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露水游人在线阅读 - 雪

    



    夜里下了场雪,屋顶穿上了厚衣,空气中带着雪后的甘甜,沈汀禾是很喜欢下雪天的,雪花是神的呢喃,轻轻化在指尖。

    小时候下雪天不用早读,拿着笤帚去外面扫雪,说是扫雪打雪仗堆雪人的比比皆是,难得老师也不管,撒了欢的玩,最后玩得鼻头通红,手掌僵硬回到教室。

    留学时经常怀念虞城的雪,巴黎的冬总是又湿又冷,雪是盼不来的奢望,仿佛只有下雪这个冬天才算圆满。

    还和陈然成吐槽过巴黎的冬天,说年年盼它下雪年年都没有,陈然成笑说,今年冬天就有了。可还没等到冬天,她就离开了。

    结果那年冬天巴黎真的下雪了,阿林娜发的动态中飘着雪花的埃菲尔铁塔,唯美又静谧。

    沈汀禾裹着围巾只露出湿漉漉的眼睛,长靴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留下存在的痕迹。

    十二月份,沈汀禾忙得不可开交,今年的元旦晚会赶上外大七十周年校庆,总体策划搞得盛大隆重,邀请知名校友参与节目。

    沈汀禾作为新入职的年轻教师,正是学校各种活动不可缺少的主力。

    按照学校的意思,上午举办元旦联欢,下午移步迎宾馆举办酒会。

    元旦这天,沈汀禾被一个学生缠住了,来得比较晚,错过了知名校友的先容。

    她再三和学生强调自己的期末考试不会为难他们,让他们放下心来,才脱了身。

    匆忙赶到后台,准备节目,沈汀禾气质出挑,却不爱化妆经常素颜,像是艺术品总有瑕疵。

    难得今天花了全妆,换上长裙在后台后场,吊脖露肩的浅色长裙,头发被盘在脑后,碎发微卷,优越的肩颈线条露出,像只高傲的白天鹅。

    沈汀禾的节目是和大四毕业生合唱稻香,陷进一群学生中也看不出她是个老师。

    随着主持人话音的落下,舞台上的灯光熄灭,播放出稻香前奏的蝉鸣,一道光束打在舞台中央,沈汀禾周围闪动着金色的绒毛。

    “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   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

    身后的舞美播放提前制作好的视频,校园中的点点滴滴在一张张照片中被深刻记录。

    干净清脆的声音响起,之前看朗诵死气沉沉的台下热闹起来,沈汀禾教过的学生看见她出来开始起哄。

    沈汀禾边唱边走,如晃动的星辰,走到舞台前站定,随着最后一句词结束灯光暗下来,下一位老师接续。

    茫茫人海里,陈然成坐在第一排,沈汀禾出来的那一刻背后响起震耳的轰鸣,她眼里带着笑身后闪着光,他在她身下,像是臣服女王的将士,甘愿为她徒手摘星登天揽月。

    陈然成仗着坐在台下目光肆无忌惮的追着沈汀禾。

    久违的长久的注视。

    外大七十周年校庆的邀请涵发到了时雨那里,时雨问他要不要去时,他没放在心里,手中正在处理一份文件。

    这事说过也就过去了,时雨帮他准备好了礼物。

    后来得知沈汀禾阴差阳错的在外大任教,陈然成便想起之前时雨提过的校庆问他在哪一天。

    提前处理好工作,期待着这次见面,这本该是回国后的第一次见面,却不想缘分的馈赠让他在那晚提前遇见她。

    下午酒会,校领导看到陈然成喜笑颜开,拉着他一路畅聊,从校园建设谈到人生理想,从师资水平聊到家里琐碎。

    最后真的没话说了,开始寻觅新对象,看到沈汀禾端着酒杯走过,招呼道:“小沈,来来来!”

    沈汀禾心里苦笑,面上不显,端着酒杯过去打招呼,“王校。”

    王校点点头,像陈然成先容沈汀禾,“刚说学校招进不少新鲜血液,小沈就是!专业能力那是这个。”说着比了个大拇指。

    沈汀禾谦虚笑道,“没有没有,来到外大是我的荣幸。”

    王校摆手,“咱不说那个,来,小沈,这是咱们学校知名的优秀校友。”

    沈汀禾端着笑听王校先容,听到他先容陈然成,转过去跟他点了点头。

    俨然一副刚认识的样子。

    音乐恰好响起,之前安排好推动流程的学生在舞池中央跳起舞。

    陈然成手伸出放到沈汀禾面前,“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沈老师跳一曲舞。”

    王校的目光也跟着看过来,期待的看着她。

    沈汀禾大方一笑,搭上陈然成的手,“当然,和陈先生共舞应该是我的荣幸。”

    双手交叠,纤细的小手被裹住。陈然成的手揽在沈汀禾的细腰上,沈汀禾的手放在他的肩上,宽阔的肩膀衬得她的手更加娇小纤细。

    陈然成垂眸,看着怀里的人。沈汀禾垂着头将视线落在他锁骨处,她颇有些不情愿,但碍于礼节还是配合着移动舞步。

    “沈汀禾。”陈然成低声叫她。

    绵潮的气息落在脸颊,沈汀禾依旧垂着头用气音应,“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刚出声就被音乐盖了下去。

    “你是缩头乌龟么?”

    沈汀禾呼吸一顿,没理他。心里回答关你什么事。

    陈然成的味道劈天盖地向她砸下,本是淡淡的清香却十分霸道。

    “你在怕什么?嗯?”搭在腰上的手加力,往怀里按。沈汀禾往前踉跄了两下,手抵着他肩膀,抬头看他。

    “胆子呢?”

    会场的灯光突然熄灭,沈汀禾的手下意识抓紧,眼里的晦明情绪更加澄亮,周围嘈杂的声音响起。

    是啊,她在怕什么,怕最后会分开?怕陈然成不爱她?

    黑暗似乎敲碎她心里的那堵墙,怕什么?大不了就再分开,又不是没分开过,陈然成的眼睛还在追着她。

    沈汀禾挣开交叠在一起的手,撑着他的肩膀踮起脚找他的唇。

    温热气息靠近,软嫩的唇撞到下巴上,陈然成身子一僵,同时也感受到手上的人一顿。

    撞到下巴上的唇顿了一下,开始慢慢移动,轻轻啄啄地往上,印在唇上。

    舌头小心翼翼的探出,舔舐唇峰。

    陈然成感觉麻麻酥酥的神经跳动,周遭环境喧闹,而怀里的人小猫般含着他的唇,细细吮吸。

    /

    在赶ddl,一堆,过几天再更。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