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狗血小脑梗rou铺点心在线阅读 - xue里流了白色液体,让夜渊扒开检查/指jian,被苏启看到

xue里流了白色液体,让夜渊扒开检查/指jian,被苏启看到

    “苏师弟,我有些事找夜师弟,大家等会再动身吧。”

    诗音同苏启说了声,就拉了夜渊,到了一个僻静所在,当然这里本来就没什么人,很安静。

    只是她要说的事挺难为情的,下意识找了个有遮挡的地方。

    在一颗三人合抱那么宽的大树后面站定。

    “怎么拉我来这里,是想……”他一个倾身将诗音抵在树上,哑着嗓子逗弄调戏她。

    他最近有了一个新爱好,就是看她被自己弄得面红耳赤、无所适从的羞涩样儿。

    这次诗音却没有红着脸骂他‘下流、无耻’,反而惨白着一张脸,忧心道,“我好像生病了……”

    他一怔,正色道,“什么病?”不怪他这么紧张,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又不太会医术,不是大病还好,要是……

    “是……是……”诗音这会却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嗫嚅许久都没说出口。

    那个地方生病,她怎么好意思对一个男人说,可是,这里有没有大夫,且比起苏师弟,夜师弟对这方面知道的应该多些。

    听她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夜渊眉头直皱,又担心她的病况,耐着性子问,“到底是什么病?别怕,说出来我帮你看看。”

    “……流了好多白色的液体。”声音细弱蚊蝇,若不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寸,他还真听不清。

    不过,听清了也没听懂。

    “什么?”

    话说出一半,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为情了,诗音深呼了一口气,把难堪的情绪压下去,尽量把事情说清楚,“我生病了,夜师弟,下面流了好多白色的液体,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已经好几天了。”

    一开始感觉下面有东西流出时候,以为是她又流yin水了,这段时间被他们前后夹击,经常弄得yin水连连,有时甚至他们一靠近,她就自动流水了。所以,症状开始的时候,她也以为是yin水。

    可是,擦拭的时候,却发现颜色不对,她的yin水是透明的,哪里是那种乳白色的白?

    以为只是偶然一次,可谁知道,接连好几次,她醒过来走几步就有那种东西流出来,有时多有时少……这才后知后觉知道自己生病了,还是那里,真的好难以启齿。

    夜渊愣了好一会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想笑又不能笑,被憋得肩膀微颤,他以为真的是什么利害的病症,没想到、没想到……

    看来是他们清理的时候没清理干净。

    那次拉伸之后,他们试验过,发现是诗音身体恢复力太强,这才是他们做的那些事不被发现的原因,换做一般人,他们第一次cao了她嘴巴,就该有不适了,可是诗音没有。

    而且cao入她的逼,比吃她的阴水效果要好得多,还能温养经脉,化解因吸取此地灵气产生的戾气……

    那以后,两人cao她就顺理成章,做起来越发大胆,他们每晚轮流cao她的逼,还都把jingye射在了里面,当然事后肯定会清理,只是现在看来,有些射得太里面,没清理干净。还流了出来,被她发现,可是,她被天族养得太过纯洁,又没(醒着)经历过情事,没看过他们射精,所以连男人jingye都认不出来。

    也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身边的两个男人早就迷jian了她,还把jingye射在了里面。

    见她一双水眸戚戚然地望着自己,他便收敛思绪,柔声道,“什么时候发现的,怎么不早告诉我?”

    “有好几天了,我怕……我得了脏病……”她说出自己的猜想,话没说完,就隐隐错错抽泣起来。想来就委屈,她明明就还没和人发生过关系,怎么突然就有了脏病呢?可,不是脏病,又是什么呢?

    “所以不敢告诉我?”他接着她的话说,又明知故问道,“那现在告诉我是为了什么?”

