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同人小说 - 【娱乐圈/主受】重生后被迫成为团妻的日常在线阅读 - if线1故事梗概队友重生黑化日常

if线1故事梗概队友重生黑化日常

    “听舅舅说你最近在追星?”

    “啊,我爸怎么什么都说……既然这样,眠哥!你来看看我爱豆!”

    春节期间聚在老家,和00后的小表妹聊天时,被她眼睛亮晶晶地拿出ipad给她展示她的爱豆。

    他以为她只是单纯的粉上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团,好家伙,女子团体七八个,男子团体五六个。

    “嘶……您够博爱啊。”

    “我只是平等地把爱放在每个漂亮孩子身上而已,不深入不狂热,单纯喜欢他们营造出来的人设嘛,反正内在是什么样的谁又知道呢。”

    小表妹笑眯眯地说,却意外地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凉薄。

    这孩子并不是狂热追星的样子,只是追个乐子,亏他还担心她追星入迷呢,出乎意料地冷漠和理智啊。

    现在的小孩子果然是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能够辨别真芜后便光速地成熟起来,隔着屏幕观摩俊男美女的演出,手上打着“啊啊啊我推超棒”实际上脸上表情一片淡定,像是观摩人类行为的掌控者一般。

    “哥你是不是95年9月9的?”

    “是的啊,怎么了?”

    “我团队长和你不仅是同龄人,而且生日还是8月8,88和99,好吉利的两个数字,你们俩有点缘分啊哈哈哈”

    确实很有缘分,种花人最喜欢的数字大概就是6,8,9了,无论是8月8和9月9都是被很多人羡慕的生日。

    “这个团叫什么名字?”

    “啊~seventeen。”

    “……有17个人?”

    “哈哈哈哈果然每个路人都会问这句话,实际上是13个人啦哈哈哈”

    大概是知道自己表哥对娱乐圈并没有什么兴趣,小表妹给哥哥科普了几个很有名的韩团之后,就懂事地岔开了话题,迟月眠也很快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只隐约对88这个数字有点印象。

    直到重生后来到了韩国。

    ——

    “你生日是8月8日?”

    迟月眠微微瞪大了眼睛,崔胜澈这小子也是练习生,生日也正好是8月8,不会他就是那个队长吧?

    “对呀,怎么了?”

    手里拿着面包啃啊啃的崔胜澈抹掉嘴角的奶油,看着亲故手上剩下的香肠面包,转了转眼睛,嗷呜一大口就咬掉一大半,然后光速跑到迟月眠打不到的地方笑得贱兮兮的。

    ……就这二百五,假的吧。

    南韩团体的队长不是一般都是队内大哥或者沉稳派吗,这小子年龄这么小,性格这么贱,想想也不会是成为队长的料嘛,只是生日一样罢了吧。

    迟月眠笑眯眯地捏紧了手上的面包,将一旁喝完的空奶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出去,直接痛击崔某人的额头,把人砸的大叫一声。

    “嘶——怎么可以动用远程武器!”崔胜澈捂住脑袋,假惺惺地哀叫着,“来一场真正男人之间的对战吧!”

    “别贫了。”迟月眠无语地说,“马上午休时间就结束了。”

    崔胜澈一听又笑眯眯地凑上来,用亮晶晶的眼睛对着他眨巴,把迟月眠眨出一身恶寒感。

    “有话就说。”

    “眠啊,你今天陪我去企业呗。”

    迟月眠疑惑地望了一眼崔胜澈,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崔胜澈见状笑得更开心了,开始吐槽起自己几个练习生同伴。

    “你不知道我之前说我来了个天仙般的同桌,他们都不信,说我太夸张了,我非要把你带过去震撼他们一下!”

    “呀,你都在朋友面前乱说什么呢!”

    迟月眠的脸开始变红,这小子天天在别人面前扯些什么东西,我哪有好看到这种程度,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个自恋狂天天鼓吹自己的脸呢!

