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你是救赎也是深渊在线阅读 - 这是大家的第一次

这是大家的第一次

    偷情

    许久未见,一切都在那彼此那悲凉的眼神里体现地淋漓尽致,如果说爱情就是一场豪赌,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话,那么他俩做的做法就是如此,但是却把彼此都拽进了道德的深渊。

    那一刻她不敢开口问他未婚妻怎样了,他也没提眼下的困境该怎么解决。

    在闷热的浴室里,对视良久,彼此一句话也没说。

    突然他抓着她细瘦的胳膊背身过去,她弱弱地趴在洗手台上,镜中的自己正好和他阴沉的眼神相对,不对,那不是阴沉的眼神,是再也无法抑制住的欲望。

    荷尔蒙的威力不可小觑,未经人事的她第一次体会到禁忌小说里写的那种,身体都酥软了,软哒哒地趴在洗手台上,任由后面的人对她做什么。

    他粗重地喘息着,手不慌不忙地覆上她的胸,虽说她已经二十五六了,毕竟还是个姑娘,因为害羞就下意识地去抓他的手,但又好像站不住了借力攀附一样抓着他的手腕,起不到任何阻止的作用不说,反倒是跟着他的手臂在自己胸前微微移动。

    他温柔又有耐心,像是他们之间的相处一样。

    他的抚摸使得她的身体开始微微发热,小腹不受控制般涨涨的,逐渐他的手法开始粗鲁,也微微用力,温热的鼻息喷流过她的脖颈,鼻尖蹭着她的耳朵和细碎的黑发,使得她更加想要向后依靠。

    对他来说,无论是手上富有弹性的柔软还是冲进鼻翼发丝的清香,都让他一步步沦陷,憋到到生疼却不敢乱了节奏,既要保持理智,又得观察着她的反应,在背后看着眼前的人,慢慢地征服与占有让他对之后的诸多问题也都抛之脑后。

    他在后面撩起了她的上衣,这一大胆的举动使得她手上多了几分力气,但丝毫不会影响他手上的动作,粉色蕾丝的纹胸露了出来,两个小小的浑圆藏在下面,透过镜子,只能看到衣服下面纹胸中间的一条白沟。

    男人的手指向里面伸去,温热的手磨砺着她洁白的肌肤,rufang尖尖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摩擦变得敏感而挺立,他又把衣服向上撩了撩,将内衣扯到一边,两个小小的白色山丘就露在了外面,这次用力大了点,他不断用指尖摩挲着两颗已红肿挺立的红果,突然大手向下楼着她的腰向自己身前靠拢,算是换了个“更好进入”的姿势,一只手揽着她的胸,在揉捏着,另一只手已经顺着小腹向下游走去。

    还来不及拦着上面,又得腾出手去抓着他向下的手臂,因为是宽松的半身长裙,他就试探着从腰部探进去,但是他的手又大又宽厚,又有内裤的束缚,放肆的空间放肆的空间有限,他的手只能紧紧地贴着他的小腹,索性干脆离去,覆在胸前的手也放开了,这cao作弄得她一头的雾水,不过后面却更加疯狂。

    身后的他轻推了一把,她便双手扶着台子向前微倾,他在后面顺着她的小腿撩起裙摆向上抚摸,摸到小小的棉质内裤,狠狠地将侧边撕烂了,那可怜的小衣服落到了一边脚腕上,如果仔细看的话,上面还有盈盈水丝,人是不能抵御自由意志的,爱是自由意志的沉沦,同样,zuoai也是,身体的反应往往比任何东西都真实。

    她从未想过还有今日,不过他的做法也是意料之中,如他做人一般,从不拖泥带水。

    真是上下都不打算放过,她还没适应下面空荡荡的感觉,紧接着短小的上衣也被脱掉了,他向两边扯下她的内衣带子,两颗小小的但又饱满的小胸完全露在了空气中。

    他透过繁密的发丝啃噬着她纤薄的后背,一手揽过她的胸前紧握蹂躏着,这次不再是慢条斯理的温柔,微微用力,其实他的力气应该大得多,可能是怕弄疼她吧。

    另一只手从前向那个地方探去,相对粗粝的手指穿过黑色的丛林,向更深处的柔软进发,尽管她抓着他的手臂,但阻止不了分毫。

    少女独有的柔弱娇嫩包裹着他的指尖,哪怕只是在外面游走,那直连大脑的刺激也是她不能忍受的,他只是一根手指在紧密的缝隙里慢慢地来来回回,那里比她的眼睛和嘴巴更加诚实,吐露的全是真情实感,巴巴得等着足够湿润,那根勤恳的中指才舍得更加大胆。

