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清纯大小姐的奴妻生活在线阅读 - 2被父亲的皮带抽的满地乱爬,抽奶子,抽屁股,偷窥父亲zuoai潮喷

2被父亲的皮带抽的满地乱爬,抽奶子,抽屁股,偷窥父亲zuoai潮喷

    顾砚承不止顾翎一个骨血,有几个私生子女养在外面他懒得带回来,连族谱都懒得让人入。

    顾翎再不合她心意,他跟白翎也有一段情分在,顾翎的名字还是他取的。

    只不过白翎傲气,眼里揉不得沙子,出生卑贱的贫困生,靠领顾家的助学金长到大,受他们家资助学了芭蕾,考上舞蹈学院,很不容易,愈发不愿意放弃事业。

    顾砚承原本看不上她,后来逐渐被白翎的努力上进打动,动了心,跟人谈了正经的恋爱,不顾家族的反对,跟白翎领了结婚证。

    这段婚姻不被任何人支撑,甚至白翎也很不想要,全程是顾砚承的一厢情愿,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也不算过分。

    白翎事业心强,模样看着柔柔弱弱的一张美人脸,性格却十分强势,婆婆对她诸多不满,她也十分不屑,婚姻生活更懒得经营。

    顾砚承算是低娶,原本以为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白翎却天天往外跑,哪怕生下顾翎后心也不在家里,不懂得笼络位高权重的丈夫,外面的美人成堆的往顾砚承身上扑,顾砚承没忍住出轨犯错。

    白翎知道后更加不屑,哪怕丈夫没心纳妾,她也受不了这种勾心斗角的豪门生活,果断离了婚,去追求自己的芭蕾事业。

    外人并不太清楚这段,传出去的八卦大多是白翎出生卑贱,没有娘家的助力,很快被顾砚承抛在脑后。

    毕竟男人只要有钱,什么样的美人睡不到,白翎再美,也新鲜不过几日,顾砚承之后的出轨,更坐实了这件事。

    顾砚承和白翎离婚后,下一任老婆沈青瑜出生名门,虽然门第比不上顾家,但也算是大家闺秀了,于是外人都道寒门出生的顾翎没法坐稳豪门太太的位置,没钱没手腕,只靠一张脸肯定是不够的。

    但只有顾砚承知道,他在这段感情中有多被动,和白翎恋爱是他主动,和白翎结婚是他主动。

    甚至连那个孩子,都是因为他偷偷扎了避孕套,没日没夜的找白翎做,白翎怀上无可奈何才生了下来。

    白翎性子高傲,顾翎长相算是她翻版,顾砚承养她到大,六岁送她去学芭蕾,以为能养出一模一样的白翎,没想到最后却养出没用的废物种子。

    母女两的性格完全是极端,顾砚承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尤其是发现顾翎爬他床的那个早上,他的火就没消过,巴掌一个接一个的往顾翎脸上挥,揍得女孩漂亮的脸蛋一片淤青红肿。

    女孩赤裸着身体,想要抓住被子往角落里缩,被她高大的父亲拎着脖子往地上扯。

    她哭,她说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却被高大的父亲强硬的拖拽出来,皮带带着刺耳的搜啪声,往她娇嫩的背上甩,一下就是一道红印,她哇哇的哭,疼的哭出来。

    皮带啪啪啪啪的响,抽的她不停的爬,想要躲开,她像是最下贱的蝼蚁,被奴隶主手里的皮带抽的乱爬。

    男人抽她背部,她痛的翻身,那层薄薄的胸乳就要被皮带吻上,那里更不禁打,薄薄的一层乳rou,撑死了B杯,两团小小的rou,拢到一起都没多少,被父亲手里的皮带狂抽。

    她哭她叫,哭得越狠男人揍得越狠,这不是她第一次挨打了,却是第一次被男人用皮带抽这个地方。

    从前做错事了她都是趴在父亲膝盖上,被父亲脱了裤子内裤,用手鞭笞她的臀部。

    有时候会用皮带鞭子戒尺之类的,她从前只觉得痛,时间久了却又愿意被父亲抚摸,父亲有力的巴掌带着热气,抚摸她冰凉的臀面。

    她觉得很舒服,有种被爱的感觉,虽然很痛,但她想被父亲摸,想趴在父亲的膝盖上,然后为了这点爱抚心甘情愿的挨打,甚至把屁股送到父亲手边给父亲抽。

    父亲并没有体贴她的乖巧,反而随着她年龄越来越大,下手愈发的重了起来,从前是手,后来是戒尺,再后来是皮带,她裸着屁股被父亲抽的直哭,连凳子都没法坐。

    更可怕的是,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她逐渐察觉到身体的异样,父亲每次教训她的屁股,她下面都有感觉,会忍不住缩紧,流水。

    她渴望父亲的触碰,她暗恋了父亲很久,在可恶的继姐爬父亲床之前,就已经想做父亲的女人,她不再想做父亲的女儿。

    她偷偷看继母和父亲zuoai,看到父亲那根粗大的jiba爆cao继母的松垮红逼,继母sao逼被cao得喷水,水喷的太多,两瓣saorou都快夹不住父亲的大jiba,她看的眼馋,下体忍不住流水。

    她躲在衣柜里面,脸贴着继母的胸罩,身体软的坐不住,透着衣柜那道缝,忍不住抚慰自己的sao逼,那里在流水,也渴望jiba的cao,但是父亲根本不cao她,只cao继母。

    父亲嘴里骂着继母松逼,耳光照着继母脸上打,让继续夹紧,继母也是个sao货,被打耳光sao逼反而喷的更加利害,哗啦一股yin水,喷溅而出,直接喷在父亲的脸上。

    然后被父亲翻过来更用力的cao,大jiba进进出出,啪啪啪的caoxue声越来越响,她听得浑身火热,在衣柜里闻着继母的奶罩,当场潮喷,水哗啦啦的往外淌。

    她捂着嘴不敢叫,内裤裙子却被喷的湿透,幻想父亲什么时候来cao她。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