    只能说从小身边都是漂亮亲人的迟月眠并没有意识到他家基因有多么出众,他自认为自己长得只能算不错,不能算很优秀,实际上旁人都快羡慕哭了。

    崔胜澈被红着脸的迟月眠晃了一下神。

    自家亲故的脸有多好看自己还是知道的,但是第一次见他从耳垂红到脖颈,长长的睫毛微颤像蝶翼一般,红润欲滴的白皙耳垂让他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喉咙也变得有点哑。

    kiyo……阿眠真的很kiyo。

    他的手不由得抚上了对方的脸蛋,手下的触感是想象中的细腻温暖。

    迟月眠还在疑惑他摸他脸干嘛,就被对方两只手拍在脸上发出响亮一声,还没等他从疼痛感的懵逼中反应过来,对方捧起他的脸不容拒绝地说:

    “你对你的脸有什么误解吗?!”

    “不行,你一定得陪我去p社!”

    “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似乎背后有洪水猛兽一般跑远了,中间还被石头绊了个踉跄,徒留下脸颊被拍的有点疼的迟月眠茫然地站在原地伸出手。

    “……?”

    “神经病。”

    ——

    被带去p社的迟月眠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下练习室的兄弟们都相信了真的有人长得可以让人念念不忘,让自家澈哩替被质疑美貌的同桌打抱不平。

    迟月眠拘谨地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搓着袖子的线头,努力想忽略周围或明或暗打在他身上的视线,略羞耻地埋下了头。

    无论前世还是现世,他都是个脸皮薄的人,跳舞的时候尚且可以全身心沉浸在舞台上,等到观众掌声响起来,听到各种溢美之词还是会感觉脸颊发烫。

    他拽了拽身边还在和其他人聊天的崔胜澈的衣摆,用眼神示意他目前的窘境,想要赶快离开。

    崔胜澈其实现在也有点不自在,大家的目光他都看在眼里,自家亲故的长相确实配得上这样的瞩目,但是自己却有一种藏得好好的珍宝被人发现的不爽感。

    哎呀,自己干嘛非要带阿眠过来,让那群人就这么无知下去不好吗?!

    拉过迟月眠的手想带他出去,却被一群人拦住了,基本都是年龄大资历深的哥哥,崔胜澈只好按耐住看着那群人跟自家亲故搭话。

    “月眠xi是种花人吗?”

    “内,是的……”

    这我不早就说过了吗?有必要再说一遍吗?!

    “大发,早听说小澈有个同桌很好看,月眠xi真的耶啵哒。”

    “啊……康萨米达”

    那你们当时还不信?说什么漂亮啊,这是形容女孩子的,欺负阿眠韩语不好是吧!

    “月眠xi还没好好逛过首尔吧,要加个kkt吗,下次大家可以带你逛逛。”

    这能忍?!

    “不!用!了!”

    崔胜澈忍不住了,他拉过迟月眠的手,皮笑rou不笑地礼貌说道:“阿眠他刚来韩国还没有注册kkt呢,另外首尔我会带他好好逛的,不劳前、辈、费、心。”

    说罢就带着迟月眠出了练习室,直奔企业门外,等到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站定,崔胜澈将自己的帽子按在迟月眠脑袋上,调整了一下位置,忿忿地说道:“那群人一开始跟他们说的时候还不信,现在倒是想跟你打招呼了……你可别理他们……以后出门也戴着这个帽子吧,你长这个样子简直是惹祸……”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太有控制欲了,顿了一下才找补:“就算以后有新的朋友,我也必须是你最好的亲故知道了吗?”

    迟月眠听罢,摸着头上的帽子,笑得眉眼弯弯的,把崔胜澈笑得脸都红了。

    “你笑什么啊!”

    “澈哩闹木kiyo!”

    “呀!不要说一个男人可爱啊!”

    “哈哈——啊!放开我”

    听到十五岁还带着点婴儿肥的男生喊自己是男人,迟月眠笑得更开心了,然后就被崔胜澈扑过来制裁了。小心地避开了手腕,崔胜澈扼制住迟月眠的两只手臂,把人按在了墙壁上,欺身而上。

    “不要再笑了!”

    说罢他才觉得姿势有点不太对劲,迟月眠被他按住动弹不得,两个人的脸凑的极近,眼睛对着眼睛,他甚至可以数清楚对方浓密的睫毛有多少根,清亮的眼眸里也能倒映出他的模样。

    一丝暧昧的气氛在两个人身边萦绕着,两个人的耳朵都渐渐染上了绯色。

    “崔,崔胜澈前辈nim?!”

