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锦国公主巡游yin事在线阅读 - (免费)被迫献舞遭嫌弃使臣刁难捆绑陪酒

(免费)被迫献舞遭嫌弃使臣刁难捆绑陪酒

    大太监细着嗓子朝里头高喊着:“四公主到~~~!”

    不一会儿,来了两名蛮夷男子将门打开,玉华本以为是随行的所有人都一并进入,没曾想大太监微微俯身,只让几名侍卫领着自己孤身一人前去招待。

    “公公,不如一同入殿?也好照拂一二。”她绣眉清拧着,捋了捋垂落在脸庞的发絮,想遮掩几分忐忑,初次经历这种番邦友好的召见场面,其实心中半点无墨不知如何是好。

    万一使臣们相谈不悦,回去向上几分添油加醋,锦国周边岂不是又要民不聊生?

    大太监轻轻一笑,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四公主不必多虑,往常这种召见也并非第一次由宫里的女眷相会,虽然同男子有些差异,但女眷陪客反而更为容易些,只需让使臣们尽心而归,随性玩乐开就行。”

    玉华仔细思索片刻,无非就是吃喝玩乐,她是四公主,一会儿瞧见使臣以后,看看他们喜欢看舞还是听琴,再将宫里的乐官召来也不迟。

    “既然如此,就有劳公公等候了,玉华一定尽快完成父皇的叮嘱。”

    数十名大汉在里头等待许久,总算看见四公主姗姗来迟。

    果如传闻所言,公主恰似天仙下凡,她面容端庄肃穆,宛若天上皓月,散发着阵阵清香和丝丝冷意。

    雪白的酥胸大半裸露在外,锦衣罗裙,身姿婷婷袅袅,少女小腰轻摇,盈盈可握,实在是妩媚动人,香艳至极,许是小公主身体娇柔,竟需侍卫搀扶。

    大汉们争相拥挤着,想一睹芳容,这些人全都人高马大,容貌凶悍,又毛发狰狞,看起来着实让她有些害怕,可为了皇家礼仪,还是尽力挺着胸脯,做出端庄婉约的模样。

    玉华公主进入殿内,环视一番,前头几个大汉衣着模样看起来都相对华丽,应该就是几位使臣大人了,其余的都是陪同而来的侍卫。

    “见过诸位,父皇国事繁忙,此次由玉华代为款待诸位,还请诸位不必拘谨。”

    领头的使臣见小公主在主座上,虽然身姿端庄秀丽,但面容青涩娇柔,气场全无,而且衣着暴露色气逼人,可人得紧。

    “不愧是锦国的小公主,不仅长得美,声音也让人听得骨头发软,尽兴自当尽兴的,不知小公主可会唱曲呀?”

    此人定是使臣领事,他说话的时候其余大汉并不插话。既然问本公主是否会唱曲,那就喊唱曲的宫人来。

    “使臣喜欢听曲,玉华马上让他们去把宫人请来,务必让使臣尽兴。”

    一听小公主这话,一众大汉纷纷怒目而视,领头的一点颜面不给,嗤笑着说道:“哼!往日女眷接见大家,都是由位份最高的人亲自招待,怎到了你这里,就要请宫人?小公主是不愿给大家唱曲了?咱们胡兰一族同锦国交好数十年,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不懂邦规的女人。”

    这话不可谓不严重,她听闻后心里猛得一沉,连忙站起身走到使臣面前。

    娇俏的小公主面露慌乱,带着歉意福了福身,白嫩的酥胸露出漂亮的沟壑,在座的男人们都目露yin光,口齿生津。

    “使臣莫怪,是玉华年幼无知,并非玉华不愿唱曲,而是玉华不擅此技,还请使臣见谅。”

    大汉摸了摸胡须,凑近了公主的小脸,“既然不会唱曲,那可擅长跳舞?要不舞上几曲也勉强尚可。”

    “这……”没想到不擅长唱曲,还要献舞,可自己那点皮毛舞技,若舞得不好,可如何是好。

    “使臣大人,玉华自幼习舞不精,怕是扫了诸位的兴致...”

    还未等她说完,大汉摆了摆手往席上一坐,“小公主莫要谦虚,精不精的,再说,但跳不跳,是贵国招待大家的态度,还是说,小公主要因为一支舞,觉得委屈你了?干脆让咱们兵戎相见来评评是非对错?”

