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露水游人在线阅读 - 你愿意吗你确定吗

你愿意吗你确定吗

    

你愿意吗你确定吗



    屋里没开灯,借着外面的月色照得屋里朦胧,阴影打在墙上,落下斑驳的痕迹。

    呼吸声在夜里格外明显,拨通电话的时间像被无限拉长,每一声“滴—”都像跳跃在她的心上,留下烙印。

    终于,电话通了。

    但不过是过了两秒钟而已。

    不等对面开口,沈汀禾就开口说道,像是堵住的闸口突然倾泻。

    “其实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好,我不敢面对,没有勇气衡量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对你没有信心,我抗拒沟通,故作洒脱,总爱不告而别,我……”

    我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像是被训哭的小孩不断罗列自己的缺点,语速太急,打了个哭嗝。

    她吸吸鼻涕继续说道,“我这么多缺点,你还愿意让我当你女朋友吗?”

    有点委屈也有点不自信。

    等待的时间像被无限拉长,沉默在黑夜中蔓延。

    沈汀禾情绪有些崩以为电话没接通,从耳边拿开看了看屏幕,确认是在通话中。

    对面传来细微的声响像是脚落在台阶攀爬的声音。

    她提溜提溜将要流下的鼻涕,声音还有些哭腔,“你在听吗?”

    这次对面终于有了回音。

    陈然成低沉的声音从音筒传来,“嗯。在听。”声音有些粘,像是从干涩的嗓子中挤出。

    沈汀禾还想说什么被陈然成打断,“开门。”

    ……嗯?沈汀禾懵懵的脑子里一团浆糊。

    “我在门口。”

    陈然成送她回来后车停在楼下一直没走,电话铃响起时下意识看向那扇窗子。

    灯没亮。

    接通的瞬间,对方带着哭腔的剖析像是针一样扎在心上。他关了车门往楼上走。

    电话里和他吐露心声的人就在一门之隔,陈然成无法形容那一刻心里的异样。

    房门打开,推开的扇叶像是加了慢动作,陈然成一把把沈汀禾抱进怀里,安抚她哽咽的脑瓜。

    寒风顺着门缝流入,怀里的人打了个寒噤,陈然成一边勾门撞上一边搂着她往里走。

    沈汀禾趴着肩头缓了一会儿,沾沾眼角的泪起身看陈然成,“你还没回答我。”

    嘴巴哭着有些红肿,rou嘟嘟的反着水光,眼睛边带着细碎的微闪。

    陈然成抬手捻去她眼角的泪痕,对着她嘟嘟的红唇亲了下去,不含一丝欲念,只轻轻一碰,

    “早就认定你了。”

    陈然成的恋爱观是典型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认定了就不会变,说是她就是她,其他谁都不行。

    也是头倔驴吧。

    说话又低头亲了几下,雨点般点在唇上。

    等了一会,面前的人没有反应,他边亲边用气音问。

    像是询问又像是蛊惑。

    过了一会儿吻又落下,只不过这次的出击者换成了沈汀禾。

    她乖巧的舔弄,含住嘴唇,将软嫩的舌头贴上,却不深入,过后又落在嘴角,鼻梁,眼睛,最后是耳垂。

    手搭在他的肩上,嘴里含着耳垂,潮热的呼吸落在耳蜗,轻轻哼出声,“我想做。”

    我想要你,我需要你,我要切切实实感受到你。

    陈然成眉头一跳,手勾住她向腰上攀的腿,把她抱到餐桌上。

    眼眸深邃,带着不可察觉的凛烈。

    旷野上的火星被狂风卷起,霎时火光四起,狂妄的飞燎。

    嘴唇间激烈地撕咬,含弄,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

    来不及喘气,来不及停顿,像是两头在崩溃临界疯狂猎食的野兽。

    衣服被扯掉,摊在脚下。

    沈汀禾被陈然成压在沙发上,腿上胡乱的晃动甩掉挂在腿上碍事的衣服。

    杂乱厚重的衣服束缚住了手脚,陈然成意识渐渐清晰。

    对着沈汀禾迷乱的眼神,手指揉过她发红的rou唇,亲了一下,呼吸胡乱的扑洒在脸上,“没有套。”

    沈汀禾显然已经忘了这回事,眼神里透着不解,还沉浸在你怎么停下来了的困惑中。

    陈然成吻着她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沈汀禾这才缓过神来,勾着他的脖子说,“不戴了。”说着就要扒陈然成的裤子。

    陈然成忙按住的手,沈汀禾抬眸又不解的看着他,陈然成被她盯的头皮过电。

    他也很想,但不可以。

    贴着她耳边亲了几下,“我出去买,你先洗澡好不好?”