    物品落地的声音传来,两个人扭过头看见一个矮小的身影站在巷子口,地上掉了个装满拉面的塑料袋,对方白皙的脸上满是震惊。

    哦莫,出事了。

    李知勋觉得药丸,想走捷径省点时间回去,就发现练习生前辈正按着一个人的身影把他抵在墙上。

    霸,霸凌?!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买的东西就因为自己太过震惊无意间松开了手掉在了地上,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两个人都把脸转了过来。他看见眼熟的前辈警惕又狠狠地瞪过来,把他瞪得心一颤,又看到另一位泛红的脸蛋和出尘的漂亮脸蛋。

    大发,好漂亮的人。

    等等,这,这是什么猥亵现场吗?!

    李知勋的心理活动在未来被队友们知道了,包括迟月眠,大家全都笑成一片。只有崔胜澈郁闷地问自己很像坏人吗,李知勋笑着摆手说是因为月眠哥太好看太瘦弱了,第一次见面总会对漂亮无害的人产生好感吧。

    未来的事情暂且不说,现在的年幼勋猫只会颤抖着身子,一边想着我该怎么办,一边想着我要去救人。

    而当事人二位正在轻声对话中。

    “你还认识这么可爱的女生练习生吗?”

    崔胜澈无语地瞥了一眼巷子口的李知勋,把人看得身体一颤,用气声说:“人家是男孩子啊,比我还小一岁呢,这个月新来的孩子。”

    “男孩子?!但是感觉他好像很怕你的样子啊。”

    “莫?我没有做什么欺负过他的事情啊?”

    “你说话离我耳朵远一点,有点痒啊!”

    两人正在窃窃私语,在李知勋眼里就是前辈根本不管他在场,自顾自地把头埋在漂亮哥哥的耳边,狎昵又暧昧地咬耳朵,而被按住的漂亮哥哥似乎是觉得羞耻起来,耳朵泛红身体颤抖起来,看着好不可怜。

    要是让此时的崔胜澈知道李知勋的脑洞,他都得高呼一声天地良心可鉴,实际上是他们两个人都忘了把手放下来。

    李知勋吞了一口唾沫,涨红了一张脸,紧闭着眼捏着手机大喊道:

    “前辈你这样是不对的!再这样下去我就报警了!”

    “?”

    “?”

    崔眠二人大为震撼并不由得松开了手。

    李知勋一睁开眼,就三眼相对,大家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茫然和不可置信。

    坏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可理喻的大误会。

    ——

    “米亚内前辈nim……”

    几乎要将脸埋在拉面碗里的李知勋嗫嚅着说道,脸上全红了,似乎都能看到蒸气从头顶飞出去。

    察觉到有误会的两个人拉着惊慌的小勋猫去了平时爱吃的小吃摊,点了一大堆食物后开诚布公地说清了原委,李知勋感觉自己的脚趾要在地板上扣出三室一厅了。

    迟月眠看着白白嫩嫩的李知勋,自认为是快30岁怪叔叔的慈爱心起来了,他笑眯眯地捏了捏对方的脸,把加了鱼饼的炒年糕推到对方面前。

    “没关系没关系,来吃点其他的,胜澈请客哦。”

    “啊?不不不我自己可以付的。”

    “反正那家伙用两顿饭钱交换让我陪他去你们企业,你吃的又不多,这顿饭本来就该他请,没事的~”

    崔胜澈不爽但点头。

    很快三个男孩子就吃完了所有的小吃,在崔胜澈死盯着的眼神中,李知勋冒着冷汗和迟月眠交换了kkt,就拎着那袋零食跑远了,背影显得有些仓皇。

    “不是说我请吗,怎么提前结账了。”

    崔胜澈踢着路边的小石子,面带不爽地哼哼唧唧着。

    “本来说的两顿饭是食堂或者小卖部啊,刚刚大家点了那么多早超支了。”迟月眠看着撇着嘴的男生,好笑地说:“下次大家俩个人去吃,你请我吧。”

    崔胜澈偷偷拉过亲故的手,捏了捏。

    “好,那就两个人去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