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18



    宋天雄得了好处,心里乐意了,接下来也就不闹腾作妖了,两人依旧在二楼包厢里看着这所谓的宴诗戏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两人胡闹的期间,宴诗戏已经进行了很久了,这也都到了最后压轴的部分,台上的女子约摸着十五六岁,但是身材前凸后翘有种这个年龄稍有的成熟,但是媚而不俗,之前表演了吹啦弹唱,样样精通,还写得一手好字让不少酒客大家赞赏。又与几位酒客谈诗论赋一番也是诗词歌赋很又几下。不愧是最后的压轴。

    宋天雄和她科普了下,最后都是有意当新姬子恩客的写诗做赋,能讨得姬子认同文采才会同意见面,并不是有钱就能行的。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写了诗词提上去,会有专人将写得纸张贴出来,也有善咏者当众诵读出来。写什么的都有,不过大多都是附庸风雅,或者赞赏姬子的。

    宋瑶瑶看得有趣,抓过桌子上的纸笔就要写,却想着自己这手记一看就是女子的,变推给宋天雄让他代笔,男人懵逼,写这个干什么,他可没兴趣买什么姬子。

    “虽然jiejie让我去睡那女的也不是不行,但是她也太丑了,胸没有jiejie的大,腿没jiejie的长,皮肤一看就没有jiejie的滑.....”

    宋瑶瑶一张纸拍在了   他脸上,没好气的说道。

    “瞎说什么呢!就是想写个诗送她而已,而且我又不是这些专门写诗的,就图个乐。”

    “送诗给她??凭什么!jiejie都没有送给过我!”

    大号作精要开始闹了,他要闹了。

    “宋天雄,我蜀道山!”

    男人嘟嘟啷啷不情不愿的扯过纸笔,宋瑶瑶说一句他写一句,越写心里越觉得不爽,写到最后已经咬牙切齿,那字已经不是龙飞凤舞,飘洒有致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入木三分,苍劲刚健光洁秀劲行书遒劲自然了,那是白刃相接,金鼓连天腥风血雨硝烟弥漫。

    “咻!”

    纸张如同利剑插着那姬子的太阳xue定在了身后的公布板上,可见宋天雄那是心中有多不满。

    所有人都被这一下惊到了,不少人发出了惊恐的叫声,一些类似护卫的人拔出了刀剑,只是辨别出是二楼包厢中射来的,才没有拿上攻击。

    和那些丑态毕露的酒客不同,那姬子倒是镇定自若,她转身亲自取下了纸张,入眼现实那充满血腥杀意的字给冲得眼睛疼痛,头脑昏眩,而后是上面的内容。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遨游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遨游!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PS《凤求凰》,汉,司马相如著。

    姬子的声音不大,确实珠圆玉润,字正腔圆娓娓动听,喧闹的环境一时安静了下来,而后又开始小声的低语。

    “好一篇《凤求凰》!还请主人出来一见。”

    一道高亢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忽然响起,舞台上出现以为身穿青碧色锦衣华服,手拿折扇的俊俏男子。

    “洪潘甸。”

    宋瑶瑶见男人说出一人名字疑惑的问道。

    “你认识?”

    “那次就是他拉着我来宴诗戏的。是回天书院的内门弟子,当时是金丹初期,现在...”淡淡撇了一眼。

    “还是金丹初期。”

    就是这家伙带着我家天真善良,好吧不善良的可爱弟弟上青楼的?!宋瑶瑶顿时觉得那男子怎么看都jian诈猥琐不像好人。

    洪潘甸又问了一次,宋瑶瑶觉得再不出现有点失礼,他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便拉了拉男人。

    宋天雄搂着她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洪潘甸身前两米处。

    “是你!宋兄弟!”

    修真者的记忆都很好,哪怕十年也不过是一瞬而已,洪潘甸很快就想起了这是当年内门管事吩咐他陪同的人。宋天雄一般不会搬出宋家的身份,但是能让内门管事专门安排陪同的都不是一般人。洪潘甸是个聪明的,他没有多打听倒是有意的结交。

    和宋天雄冷淡相比,宋瑶瑶就要得礼得多,微微欠身算是替宋天雄回了礼数,

    虽然被团扇挡住了大部分的脸,但是从娇嫩的皮肤和眉眼洪潘甸知道此女子定然是不同反响的绝色,不过注意到宋天雄将人紧紧搂着宣示主权的样子,他没有多看。

    “想来这赋不是宋兄弟你著的吧。”

    洪潘甸看着杀气腾腾的纸上文字,打趣的说道。

    “我jiejie写得。”

    宋天雄有些不爽但是又有心炫耀的说道。

    jiejie?洪潘甸面上表情不变,脑子转了转还是换了个称呼。

    “尊夫人真是文采斐然,在下甘拜下风。此次文章最佳者便是这《凤求凰》了,想来诸位都无意义吧。”

    “只是不知尊夫人想要如何处理这姬子?”

    被点到名的女子似乎有些紧张,步履没有之前的镇定,谦卑的冲着宋瑶瑶欠了欠身,又看向宋天雄,似乎认为自己是被买去做丫头或者是侍妾。

    宋天雄眼中不作假的杀意让她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的低下头,不敢再有别的动作,等着命运的安排。

    “不,大家没准备对她做什么。”宋瑶瑶安慰的看了她一眼。

    “....我明白了,不知宋兄弟和尊夫人是否赏脸一叙?”

