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不是想去蓝府的晚宴么,明日晚上我来接你。”

那声音低沉而悦耳,仿佛潺潺清溪落在玉盘上,让人心驰神荡。

徐九微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忙不迭点点头:“我知道了。”

记忆里是有这么一回事,蓝府是凌安城内声名显赫的大家族,明日将在城中有名的留仙居设宴款待宾客,原主在听闻这件事后便缠着魏谨言非要与他同去。不过,她那完全不叫缠,几乎叫威胁就是了。

徐九微想捂脸,不忍直视原主这些记忆。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徐九微并未发觉,从刚才起,魏谨言的视线就未离开过她。

眼睛上的白纱虽然阻隔了视线,但还是能看清东西,他能看到那张惹人厌恶的脸上依旧浓妆艳抹,不堪入目,因为被关了几天禁闭发丝凌乱,身上衣衫污秽不整,唯独那双黑如点漆的眼眸……

澄澈得让人忍不住驻足停望。

手中的折扇轻轻摇晃着,也恰好掩去了他唇畔意味深长的一笑。

察觉到被人紧盯着的徐九微刚想开口,就见魏谨言温言道:“我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说完这句话,便径自绕过她走了。

“……”一句话堵在喉咙说不出来的徐九微。

“小姐你看,那个小贱种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杏儿瞪着他的背影,霍霍磨牙。

徐九微眼皮跳了跳,当做没听到她的话。

“对了杏儿,他的眼睛是……”

她努力回忆了下,原身的记忆中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杏儿大概是没想到自家小姐居然对“仇敌”感兴趣,呆愣了一下才摇摇头:“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听老爷提过好像是因为得了病,见不得强光,但是还是能看清东西的吧。”

徐九微稍稍放下心来,没瞎就好。但转念一想,她又蹙紧了眉头。

前两次穿越时她见过魏谨言那么多次,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个问题,除了第二次死前他被毒瞎了……

这个念头刚起就被她忽略了去,晃晃脑袋,徐九微打算还是先回去清洗下自己这满身污秽,再这样下去她实在无法忍受。

背后,走到回廊转角的魏谨言顿住脚步,蓦然回首望了过来。

与此同时,系统仿佛打了鸡血般的声音传来。

【叮——完成任务:得到目标人物魏谨言的注意。获得活力二百,精神力八十。】

第3章

灯火通明的庭院里,两边次第摆放着一个个桌案,上面放着珍馐美味,美酒佳肴,穿着锦衣华服的客人们推杯换盏,饮酒正酣。

徐九微坐在靠近庭院门口的位置,顾不得去凑热闹,正想尽办法讨好系统。

“五百二十四?别生气了,我没有嫌弃你太啰嗦。虽然你的确很啰嗦。”

系统:【……】

“五百二十四,还在不在?”

系统:【……】

这个傲娇的系统,昨日她原本想问问魏谨言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异变,它就絮絮叨叨转移话题,她一时不耐烦说了句“别废话”,结果……接下来以后它愣是一个字都没跟她说。

啧!真是玻璃心的系统。徐九微咋舌。

“……阿九?”

耳畔一道听得沉悦如水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徐九微继续神游太虚。

她抬眸望去,背后一株白玉兰正幽然吐蕊,树下,魏谨言斜倚在桌前,眼睛上覆着一方白纱,就那样遥遥看过来时,比这满庭春-色还要动人心魄。

再度被“盛世美颜”给狠狠惊艳了一把,徐九微呆了呆才想起来。

他们现在是在留仙居参加蓝府的宴会。魏谨言在夜晚来临时,还真的就如他所说接她一同过来了。

视线在夜晚有些模糊,隔着一层白纱更显朦胧,魏谨言雾里看花般瞧着那张素净的脸:“叫你几次都没反应,又走神到哪里去了?”

徐九微挠了挠鼻尖,没说什么。

总不能说她在忙着和闹脾气的系统君赔不是吧。

垂眸看到魏谨言面前的酒杯空了,她忙俯身过去为他斟酒。

这完全是上一次穿越留下的习惯。魏谨言那时候老把她当自己的贴身丫鬟使唤,她也就习惯了去服侍他。待到做完这一切,徐九微又觉得不妙。

魏谨言虽然对她态度十分平和,但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可是半点亲密度都没有,她就算是当着他面倒酒恐怕都会被怀疑里面下了毒。

魏谨言果然没有去动那杯酒,反而问道:“可是觉得这宴会无聊了?”

“不是。”徐九微含糊的应道。

话音刚落,场中熙熙攘攘的声音忽然静下来了,不少人纷纷低呼出声。

徐九微顺势望过去。

烛火摇曳,朦胧的光晕中,一名身穿红色薄纱裙的女子款款移步到庭院正中的舞台上,她的脸上蒙了块红纱巾,看不清模样,只露出一双秋水横波般的眼眸,异常吸引人。

她的脚上没有穿鞋袜,就那样光着一双白玉般的脚走动,每走一步,脚腕上戴着的银铃脚链就发出清脆的声响。

“魏公子,这可是近日凌安最有名的舞姬。”坐在魏谨言旁边的人忽地凑过来,语调暧昧地笑道。

前者温和地笑笑,没有出声。

跳舞跳得好的舞姬徐九微不是没见过,但跳得这样活色生香的……徐九微还是头一回看到。

没错,活色生香。

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艳丽,又丝毫不显俗气。既清且媚。

仿若一朵盛放的红莲。

“是吧,听说她长相也甚美,这若是能娶回家中,还不夜夜赛神仙……”全然不在意他的冷淡,那位公子继续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魏谨言意味不明地“唔”了声,似是不置可否。

【注意:任务。】

徐九微正看着那名舞姬看得兴起,脑子里突然蹦出个声音,意简言骇。

她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左右都只看到所有人都沉浸在这舞蹈中,顿时脸都快扭曲了。

“……任务是什么?”这提示是不是简洁过头了。

系统继续冷艳高贵,不说话。

徐九微都想给他跪了。

做人,啊不,做系统怎能如此小气!

正在这时,场中的红衣女子随着乐曲舞动,恰好到了魏谨言这一桌的前面,旁边那个与魏谨言说话的公子满脸陶醉,恨不得立即能一亲芳泽的猴急模样看得徐九微直翻白眼。

眼角的余光瞥见魏谨言不知在看什么,一直盯着她头顶的方向出神,徐九微此刻也懒得去理会他,一直盘腿坐在软垫上,她的腿都快要失去知觉了。

动了动身子,徐九微正打算起来活动一二,刚起身到一半——

“咻”的一声,一枝羽箭堪堪擦着她的头顶掠过,最后狠狠插在了对面的柱子上。

紧接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