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炮友是初恋在线阅读 - 48 同床异梦(微H)

48 同床异梦(微H)

    凡烈突然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抬了起来,他诧异地看着纪小梅。

    纪小梅深吸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凡烈被她带得起身,还没站直就被一把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他瞪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纪小梅爬到了自己身上,开始动手解他的衬衫扣子。

    “等等……”还没说完他的声音就被纪小梅的舌头堵在喉咙里。

    纪小梅又开始解他的皮带,看样子她很少干这事,拽了好几下都没找到地方。

    “按这儿。”凡烈忍不住教她。

    纪小梅一言不发,很快把他扒光了,然后开始脱自己的毛衣。

    “要我帮你吗?”凡烈慌忙上手,结果被静电啪得一声打了回来。

    纪小梅完全没理会他,三下两下脱完了,赤裸地压在了他身上抱住他。

    “小梅,你在出汗……”凡烈小声说。

    现在这个季节,就算开了暖气,南市特有的潮湿的寒气还是能渗到骨子里。他本想抱着纪小梅钻被窝里热热身,没想到一摸,她背上居然全是冷汗。

    现在女人柔软的两团紧贴他的胸膛,两条又白又滑的大腿夹住他的腰,他却忍不住抬手去摸对方的额头。

    “小梅啊,” 他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生硬,“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我很想要……” 纪小梅的声音像是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下身在他已经翘起来的大家伙上蹭了两下。

    凡烈却觉得她的身体好像在发抖,他按住了纪小梅的肩膀,“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大家也可以改天再……”

    “干我!我……我要你干我……”

    他的话被纪小梅打断,但他感觉怀中的身体颤抖得更利害了,连说话都变得困难。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很明显,纪小梅非常的不对劲。

    凡烈一个翻身把她放倒在床上。卧室里就开了一盏台灯,他还是能看到纪小梅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却被马上挣开。纪小梅侧过去背朝他,把身体像虾一样蜷了起来,脑袋深深埋进一堆乱发中。

    “小梅,你哪里不舒服?大家先休息。”

    凡烈拼命让自己沉着下来,手掌心抚摸着她的侧臂,希翼传递给她一点温暖,“来,屋里冷,大家进被子。”

    他把羽绒被扯过来,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纪小梅猛地坐起来,就这么赤身裸体地奔了出去。

    “小梅!小梅!你怎么了?!” 凡烈反应了一秒,翻身下床追了出去。

    他听见巨大的推门声,然后厕所里传来剧烈的呕吐声。他愈加慌张起来,这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

    他急步走向厕所,里面却传出纪小梅歇斯底里的尖叫:“出去!不准进来!”

    凡烈吓了一大跳,简直不敢相信这尖锐的声音是纪小梅发出来的。他心急如焚,不假思索就推开了厕所的门。

    纪小梅正蹲在马桶前,听到进来的声音,迅速低头转过去背朝他,边擦嘴角边慌乱地往墙角挤去。

    凡烈刚想靠近,她就连连退缩,破了音的嗓子里带着哭腔,“出去!不是跟你说了出去吗?你……你为什么还非要进来?!”

    她终于崩溃地大哭起来,“你为什么非要进来?我现在很难看,很脏,很恶心!你为什么非要进来看我这个样子!”

    凡烈第一次见到这样失控的纪小梅,他现在没有余力去分析这是不是跟她的过往的某些遭遇有关,他只觉得心脏那个地方,疼得让他几乎站不直身体。他毫不犹豫地上前蹲下,紧紧抱住了纪小梅,无论她如何挣扎也不肯松手一分。

    折腾了半晌,纪小梅的哭声终于微弱下来。

    凡烈摸摸她的后脑勺,“小梅。”

    他感觉怀里的女人喉咙动了一下,但是没发出来声。

    “小梅啊,”他继续抚摸她的头发,“吐有什么脏的,屎我都帮你擦。”

    纪小梅身体抖了抖,埋在他怀里挥拳打了他两下。

    他知道他又得逞了,于是趁胜追击,“我快冻死了,大家一起洗澡好不好?”

    纪小梅没有马上回应他。

    他赶紧补充:“正经澡!”这是实话,今天这情形他也下不去手。

    凡烈把纪小梅抱到浴缸里,拿着喷头小心地用热水浇过她的脸,手掌轻轻上下揉搓着她的身体。

    纪小梅也不知道眼泪止住没,怔怔地盯着他。

    他忍不住捏了捏她湿哒哒的脸颊,笑道,“好像在给狗洗澡。”

    纪小梅嘴角抽动了一下,伸腿用脚趾点了点他身下半硬的大兄弟,“那它怎么办啊?”

