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多余

    

11多余



    春山在极小声地啜泣,她的哭声是压抑的,眼泪滴湿了校服裤子,洇出一片水渍。

    眼前投出阴影,一丝褶皱也不见的西装裤管映入眼帘,春山抬起头,她眼角哭得泛红,鼻头也红红的,像上了胭脂。

    阮鹤生递给她纸巾,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也整齐,春山接过纸巾,擦了眼泪。

    问他:“你怎么在这里?”声音带着哭腔。

    阮鹤生说:“来谈生意。”

    为什么每次和他见面都这么狼狈,春山想。

    阮鹤生永远是沉静的,此刻亦是。春山觉得他忽远忽近,琢磨不清,普通云雾笼罩下的青山。

    仰头看他高挺的鼻梁,薄的唇,线条分明的眼睛,春山想起了嘉悦的话,阮鹤生可能喜欢她。

    于是春山说:“阮鹤生,你抱抱我好不好。”

    她并不抱很大的期待阮鹤生会答应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即使被拒绝,她也能用太伤心了来给自己台阶下。

    春山眼睛如水洗般明净,她的瞳孔中倒映出阮鹤生的身影,他说:“好。”

    她任由着阮鹤生牵起她的手,站起来了也无法和他平视,他要高春山近一个头,明明她也不矮的。

    初春的风带着寒意,春山的手冰凉,阮鹤生的手却很热。

    离得很近,春山嗅到他身上的气味,浅淡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她不反感,这个味道让她安心。

    她从前一直幻想着能和他相拥,这时候真的在他怀里,反而大脑空白。

    春山贴在阮鹤生怀里,在他的胸口,她恍惚间听见到了心跳。

    阮鹤生的怀抱如她想的那样宽厚,温暖。他会抚着她的后背,轻轻拍,似是安抚,春山有种自己是婴儿的错觉。

    哭得太多,眼睛发涩,还痛,春山闭上眼,脸埋在他胸膛,声音闷闷的,她说:“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她说的“他们”自然指的是她的母亲和继父,春山不奢求他们爱自己,只是怎么也没想过会对她这么无情。

    阮鹤生未回答,春山继续说:“嘉悦经常和我说她的父母管她很严,其实我很羡慕。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

    听到她说自己是多余的人,阮鹤生微微叹了口气,他揽着春山的肩,同她对视,“春山,你不是多余的人。”

    春山怕自己溺死在他的气息中,所以避开目光,慌乱中看到他衬衫上泪水的痕迹,她呐呐道:“阮鹤生,对不起。”

    这是她第一次在阮鹤生面前叫出他的名字。

    她话题转得忽然,阮鹤生有些无奈,他说:“你的口头语是‘谢谢’和‘对不起’吗,似乎你总和我说这两句话。”

    不远处启悦酒楼门前看热闹的应倬云下巴差点掉下来,幸好他没做什么,不然今天可难收场了。

    春山最后坐上了阮鹤生的车,两人并肩而坐,周成做司机,在驾驶座开车。

    她偷偷去看阮鹤生,路灯的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显得他的脸庞朦胧而不可捉摸。

    阮鹤生略微一转头,偷看者就被抓了正着。

    他说:“你喜欢偷偷看人吗。”语气中没有责怪,反而带了点无奈。

    春山的话咽在喉咙里,这叫她怎么回答,憋了半天后,她才说:“没有。”

    周成眼观鼻鼻观心,彻底成了透明人,发生什么他都当做没听见、没看见。

    车中一时寂静,春山难以忍受这种诡异的氛围,她想起阮鹤生家里的那张照片,就问:“阮鹤生,你是从哪里来的。”

    她母亲是南城人,父亲应该不是,他也不像是在南城长大的样子。

    阮鹤生说:“江城。”

    “噢。”

    春山听过江城这个地方,在南方,离南城很远,那里有海,有港口,风土人情与南城不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