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露水游人在线阅读 - 对视

对视

    

对视



    沈汀禾上班后,在外大附近租了公寓,周末放假的时候回家里养老,偶尔和朋友小聚,生活恣意,如若不是翻到手机中的照片,真会觉得陈然成只在梦里出现过。

    他不爱拍照,手机里这张还是她偷拍的,陈然成挽袖在厨房做饭,冒气的白烟徐徐上升,若隐若现缠绕在他周围。

    手指往右滑动,正在做饭的人敏感的察觉到镜头,抬眼看过来,这个视角他眼皮加深,多了一些锋利,压迫感。

    不知道是否因为前几天翻到他的照片,眼前一晃而过的身影像极了他。

    老沈喜欢听资讯,是天气预报资讯联播的忠实粉丝,哪怕一分钟眼睛都没放到电视上,也要开着听声。

    镜头快速闪过,沈汀禾来不及辨认,想要进一步确认的思绪被来电铃声打散,她滑开手机仰躺在沙发上。

    高中时的班长问她参不参加下周的同学会,诚然沈汀禾是个懒人,最烦联络感情,上学时都没说过几句话的人现在要在一张桌子聚会攀谈,想想都觉得荒谬。

    之前还能拿不在国为由头搪塞,谁知道翟琛那个玩意发了条朋友圈说“沈汀禾说人齐了才能请我吃饭。”意味不明,但同圈的同学也都知道她回国了。

    但沈汀禾冤枉,她没说过那样的话。

    地点定在了清泉居,清泉居装潢秀丽文雅,独居一角,中间一潭泉水溪流,古色古香。

    沈汀禾到了地方,在前台直接报了班长的名字,领班说没有这个人,客气问她是不是记错名字了。

    后面也有人排队,沈汀禾往旁边站了站准备给班长发微信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记错了。

    电话还没播出去,就看见了老同学。

    吴雨桐背着个链条小包,头发染得枯黄,面色不是很和善的往前台走。

    磁场确实是一个很玄幻的东西,沈汀禾见到吴雨桐的第一面就觉得她不是什么好果子。

    而之后几年的学习生涯也像她证明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她无视沈汀禾,甚至可以说她眼睛都没往这边看,直接奔向前台。

    “菊花台为什么有两张桌子?旁边一桌甚至还做了人?”

    她花大价钱摆排面把餐厅定在了清泉居,说定你们家最大的包厢,想在老同学面上显摆显摆,结果一进门才发现里面做了一桌,身后几名同学尬尴的站在旁边。

    前台耐心的解答,“订餐时大家有和您确认菊花台的情况,中间是有隔断的,您可以将隔断拉上。”

    吴雨桐哪里记得订餐时对方说了什么,只记得之前说没有位置的清泉居又有了位置,连忙定了下来。

    咄咄逼人失了面子,周围人都往这个方向看来,吴雨桐压低声音,“能否给大家换一间包厢。”

    前台依旧是微笑服务,“不好意思,大家目前没有多余的包厢,您看大家这边给您送一份果盘可以吗?”

    吴雨桐吸了一口气,显示是对这个结果不满意,但余光瞥到了旁边站着的沈汀禾。

    她还是上学时的模样,但比上学多了些韵味,皮肤白皙吹弹可破,吴雨桐看着她手不自觉摸了摸眼角。

    她很早就开始化妆,经常带着妆睡觉,卸妆也敷衍了事,导致现在眼角就出现了细纹,来之前特意去打了针。

    “好的,辛苦你了。”

    说完也不看服务员招呼着沈汀禾往里走。

    吴雨桐和前台交涉的功夫班长也回了信息,说餐厅是吴雨桐定的,要报她的名字,说她刚刚出去了可能是去前台问她碰到了没有。

    沈汀禾简单回复完就看见吴雨桐往她这边走来。

    包厢在里面,经过潺潺流动的泉水,同行三人,后来还来了一位吴雨桐上学时的好友,她俩有意思不理沈汀禾,而沈汀禾也没有想要和她们攀谈的意思,步伐略微落后和她们错开。

    包厢里已经有同学来了,自觉的分为了几小撮但都默契的背靠旁边的餐桌。

    其实屋里的隔断拉上对面交谈的声音基本上听不见,但因为是玻璃的材质可以看到对方的景象。

    吴雨桐拉着她朋友融进一小撮里,很快就聊了起来,沈汀禾无所谓做哪,挑了一个人少的位置最下。

    她有些社恐,心里想着要是柳音音在就好了。

    而对桌的张艳萍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宁云吃饭,结果搞成这样。

    张艳萍和宁云是远方亲戚,远的不能再远,因为住院的原因碰到宁云,赶着原因非要请他们一家吃饭。

    话里话外说自己闺女,孝顺啊,善良啊,问她家里那位是不是都成家了,她家这个啊还不着急呢!

    宁云见过张艳萍的女儿,长得标致,人也是个孝顺的,住院时一直陪在身边。

    她知道张艳萍的意思,也觉得这小姑娘不错便答应下来。准备先斩后奏陈然成,谁让这小子蔫不声调回国,也不提前跟她说一声。

    虽然很惊喜,但她的心脏受不了。

    董欣端正的坐在王艳萍身边听着她们谈话,眼睛却不时的往门口看去,宁云捕捉到她的眼神,眼睛一笑,“陈然成这小子,临时说有一个会,晚点就来。”

    董欣听见宁云说明,小脸一红,抿着嘴点了点头,王艳萍笑着说,“然成工作特殊,可以理解,男人嘛忙点事业好。”

    随后又扯到董欣身上,说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到头来没时间谈恋爱,说是吐槽其实是变相的骄傲。

    而这边陈然成确实有个会,下会看到宁云发来的短信才想起来今天要和亲戚吃饭。

    推门而入的时候,众人的目光都朝他看来,陈然成平静的扫过,礼貌的打声招呼,看到饭桌上陌生的同龄女生,眉头不自觉皱了皱,一下子清楚这是什么饭局。

    宁云的飞刀眼使来,示意他听话点,快坐下。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王艳萍笑着打哈哈,“然成工作辛苦,这么晚还工作。”

    陈然成倒了一杯水,谦逊道:“没有,来晚了不好意思。”

    王艳萍真是越看越喜欢,一表人才,脾气温和,家室也好,还知根知底。

    比起王艳萍的毫不掩饰,董欣则含蓄许多,陈然成进门的时候她的眼神正晃过门口,猝不及防与他对上,心里的鼓狠狠敲了一下,慌忙低下头。

    他落座后,微微松了些领口,屈起的手指骨节分明,听见他说话的声音才慢慢缓过神来,把视线重新挪到他身上。

    他的声音很好听,清冷低沉,很干净,但董欣隐约间听出了强势不可置否的意味。

    中间虽有扇隔断,但到底在一间包厢,对面起哄的声音轰的一声传过来。

    陈然成抬眼望去,平静的眼波一荡,漆黑的瞳孔骤缩,随后轻眯起眼睛。

    前面被陈然成视为障碍物的身影笑得弯了腰,露出被挡住的人的完整样貌。

    在障碍物起身的前一秒,对面的人也抬眸望来。

    /

    包含了100收的加更,之前没有说过100收加更,是自己没有存稿没给承诺,今天多码了出来,干脆就不存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