    “啧啧……”,凡烈感叹,“纪小梅,你要再敢碰它,我他妈……”他打住了话头,“别碰它,一会儿就下去了。”

    冬日温暖的被窝里,两人紧密地贴在一起,各怀心思地睡去。

    早上凡烈是被床边咚的一响惊醒的,他睁开眼睛就看到纪小梅正卖力地把寄存在他柜子的那个纸箱子往外拽。他心里一惊,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纪小梅眼睛毒辣,说不定光靠盖子拧紧的力度都能发现他动过这个画筒。

    看见他醒了,纪小梅有点不好意思,“我想把东西拿回去,谢谢了啊。”

    他迅速镇定下来,慢吞吞地下了床,把她的手推开,一胳膊又把纸箱推了回去。

    “你……”纪小梅有点气鼓鼓的。

    凡烈戳戳她的腮帮子,“非得今天啊,你昨天都弱鸡成那样了……”

    他仔细观察纪小梅的脸色,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不是着急用,你先好好休息,改天我给你送过去。”

    纪小梅嘴巴动了两下,像在抗议,但最终还是屈服了。

    “好的,”她点头,“不过,我在想……”

    她慎重的脸色引起了凡烈的重视。他坐回床上,低头看了清晨的小伙伴一眼,把被子拽过来一个角盖上两腿之间,然后两手搭在大腿上,十指交叉,做好了倾听的准备。

    纪小梅感激地冲他笑了笑,“我想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凡烈蹭地站了起来,又被她按回去,“不是……不是真的分开,就想跟大家前段时间一样,每天发发微信什么的,只是不急见面。我……我可能现在有一些……一些心理上的压力,能让我稍微缓一缓吗?”

    纪小梅一向沉着,但此时竟然露出了紧张的神色,她不断用试探的眼光打量着凡烈的表情。

    凡烈并没有马上质问她原因,只是皱紧眉头盯着她。

    什么压力?到底发生过什么?

    他嘴角微动了几下,几乎就要冲口而出,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纪小梅见他不说话,又急忙补充道,“其实下周我爸妈也要来南市玩几天,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让大家……”

    “行。”凡烈突然开口,“缓缓也挺好的。”

    他摊摊手,“我说过,你在我这,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做。”

    纪小梅上前给了他一个感激的拥抱。

    凡烈侧头亲了下她的嘴唇,“小梅,别让我等太久。”

    凡烈没想到,纪小梅能让他等这么久,一个月了,他还在跟这个女人搞同城异地恋。

    这段时间他听小月给他上课,时不时订花送外卖到她企业,还给她们全组人送奶茶,刷爆了存在感,可纪小梅始终淡淡的,连道谢都透着那么些距离感。

    凡烈越来越沉不住气,他太想纪小梅了。一直以来他也不是没有过空窗期,但吃到嘴里的糖再被拍出来,放到眼前馋着,那滋味真是太不好受了。

    这天他从下午就开始烦躁不安,看哪儿哪儿不顺眼,小月给他办公室里送文件都是趁他去厕所的当儿。

    外面天越来越昏暗,企业里就剩凡烈一个人。

    他靠在椅子上转了一圈。

    “小梅现在在干什么?还在企业吗?她不会又病了吧?”

    他又转了一圈。

    “还是……这回她真的被我干够了?”

    回想起上次推开厕所门看到的光景,他终于按捺不住站了起来,迅速拿起手机,在以前他带纪小梅吃过的那家私房菜馆子订了个取餐。他记得她好像很喜欢那里的口味。

    《外卖小哥腹肌过于优秀,上门送餐被寂寞都市白领推倒》,他兴致勃勃地在脑子里安排上了小影片,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一阵风地出了门。

    他悄不留丢地把车开到纪小梅住的小区附近停好,提上还热乎乎的几个菜,熟门熟路地跟着别人后边进了小区。仰头一看,纪小梅屋里灯是亮的,他一颗心放到肚子里,跟着几个这里的住户,大摇大摆地进了电梯。

    这一路上他琢磨了好几个方案,总之,先投喂美食打开僵局。如果气氛还可以,纪小梅状态也不错,就来一场带劲儿点的;如果她还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就服个软,撒个娇,来一场温柔点儿的;如果她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就只能搂着带她一起玩鸟儿喽……

    妈的!反正他今晚是要把纪小梅办定了!

    凡烈咬牙切齿地从电梯里出来,到门口又心跳加快起来。定了定神,他按下了门铃。

    他觉得好像等了一个小时,门终于开了,可他的表情还没来得及调整好就凝固在了脸上。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上下一套的棉绒睡衣,警觉地看着他问道,“你找谁?”

    凡烈往屋里瞟了一眼就知道不对了,各种家具跟杂物堆得满满当当,还有一辆小小的脚踏三轮车。

    他心里拔凉,但还是不死心地问道,“不好意思啊,请问您知道以前住这的那个女的搬去哪儿了吗?”

    男人看他态度挺好,声音放松了一些,“那不知道啊,大家去年就搬过来了。”

    凡烈一拍脑袋,说了声“谢谢”赶紧转身走了。

    是啊,纪小梅调回总部时以前那房子肯定是退租了啊!

    他提着一兜子渐渐冷掉的菜走着走着,越想越不是滋味。纪小梅这次回南市后,居然连住处都没告诉他,在她心里面自己到底算什么?她又想干什么?她还想有什么?

    凡烈一个人回了家。他打开灯,从来没觉得家里这么空旷寂寥过。

    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瘫进沙发里,掏出手机打开和纪小梅的聊天界面。

    这会儿他心里堵得慌,但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形他的一个小小动作都可能会让对方做出过激反应。

    犹豫了半晌凡烈还是按捺下了冲动,他无聊翻了几页朋友圈,又切到那个Ume的FaceBook账号,想着要不要注册个小号试探一下。

    然而主页出现的瞬间,凡烈僵住了。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几乎忘记了呼吸。

    画稿更新了,就在两周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