    哪有因为一支舞就要打战的,父皇如果知道了,定会责怪,也无法向子民交代,既然逃脱不过,跳就跳罢。

    “既然如此,玉华献丑了,还请见谅。”

    大汉们纷纷落座,等待公主的美人一舞,随后侍女们送上瓜果酒水,还在每位将士身边倒酒陪笑,此番景象和那坊间陪客的莺莺燕燕们,别无二样。

    玉华公主看着周围咄咄逼人的态势,自知是难逃一舞,也不做挣扎,随着乐官们缓缓弹奏起的乐章,轻盈的舞动着。

    锦国国风典雅,公主从小学习的舞蹈灵动飘逸,娇柔婉约,在皇宫里也颇受夸赞,但胡兰族天性放荡,塞外草原上的女子又奔放热情,哪欣赏得了这样矫揉造作的舞姿,纷纷觉得的扫兴无比,没一会儿就拍着桌子嚷嚷着停下。

    “跳又跳不开,舞又舞不起,原来你们锦国就是这样招待贵客的,当真是扫兴至极。”

    随着一个大汉的撩拨,几乎所有男人都三言两语的呵斥着,小公主双颊泛红羞愤难当,这样当面被外邦使臣嘲笑,不仅自己颜面全无,还让锦国蒙羞。

    “是玉华学艺不精,扫了诸位的兴致,还请大人们稍安勿躁,玉华定会尽力弥补的。”

    这里除了宫人就是侍卫,没有一个人可以来帮她,不管接下来的事情有多少艰难险阻,也只能靠小公主自己稳住局面。

    只见使臣眼睛将小公主浑身上下扫视了一阵,默不作声许久之后,才微微地道出一句,“大家胡兰素爱饮酒,既然公主这也不行,那也不精,干脆陪大家喝喝酒吧,不醉不归如何。”

    仅仅只是饮酒而已,如此简单,本以为会被刁难,小公主喜出望外,“陪诸位饮酒作乐乃玉华应当的,定陪大家一醉方休。”

    “好!小公主爽快人,那就请小公主坐好了,由大家胡兰的男人,亲自为小公主倒酒。”

    领头使臣唤出两位大汉,一左一右将小公主按在主座上,娇小的美人在他们面前如孩童一般,挣扎不得。

    “啊...使臣大人,这是作何!”

    只是喝酒罢了,为什么要让人按着自己。

    没想到接下来大汉们拿出绳索把小公主的四肢都捆了个紧实,不仅两手挣脱不开,就连双腿也大张着固定在两旁,无法合拢。

    属下们纷纷端上一坛坛烈酒,放置在小公主身边,他们面露yin笑围着她。

    “小公主不是答应了要陪大家喝酒吗?大家胡兰喝酒就是这样喝的,女人为酒器,由大家自行畅饮,希翼小公主不要先醉了才好。”

    原来陪自己进来的侍卫以及刚才的宫人,早就退下不知去了何处,现在若大的主殿内,只有她孤身一人和一群番邦蛮夷。

    柔弱无依的四公主被一群大汉围着,漂亮的杏眼里蓄满了泪水,全是惊慌失措的无助。

    “大胆,我乃锦国四公主,还不快松了我,担心我父皇盛怒之下同胡兰开战。”

    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哈哈哈,小公主当真不知道,你锦国把你这个女眷送来,就是给大家玩乐的,往常女眷来招待,有官员夫人,后宫嫔妃,不过还是第一次由皇帝的女儿来陪客,瞧瞧这嫩模样,果然不通人事别有一番风味。”

    “不知道下面那处逼xue装满酒的时候,是不是也比起从前那些女人更为醇香诱人啊。”

    这群蛮夷男人不仅行为乖张举止粗鲁,连说出的话也污秽下流,多听一句都觉得耳朵要被染脏了。

    玉华甩着脑袋想将他们说出的污言秽语给赶走,大声叫喊着侍卫来救驾,但周围除了自己的哭泣和这些蛮夷的调笑声,竟再无一人前来。

    “听闻小公主前些日子刚被锦帝cao过,定是尝过其中乐趣了,但锦国男人身体瘦弱,哪有大家虎背熊腰刚猛无比,一定让小公主尽兴而来,乘兴而归啊。”

    “哈哈哈哈....”

    原本用来招待使臣的话,现在转而用在了自己身上,玉华小公主瑟缩着身体,默默地流着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