    她止了泣声,只胸脯还一抽一抽的,“……我想请你帮我看看。”

    “好。”夜渊唇角微勾,让那张俊脸上满是惑人的魅力,他难得笑得干净温柔,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把裙子撩起来,我给你看看。”

    诗音被他的笑烫得脸一红,要是,她真得了脏病,她该怎么办,他又怎么看她呀。

    心里乱七八糟,小手却听话的把衣裙撩起……

    他褪下她的亵裤,裤裆上沾了黏腻的白灼,腿心也黏糊糊的,不知道是他和苏启谁的,呃,昨晚他们两个都射在了里面,估计两个都有。

    “夜、夜师弟……怎么样了?是不是那种病?”声音羞涩有几分难为情。

    虽然这里早被他看过,也摸过了,但是,被他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还是有些不自在,何况,现在那里那么脏。

    “应该不是,不过,女子的体液应该不是这种颜色,具体是什么,需要好好再看看。”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到嘴边的rou不吃,这就不是他了。至于未来,她发现他骗她,那是未来的事。

    听到不是那种脏病,诗音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又听他还要帮她看,欣喜之余有些羞涩,“……夜师弟,你看吧。”

    夜渊拿了干净的丝帕,仔仔细细将糊在她yinchun和逼口的jingye擦拭干净……

    “夜师弟……我、我站不住了。”那里被他那样轻柔的擦拭磨蹭,双腿发软颤抖,她用力扒着树,才没直接软塌下去。

    “躺下……”

    夜渊脱了外袍铺在地上,扶着她躺下,又让她两腿张开。

    这样张开腿躺着,诗音好生羞涩,“夜师弟……”

    “不要害羞,这是帮你检查的正常步骤。一会儿哪里不舒服跟我说,让我仔细看看。”

    或许夜渊公事公办正二八经的态度影响到她,她沉着下来,放松的张着腿任他检查。

    他跪在她腿间,力道轻柔地抚摸勾弄她的yinchun瓣,两片闭合的小yinchun被他分开又一一拉展开……似是观察得极认真。

    最后竟然将两片花瓣含住拉扯,舌尖轻抚过花瓣的每个角落,极仔细认真的在检查是否有不妥……

    “啊哈……夜、夜师弟,怎样啊……”被他含住yinchun的时候,诗音就哼哼出声,呻吟不止,感觉他停了下来,压抑着呻吟问他。

    “花瓣粉嫩有弹性,正常。”他这样评价道。

    “那……呀啊……”

    他牙齿轻咬着圆润鲜嫩的阴蒂,舌尖又轻触逗弄片刻,把那阴蒂玩得鲜红微肿才松口,汇报检查结果,“阴蒂圆润红嫩,鲜嫩敏感,也很正常。”

    诗音被玩得上气不接下气,喘着气道,“那、那是哪里不对?”

    “可能是里面不对,我再看看。”他用两指微微撑开流着水的逼口往里面瞧了瞧,这样看去能看到些微微蠕动嫩滑的媚rou,不过,看不到里面,“不行,这样看不到里面,要检查里面的话,我需要把手指插进去看看哪里不正常,你愿意吗?”

    “那就插、插进去吧……”只是检查而已,她将头别到一边,这样说道。

    yindao被异物侵入,她下意识收缩咬紧……

    “放松,这是在给你检查,夹太紧我不好动了……”

    诗音努力让自己放松,配合他的检查,夜渊又加了一指,两指在里面东戳戳西弄弄,整个xue都被他戳遍了,还问,“这里有不对吗?……这里?……这儿?……”

    诗音低低呻吟着,她已经无法回答了,里面被插得又爽又痒又空虚,要是再多根手指会怎样?

    “啊!……”手指不知道戳到了哪里,诗音一下子被戳得尖叫起来,下面一下子把他紧紧夹住。

    “好像是不对。”

    夜渊这样说着,然后对着凸起的那点猛地直戳戳,直把诗音戳得挺胯抬臀、腰肢乱扭,大声yin叫出声……

    “啊啊啊……不是那里……别、啊别戳了呃啊……”

    “我说怎么这么久,居然是躺在这里被师兄玩。”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启突然到了两人身边,他似乎对于两人玩游戏不带他,有点不高兴,伸出两指直接挤开被夜渊两指捅插得湿润软绵的xue口捅了进去……

    “嗬啊……”

    苏、苏师弟!

    四根手指,好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