    洪潘甸也看出两人确实没有包下或者买下姬子的意思,给旁边的人示意后指了指楼上。

    “宋兄弟四楼一叙?”

    要是宋天雄,对于这种十年都没有一点进步的垃圾废物他最多尚一刀祝他少走几百年弯路,宋瑶瑶就不然,她对于接触外界还是很有兴趣的。

    于是三人来到了四楼顶部,露台风景最好的一个包间中。房间古色古香,华丽却不显得庸俗浮夸,各色家具却又再暗处细节精雕细琢。房屋一角放着一个巨大的花瓶,瓶身虽是纯白却不显单调,造型圆润饱满很是大方,瓶中插着一束似水晶却不显得那么透明的装饰树枝,枝头点缀着像是白锦制成的假花。

    “这是用大家云初国的两大特产制成的白玉雪琴树。”

    注意到宋瑶瑶的视线,洪潘甸招手,一只假花飞了过来。

    “这是白云石制成,白日晶莹剔透闪耀夺目,夜里会发出柔和的光晕,也是炼药制符,炼器的上号材料。”

    他转了转手中花的枝干部分,又点了点白花。

    “这是乾锦,是非常优质的书写纸张,大家这里的是千里挑一的,是回天书院内门指定的纸张之一。”

    见他说的有些骄傲,口气也很熟稔,宋瑶瑶不由问道。

    “洪公子是云初国人?”

    “我是云初国二皇子。”

    “原来是二皇子,失敬。”

    宋天雄不想两人多说话,招手抓来了一把那什么树的,递给宋瑶瑶。

    宋瑶瑶笑着结果,仔细端详起来。近了细看确实是不错的艺术品,白云石她知道,是一种还算常见的辅助材料,不过质量乘次不齐,宋家有自己的白云石矿,质量还不错够用,而这白玉雪琴树用的白云石质量更好,能达到制药用的标准。而乾锦粗看雪白如博锦,细看却大有内涵,似乎是制作材料本身带的奇妙肌理,光滑细腻如同少女的肌肤,而且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后面熏上去的,应该是材料本身的,显得高雅。

    不过也就那样,宋瑶瑶这一世的眼界被拉高了不少,特别是华丽豪侈的用品,什么夺天地灵气的珍宝没少见,哪怕是能让元天大陆都震动的秘宝灵宝宋天雄也没少寻来讨她欢心。

    赞赏了一番这两大特产后,众人分宾主落座,后方屏风后有琴声伴奏,倒是有些文雅。闲谈间宋瑶瑶了解到,原来问天书院又要来云初国开办讲课,不过实在一年后,因为这个次据说会有内门长老露面,云初国非常重视,洪潘甸早早的回来负责布置。这期间也会将国内的大儒学着修士召集在一起,进行探讨学习已被讲课时不落了云初国的脸面。

    一直到宋天雄真的开始不耐烦了,三人这才分开,虽然洪潘甸几番邀请两人前去皇宫,都被宋瑶瑶婉拒了。

    夕阳西下,街道上依旧热闹,或者说更加的热闹,许多白日里只是售卖书记纸张或者精巧制品的店铺挂上了红灯笼,二楼三楼也亮起了明亮的灯盏,咿咿呀呀呀弹唱嬉笑声让这座城换了个气质。

    两人隐了身形在皇宫最高的楼宇顶上看夕阳,宋瑶瑶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云初国是不是太小了些?”

    不过几个时辰就能逛完,人口估计也就五六万。元天大陆再地广人稀这也不太正常,而且这样的人口怎么可能有那么丰富的物质基础来供养,而且一路上基本上没有见过什么农工生产,都是商贾酒肆,出了卖唱杂役商铺人员,似乎居民每天不是吟诗作对游玩赏花就是宴请宾客探讨儒学。

    难道全靠白云石和乾锦贸易?也不太对啊,这两样在宋瑶瑶看来并没有那么大的经济价值,能供养这么多人有钱还很闲。

    宋天雄对她那是有问必答,一般元神大能虽然知晓万物却不会用心留意这些无用的,但是他知她好奇心重又不得离开家族后院,总是喜欢听些外界的事,所以宋天雄倒是会去记这些琐事。

    他抬掌,掌心浮现出一个暗红色流光形成的立体地图。

    这个地图像是一个倒在地上的安拉伯数字八,头尾两个大圆中间一个小圆。

    “这里是云初城,是云初国的国都,实际面积只有云初国的千分之一。东边气候偏风岚国,常年低温大风,不过有丰富的白云石矿。西边有山峦阻挡寒潮,地势下凹,由于西边千里外有大片火山区,那里的热空气汇集过来,让西边多阴雨潮湿,主要是种植乾锦的材料玉竹草。”

    没想到云初国这么有趣,而且国家东西和中间的气候相差如此之大。

    “天天,大家明日去这两处看看吧,嗯...先去东边吧,我想看看他们的矿的质量怎么样。家族近年来出产的白云石质量有些下降了,父亲出来时和我说留意些灵矿.....”

    宋瑶瑶絮絮叨叨的说着,男人将她完全笼罩在怀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夕阳下美艳动人的脸庞,虽然出门jiejie就回关注到别人,但是也会更鲜活更美丽。

    “怎么了?”

    注意到男人在发呆,宋瑶瑶笑着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庞,男人像是大型犬一样摩擦着她的手心。

    “jiejie真好看。”

    “嘴甜可没有点心给你吃。”

    两人说着双唇靠近,在绝美的晚霞中依偎嬉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