    沈汀禾抱着他不撒手,她现在很依恋他就想抱着他,陈然成拨开她散乱在面前的头发哄道,“很快。你洗完澡我就回来了。”

    “不要。”她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陈然成。”沈汀禾委屈,说着就又要掉眼泪。

    陈然成笑,“瞎想什么呢,我就是对你负责才要去……”

    沈汀禾不听直接堵注他的嘴,“那我要你不戴套。像第一次那样。”

    说着说伸下去隔着裤子摸他的jiba,圈在手里,上下撸动。

    陈然成就算是块湿木头也她撩着了,“你确定吗?”

    沈汀禾抬眸看他,手上的动作没停,“确定。”

    好,陈然成在心里默念,手顺着她腰间往下,插进裤子里,没有任何的前戏腿间就已经潮湿,温热的气体笼罩着他的大手。

    滑腻的液体粘在手上,异常顺滑,陈然成没有过多的揉捏,弓着腰就插了进来。

    久别的xiaoxue让jiba十分激动,紧致难耐的xiaoxue像是无数吸盘紧紧吮吸着roubang。

    才刚捅进一个头而已,陈然成觉得他脑袋要爆炸了。

    沈汀禾也不好受,尽管已经足够湿了,但因为许久没有异物侵入排异感还是十分强烈,一边想让他进来一边想推他出去,后背弓起,手紧紧攥着陈然成的手臂,掐出指印。

    “有点疼。”沈汀禾皱着鼻子说。

    陈然成搂住她,嘴唇落在她脸上安抚,“我知道,放松点,我也疼。”

    他脑门的青筋暴起,牙齿紧咬,弓着腰往前一送,整根没入。

    沈汀禾身子紧了一下,随之叹出舒爽的叹喂。

    roubang在熟悉xiaoxue的地形,在里面转着圈的捣,guitou四处乱撞,时不时被紧致的软rou包裹,通电一遍传到身体各处。

    雪白的双腿被举起折叠到胸前,roubang拨出敲在粉嘟嘟的软荷上,强势的挤开粉嫩的荷包。

    水盈盈的蜜汁挂在两人的交合处,随着向里的捣入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roubang拉出,带着晶莹的液汁,滴在腿间,又插进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

    白皙的皮肤泛着红痕,沈汀禾的头埋进靠垫下面,嘴里时不时哼出声。

    随着一阵飞快连续的撞击,臀后的肌rou紧绷,最后一下狠狠撞进xiaoxue,沈汀禾抑制不住的颤抖,“嗯……啊………”屁股抬离又落下,蜜液顺着缝隙溢出。

    陈然成拔出roubang,手爱抚地摸了摸xiaoxue,顺着小洞进去搅弄汁水,咕叽咕叽未喷出的液体再一次被勾出。

    未缓过神来的人再一次攀到了云端。

    陈然成甩了甩手上沾的蜜汁,抱起沈汀禾,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双臂从腿弯处传过,钳制住她的双腿。

    难以反抗,不容置喙的姿势。

    势如破竹的海浪从天上飞来,拍打在岸边,溅起白色的泡沫,还未来得及灭下的泡沫又被下一轮海浪侵袭,重叠再重叠。

    被钳制住的双腿让沈汀禾根本无处可躲,完全成为了陈然成手中的提线木偶。

    啪啪啪的撞击响彻屋顶,悬在空中的小脚因为紧紧蜷在一起泛着红,脸上染着潮红,腿间更是被撞得通红。

    雪白的玉染红了。

    娇吟声碎了一地,颤着音跳落在地上。“啊……别…不行…”沈汀禾不由自由地开始抗拒,掐着陈然成的手臂试图让他停下疯狂的撞击。

    沈汀禾怎会如愿,他早已感受到那处软rou的柔软,卡着角度戳了过去,来回捣弄。

    密密麻麻喷涌的水流包裹roubang,陈然成舒爽的低哼出声。

    点点细雨喷溅,沈汀禾颤抖的身体往后躲,陈然成顶了一下不再追赶,roubang滑出,一条弧线喷出。

    “啊……啊…嗯…”挺起的身体重重落下,双腿无力的搭在两边。

    陈然成找她的唇,低笑,“怎么哭完还这么多水啊,宝宝。”

    沈汀禾红着脸,眼神迷离,抬起无力的手拍在他脸上。

    闭嘴。

    小口翕张,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陈然成看着她眼角的笑意溺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