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兄长

    晚餐在一片安静祥和的氛围中度过,有戚博在一旁打岔,戚恒宇也没有再对戚萱说什么,临走前还招呼戚妈往后备箱里塞了好多吃的。

    “走吧,哥送你回去。”

    “嫂子呢?”戚萱被戚博揽着往车上走,回过头没看到袁洁。

    “她刚才和小姐妹玩了一半,又去续后半场了。”

    “行吧。”这里离戚萱的家有些远,开车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其实戚博和她并不顺路,不过对于此时的戚萱来讲她不想拒绝这份好意。

    “最近怎么样,新给你先容的那个支配师配合的如何?”

    “……大家需要上来就谈这么劲爆的话题吗?”戚博感觉额头滑落了一滴汗,因为是普通的家庭培养出来的支配者和臣服者,他和戚萱从小到大的相处几乎没什么顾及,也是后来戚萱读了支配学院他们才知道有些东西要避嫌,这一避就避了很多年,基本除了回家,他们没什么独处的时间,就算单独呆一起,也很少聊DS的话题。

    去年,因为戚博之前找的支配师配合的实在不顺利,他才找到了戚萱,陆陆续续换了几个,现在这个可以说是让他十分满意了。

    “劲爆?”戚萱搞不懂他的尺度干脆无视,“你不愿意聊就算了,到时不舒服了别找我哭。”

    “我什么时候找你哭……”戚博脑子里突然想到几个月前的画面,瞬间尴尬了起来,“那个……不说之前,现在这个挺好的。”

    DS市场对于已婚臣服者有自己的运行准则,基本交流前双方都默认了不能发生性关系,不能有过度亲密接触等等,对于意识海的清理会使用比较传统的“净化”方式,像是戚博这种S值比较稳定的臣服者,三个月一次净化足矣。

    “那就行,你和嫂子打好招呼,不要造成家庭矛盾。”

    “哦。”戚博感觉有些憋屈,明明这趟护送是他想打趣戚萱,没想到反倒被对方拿捏了,他不甘心。

    “你的工作最近怎么样?又去哪个单位做实验了?”

    “一般吧,小青去出差了,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做,虽然这次工作的老板就是小青的侍夫,但是服务行业我还是不太熟。”

    “等等,等等。”戚博感觉脑子有些乱,“你现在的老板是你管家的侍夫?”

    “对啊,从小养的,姓氏都跟了莫家。”

    “……那你这上班的日子也太开心了吧。”

    “开心什么,莫苍又不是我的学员,这次的学员D值低的很,还很容易紧张,做不了支配师,就想干好本职工作,我其实能帮上她的不太多,就是帮她提升些自信心吧,顺便看下她的数据会不会变化。”

    当下整个DS圈其实并不缺少支配师,所以不管是能力强或者弱的支配者都有选择职业的权利,只是大部分支配者都毕业于支配学院,所以在选择就业方向上会出现一些问题,而戚萱就是利用他们的不确定性深入地跟进实验,采用一带一的方式,对整个实验数据进行整合分析,摸索出更多支配者从事其他职业的理论和数据支撑。

    说白了就是他们做什么工作,戚萱就做什么工作,遇到问题一起解决,有些人D值比较高,可以利用这一点看如何更好地投入在工作中,有些人D值比较低,也可以看在工作中有没有提升的可能性。

    这里面就存在一个问题——如何说服一个老板,让戚萱和她的客户加入到对方的企业里,对此有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走后门。所以她和每个老板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戚博被她的解析再次弄晕了,为了不在开车时睡着,他更想问些有趣的事,“所以支配学院那些人,现在不找你麻烦了?”

    “除了没事给我扔些恶心人的课题,别的还好。”

    戚萱因为D值高的离谱,早年间又有很多腥风血雨的传说,已经被上面的人盯了很多年,现在她一门心思造福大众,提供的实验数据又是可以载入史册的,日子自然也平静了不少。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课题?”

    “现在他们想让我……不对啊。”戚萱从回答问题的逻辑里走了出来,“你今天怎么这么多问题,你平常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嗯……哈哈,好奇嘛。”

    “是陈术让你问的吧,他让你问这些东西做什么,他也想出来做实践类的实验?”

    陈术是戚萱先容给戚博的支配师,之前先容的那些基本都是她的徒弟,岁数有些小,戚博觉得不合适,这位算是她的师弟,虽然年纪还是小了点,但看起来戚博和他的相处有些过于愉快了,竟然敢从她嘴里套话。

    “没有,他也是随便问一下我,我想起来就问问你嘛。”

    “问我什么的都放一边,戚博你脑袋要想清楚,你结婚了,你们两个……不要给我搞纯爱那套,有什么出格的事你们就等着……”

    戚博赶紧打断她,“他就是有点崇拜你,跟我没关系。”

    “最好没关系。”

    空气中好像又弥漫了一些让人后背发凉的东西,戚博有些悔恨自己的话多,本着言多必失的原则,接下来的路程他几乎没有主动说什么,两兄妹坐在同一辆车里沉默了良久。

    ————————————

    刚回到家戚萱就接到了莫青的电话,她的管家已经离家一周了,戚萱还真有些怀念。

    “晚上好,先生。”

    “你那边是白天吧,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顺利的,实验已经稳步进行了,接下来他们只要正常配合,给出的数据应该具有代表性。”

    “嗯,辛苦你了。”戚萱把脱下的衣服扔到一边,整个人埋进沙发里,“今天去我爸妈家了,他们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

    “什么?”这边大洋彼岸的莫青脸上难得出现了震惊的表情,“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又有人找您的麻烦?”

    “戚恒宇说对方是救过他命的老战友,有两个儿子……”戚萱把得到的信息都同步给了莫青,“但我觉得应该还有别的原因,他们两个好像急着让我结婚。”

    “知道了,我稍后会联系人查清楚的。”

    “也不急,等你回来再说吧。”

    “好的,那不打扰您休息了。”

    “嗯,我收拾下是准备睡了,明天还要去学校……”

    “收拾?小仓没在您那里吗?”莫青精确捕捉到了戚萱说漏的字眼。

    “啊……你不在,我就没让他过来。”

    这次的客户约的比较仓促,她虽然是个支配者,但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也一直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戚萱为了不耽误事就干脆找上了莫仓,他手底下有不少连锁酒店,刚好解决燃眉之急。

    这些事情都是在莫青离开以后发生的,戚萱也就没再因为私事麻烦莫仓。

    “麻烦?”戚萱感觉电话那边声音都变了。

    “小青,我能照顾好自己。”

    “他没有过去,那程警官呢?”

    “程木也出差了……”

    “……”

    在莫青眼里戚萱就是一个天生会把屋子越收拾越乱的人,并且她眼里一点活儿都没有,很多东西都乱摆乱放,对混乱的容忍度极高,平时只对数据有耐心,就算整理ppt都是莫青代劳,而且经常不按她给的文案讲课。

    “我这周就是太忙了,明天,明天我找人收拾。”

    “主人……您可能真的需要个贤内助了。”莫青叹了口气,“我让小仓明天过去,您就算不喜欢他,也不该这么委屈自己。”

    戚萱很想反驳她这次不是因为不喜欢,只是单纯地嫌麻烦。

    “行吧,我要去洗澡了,明天再说。”

    “晚安。”

    对于莫青的碎碎念戚萱根本毫无反驳的能力,与其对质不如把矛盾扔给他们自家人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