,不见你我好想你啊!你看这是六哥哥给我带回来的小狼牙棒,你说这能梳头吗?你给我试试吧。”

    玉瑶怔愣着,但很快笑起来,苍老的声音颤抖着应:“殿下……咳咳咳,殿下不要试,狼牙棒梳头,头发要掉光的……让老奴帮您收起来吧……”

    “六哥哥,玉瑶说不能梳头发!你又骗我,我看你就是想让我的头发都掉光光,嗷,讨厌你!”

    “公主快将狼牙棒给奴婢,它太重了,别伤了您的手。七殿下,您快扶着些公主,公主别摔了!哎呀,这是谁的鞋子,怎么飞过去了?六殿下,公主,你们穿好鞋子啊!”

    话消散在了山间的风里。

    她苍老的双眼也终于闭上了。

    -------------------------------------

    写这章的时候也是喉头堵堵的,但其实写出来的内容和我心里想的不太一样。但,就这样了。

    玉瑶对虞尘的心思其实早有端倪,不知道有没有宝宝发现。

    那封信里到底写着什么,谁知道呢?

    那是虞尘和虞清之间的秘密。

    我无法窥探。

    这算是圆满结局吧,好好的生活到了最后一刻。

    玉瑶也是,嫁给了心爱的人,原本她是绝对没有资格嫁给他的,能这样陪伴在他的身边,已经是她莫大的荣幸了。虞尘是个很好的人,就算不爱她,也会给她足够的敬重,对她好,这对玉瑶来说,是个好结局。

    但在另一个平行时空的玉瑶,也许没有选择被爱锁住,而是真的走遍了全国,每到一个地方,就如约的给虞清摘下一朵花,风干了带回来,她早在路途中就听说了公主薨逝的消息,但是她不肯信。又或者不愿意信,所以还当公主还活着,嫁给心上人,但她始终不敢回到京都。直到六十年后,她带着那些干花回来,见到了年迈的虞尘,被虞尘带着去到陵墓中,把花都献给虞清,她说:“殿下,真的很美,好想带您一起去看一看啊,殿下,您看得见吗?是玉瑶回来了,殿下……”泣不成声,哭到说不出话。

    这。

    都是很好的结局,你说是吗?

    编辑微博:只是乱翻书

    编辑书友Q群:288496912   群名:到温暖的地方去

    请尽量支撑正版阅读,很多姐妹不知道自己看的是盗版,我这里很多加群的小jiejie都以为自己看的是正版……正版只在po18,po需要翻墙才能上,

    海棠也有

    引力圈也有。

    不花钱就能看的都是盗版!

    编辑喝西北风就能活着

    正版内容需要翻墙才能阅读,不用翻墙就能看的基本上都是盗版哈。编辑爱发电:只是乱翻书,不会翻墙的小宝可以来这里支撑正版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