    足够湿润之后才向更深处,在入口处的膜被他撑开,手指缓缓向深处直至全部进入,而她的手抠着他的小臂,下身紧绞着,全身紧绷。

    身后的他感觉到了他的异样,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

    他慢慢抽出手去,身子下面的酸胀感缓解了不少,覆在胸前的胳膊也移开了,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她咬着唇赶紧拉上去肩带,低着头让头发遮挡自己羞恼的脸,可是真正的风雨还在后头。

    听到金属皮带扣解下的声音,她忽然不知所措了起来,但他没给多少思考的时间,搂过她的腰让她微伏在镜前,身子紧紧贴着他。

    他退下厚重的西装裤,扶着那个憋到肿胀发烫的家伙在他雪白的股沟里摩擦,镜子里的女孩儿感受到了他的炽热,瞪大了眼睛想要逃离,却被他在背后抱住,肌肤相亲,她感受着对方发热的身体,和那个如烙铁般炽热的坚硬。

    他用手分开她的身体,那里早已泥泞不堪,rou粉色的软rou暴露在空气里,一张一合地吐露着真情。

    他昂扬挺立就在她腿间,找准了那入口,一点点向那狭小的甬道进去。

    可是这实在是困难,痛感来袭,她居然失声呻吟了一句,为此感到十分羞愧地捂住了嘴,这个举动让他觉得有些好笑。

    他拉开她的手,让她扶着洗手台趴得更低了。

    她相信他,或者说是爱他,他做什么事她都愿意。

    他这样扶着她的腰,居然生生挤了进去,她疼得利害,但强忍着,虽然没有发出多大的叫声,但还是从牙缝里漏出忍痛的呻吟。

    她紧张再加上第一次,根本没给他多少活动的空间,他拉起她的胳膊,身子却紧紧贴在一起,他在耳边轻轻地说:“别紧张,放松。”

    她也试着放下戒备,任由他把自己的身体撑得酸胀生疼。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张爱玲笔下低到尘埃里的花,她逐渐明白了爱情里的心甘情愿。

    他的小臂横拦在她腰间扶着,渐渐开始了动作,哪怕注定要弄得对方酸涩生疼,但动作还似水般温柔。

    他隐隐看到抽来的分身沾染了丝丝红迹,但心疼没能大过欲望,还是挺身又把自己送了进去。

    每次进入她都胡乱绞着,酥麻酸疼这些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着全身,脑子迷迷糊糊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剩下喉咙里压抑着的呻吟。

    耳边又响起他低沉的声音:“别忍着,叫出来,我喜欢听。”说罢就咬吸着她的脖颈,留下血色的痕迹。

    身下的动作逐渐加快加深,细碎的呻吟声被顶撞地七零八落。

    每次抽离剐蹭着敏感的内里使她颤栗,而她也不遑多让地紧紧吸附着他让他投降,要不是了解她,他肯定会觉得自己算是遇到对手了。

    渐入佳境,啧啧水声、rou体的撞击、细碎的呻吟和他低沉的喘息混合在一起,是一场任谁听了都动情的听觉盛宴。他一次比一次进入得深,双手紧紧掐着她的胯骨,雪白的肌肤都留下了红色的印记,胳膊上也是。

    后来,她的眼神都开始迷离,他次次顶到宫口,似要贯穿她的灵魂一般,而她除了摇曳着承受也没有别的法子,就这样大开大合地不知干了多久,眼泪混着细密的汗珠沿着脸颊滚落,终于是受不了了,手背过去推他,却被他抓住两只胳膊,身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她带着哭腔祈求地说:“不行了,我不要了”

    而他似乎还没有尽兴,低沉地深呼了一口气,加快动作。她则更受不了了,呻吟几乎是变成了哭喊,刚才绞人的能耐也顾不上使了,只能任由他侵占她内里的每处地方,即便这样也是紧得不行。最后他身体一抽,在宫口释放了一直以来压抑的种种。

    不过他没有出去,堵在那里,捞起她抱在怀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强撑着身体站定。

    终于他从她身体里抽离。

    两人的混合物滴落了一地,满屋子的腥甜,他似恶作剧般用她的裙子擦了擦自己,留在裙子上一抹红色。

    终是支撑不住了,她顺着台子跪伏在地上。

    他穿好自己的衣服,好似无事发生,一把捞起地上瘦小的她抱在怀里走进浴室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