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处理

    

07处理



    男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答了:“张贵勇。”

    他是家里三代单传,父母特意起了这个名字,希翼他以后能大富大贵。

    谁知那个人听了之后说:“名字难听,人也没什么用,不如死了。你觉得呢?”

    他转头问身旁的人,那个人是他下属,当然附和着他:“阮先生说得对。”

    张贵勇捕捉到其中的信息,他立即说:“阮先生,我到底哪里得罪您了?请您明示,我以后肯定会改的。”

    阮鹤生饶有兴致地问:“怎么改?”

    张贵勇不顾脸上疼痛,忙不迭说出一长串话,“我从您眼前消失,不对,是从南城消失。以后我每天为您烧香拜佛,保佑您长命百岁,赚大钱。”

    不知是哪句话引得阮鹤生笑了一下,他说:“保佑我长命百岁,赚大钱?”

    张贵勇很快意识到,这是一句蠢话,眼前的人明显不是权势滔天就是家财万贯之辈,再赚大钱还能赚到哪里呢?

    阮鹤生脸上的笑意不见,语气淡淡的,“只有死人才需要人每天烧香拜佛。”

    “阮先生……”

    阮鹤生看他一眼,他的话当即噎在喉中,不上不下。

    周成站在一旁,一直没有他上场的机会,他脑子转得飞快,琢磨着阮先生想听什么,他问张贵勇:“你把你做过的事情讲一遍。”

    张贵勇现在全身剧痛难忍,脑子快要炸开,额头上渗出汗,“我做了什么?你们要听什么。”

    “你为什么今天出现在那,准备干什么。”

    这么一提醒,张贵勇想起来了,他龇牙咧嘴地说:“我在楼下听那群老太太聊天说三栋有个女孩爹死了,她妈改嫁到其他地方,家里就她一个人。我跟了她好几天才踩好点,本来今天准备干她的。”

    说到这,他想起春山的模样,脸上露出yin笑,“那小女孩长得漂亮得很,皮肤又白,cao起来不知道会有多爽。”

    周成久违地感受到低气压,侧目看一眼阮鹤生,他心说大事不好,当机立断吩咐打手,“把他的嘴堵上!”

    这时候张贵勇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额头青筋暴起,浑身骨头断了不少根,每动一次就牵着五脏六腑,撕心裂肺的疼。

    阮鹤生走到他面前,张贵勇仰着头看他,他说:“听说长兴小区有个女孩被强jian,是你干的?”

    嘴被堵着,只能呜咽出声,比噪音还烦人。

    周成也不耐烦了,“是就点头。”

    听了周成的话,张贵勇神志不清地点点头,他想不通这个阮先生为什么非要他死,为民除害那是警察的活。

    他只不过是强jian了几个女孩而已。

    阮鹤生的目光不再做停留,他抬脚往外去,留下一句:“处理干净点。”

    周成说:“明白。”

    一句话定了生死,张贵勇绝望地喘着气,屋顶的吊灯花纹繁复,映在地面就是一张催命符。

    旁边的打手用力的拍拍他的脸,嘲讽道:“你还真是不走运,敢打大家老板女人的主意,嫌命太长吗。”

    三年前张贵勇父母去世,给他留下了南城的房子。半年前他带着一床铺盖从西城回来,实在是混不下去了。

    与其在外地看人脸色,不如回家混吃等死。

    他小学辍学,没有文凭,找得到的工作他不是嫌弃钱少就是嫌弃太累,一来二去什么工作也没找到。

    张贵勇起初干些小偷小摸,偷了钱就买三级片在家里看,每天除了吃睡就是对着三级片撸管。

    想交女朋友,到他的条件太差,但凡有点眼光的女孩都看不上他。

    直到有一次,张贵勇在小区里四处踩点,他看见一楼有个女孩在换衣服,她身材凹凸有致,脸也好看。

    晚上张贵勇做梦都是她。

    第二天他就决定要把那个女孩上了,不然他心痒痒。

    连续蹲了半个月,终于让张贵勇抓住她父母不在的时候。他半夜闯进女孩的家,捂住她的嘴,压着强jian了她。

    晚上太黑,加上女孩过度恐惧,她不记得凶手的长相,张贵勇因此桃之夭夭。

    又过了半个月,从碟片店出来的张贵勇在楼下听见一群老太太聊天,说三栋有个女孩长得特别漂亮,就是身世可怜。爹早死,妈改嫁。

    原本张贵勇以为这次他依然能成功。

    ——————

    叠个甲,编辑本人认为名字只是代号,不存在贵贱之分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