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忠犬不好养(GB/影卫忠犬受)在线阅读 - 9、小皇帝的私心

9、小皇帝的私心

    十九浑身一僵,一下子从脖子红到了整张脸,然后又瞬间苍白了下来。

    “主人说……罚……”他咬了咬唇,后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现在外面倒是挺冷的,不过你有内力傍身也没什么问题,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主人,您要不试试属下做的鞭子好不好用。”十九硬着头皮讨饶,他自然不怕冷,可他宁愿挨几百鞭子也不愿光着身子在外面呆一晚上。

    雨千寻挑眉看着他,不发一言。

    十九没抗住,俯身低下头去,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第二下还没着地,就让雨千寻呵斥住了。

    搁以前他绝对不敢这么讨价还价,雨千寻默默反思到底她将人惯成什么样了?最后得出结论,她乐意!

    那晚十九到底是没被赶出去晾一晚,至于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

    大婚之日,眨眼即到。

    雨千寻和黎十九一样的婚服,繁复却也不失英气。

    天地高堂一一拜过后,两人一起去皇祠祭拜。等回来已经到了傍晚。

    慕容青,白慬愫和雨蜃上午受过敬拜之后,下午已经启程赶往凤天之北的玉峰山脉去祭拜慕容颖了。

    玉峰山窟里存着慕容颖的遗体,受玉棺封存可保万年不腐。慕容青、雨蜃每三年都会去看望一次,一去就是半年。白慬愫自然不能忍受跟慕容青分开半年,所以每次都死皮赖脸的跟着去。

    雨千寻和雨千陌就去过一次,然后就再也没去过了,那种时刻属于上一辈的人,他们又怎么忍心打扰?

    但就算重客都走了,还有比较重要的几桌宾客需要雨千寻和黎十九一一敬酒。等轮到云泪语时,雨千寻和他的杯子刚碰在一起,匕首乍现,云泪语突然发难,持匕首刺向雨千寻腹部。

    雨千寻侧身躲开,看着双目一瞬间呆滞起来的云泪语,皱起眉头,这明显是被人控制了。

    院子里出现了一群黑衣人,目标不明确,好像没有目的只为杀戮。

    为了保护好宾客,雨千寻立即命令护卫护着宾客退向内室,并令他们做好防线。好在院子里除了两个凤卫还有黎十七和雨千陌在。

    但雨千寻怕伤到被控制的云泪语所以一直压着几分力,黎十七和雨千陌暂时被对方不要命的打法给缠住。十九跟一个黑衣人打的不分上下。场面一时有些僵持。

    这分明是自杀式攻击,而且对方对宾客的兴趣不是很大,这样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啊?雨千寻一边应付着云泪语,一边琢磨着形势。直到一阵模糊的铃声传入她的耳朵,顿时,她脸色一变冲雨千陌喊道:“这里我顶着,你抽身回将军府。”

    这些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拖住她和雨千陌,他们 的真正目标怕是在将军府。

    雨千陌脸色也沉了下去,刺死身边的敌人,看了十七一眼,见对方没有吃力的表现,他开始摆脱黑衣人的缠斗,往将军府赶去。

    两刻后,雨千寻找准机会一击正中云泪语的xue道,直接让他昏了过去。

    当雨千寻把目标转向黑衣人时,形势完全压了下来,不一会敌人就只剩下了与十九交手的那个黑衣人。雨千寻心知能在十九手下硬撑到现在的人物身份必定是这里面最高的,她想要抓活的。

    对方似乎也看透了她的想法,他当然不会配合,而且也知道是逃不出去了,所以自己撞到了十九的剑上,然后死了。

    一场好好的婚宴全让人毁了,雨千寻自然是非常恼火。这笔账她会好好与幕后主使清算的!

    云泪语被控制一事,雨千寻直接让人翻了宋莹的底,一查到宋莹跟千逸皇室有牵扯,雨千寻直接动用了刑讯。等刑罚上了大半,她终是没撑住交代了,她的确在云泪语体内下了蛊,那天的事的确是千逸谋划的,目的是为盗取将军府的要文,但没能成功。

    虽然这一切的确很合情合理,但雨千寻始终感觉不对劲,宋莹临死前那诡异的笑容让她浑身不舒服。

    而且不但如此,雨千陌这两天也总是怪怪的,总好像是有话想对她说,但却什么也没说。她问他,却什么也没问出。

    这些事加在一起,直让雨千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让她的心情特别差。

    偏偏还有人这个时候往火焰上扑,呵呵,那也真是找死了。

    雨千寻将奏折往桌案上一拍,看着白幕涯冷冷的说道:“你是赞同这些人的请奏?”

    白幕涯讨好一笑:“哪能啊,涯儿听jiejie的,jiejie想怎么做,涯儿就怎么做!”

    雨千寻指了指奏折,眼里的厌恶与烦躁明显的很:“礼部侍郎脑子不太好,这个位置怕是做不了了,贬到偏地,永世不得回圣火城。至于那些复议之人,全都拉倒朝殿杖责,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哪了,什么时候再停。”

    一群蠢货,想踩十九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白幕涯低头应是,遮掩了眼里所有的情绪。直到雨千寻离开,他才抬起头,将桌子上的奏折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为什么你看上的都是这种货色!云泪语一个蠢货,黎十九身份卑贱,这让我怎么能甘心呢?这让朕如何甘心!”

    一掌重重的拍在案上,白幕涯觉得自己快忍不下去了。他一直担心雨千寻会因为年龄问题,把他的话当成小孩的戏言不放在心上,他更担心自己表明心意之后雨千寻放在心上了,然后躲着他避着他。所以他一直忍着爱慕,只是装作对jiejie的亲近,却从不说一句暧昧的话。

    可那场大婚让他嫉妒,让他失控,所以明知道是徒劳无功,他还是暗中让礼部侍郎拿婚宴上的刺杀说事,让他请奏降黎十九的位分。

    他很早就清楚了,雨千寻是和母后一样的人,她们都不会甘心被束缚的,她们更不喜欢别人的手伸得太长,所以他能容下黎十九。

    他要的不多,只要她不立正妃,日后能接纳他就好。可嫉妒却是怎么也无法磨灭的……他已经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忍下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