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马车内的气氛一阵凝滞,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徐九微轻咳一声,随意挑了个话题,玩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对那位姑娘见死不救呢。”

闻言,一直阖眸不语的魏谨言偏头朝她看了过来。

白玉般的面上神情无比温雅,他微微一笑,说:“我岂会这样狠毒。”

他只会更毒。

第4章

那笑容看着温和到极致,徐九微却莫名后背发凉。

她警惕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今晚的魏谨言实在太沉着了,不太能跟以前那个处处圣光笼罩的白莲花对得上号,于是她暗搓搓地召唤系统:“五百二十四,在不在?”

系统幽幽地说:【一般开口就问在不在的人,基本都会被无视。】

这死玻璃心!有求于它,徐九微眼下也不敢明目张胆再吐槽,小心翼翼赔着笑脸:“你看,魏谨言这角色是不是崩坏了?”

系统:【……经测试,未发现人物走形或者崩坏,剧情运行正常。】

徐九微拧眉,还是觉得古怪,不过既然系统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得不将心底那一丝疑虑慢慢放下。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兴许今夜魏谨言是被逼急了而已。

“那个‘秋横波的恨意’是什么东西?”忽然想起莫名其妙开启和完成的任务,徐九微问。

系统:【这是临时开启的支线任务,没有奖励,会自动转化成活力值八百。】

“可她为什么看着是恨上我了?”徐九微不乐意了,怎么看那个时候都是魏谨言不顾她的安危,为什么反而怨她。

系统:【大概……同性相斥?】

徐九微:“……”破系统你敢再敷衍点吗。

就这么一路无话回到魏府,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徐九微作势就要起身,魏谨言倏地出声打断她:“慢着。”

垂眸看着她的手,魏谨言皱了皱眉:“怎么受伤了。”

她这才发觉手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了一道三寸长的伤痕,周边沁出的血液已经凝固。

不等她说什么,魏谨言已经拿出随身携带的金疮药给她涂抹上,最后还扯出一张锦帕稍稍包扎了下,嘱咐道:“近两日伤口还是不要碰水,免得恶化了。”

“啊?哦。”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徐九微一时失神。

抬头就看到她一脸呆滞望着自己,魏谨言偏了偏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叹了口气:“太瘦了。”

“得养养。”顿了顿,他又道。

养起来做什么,杀了吃?

她一阵悚然,抖了抖肩膀,把心头那一丝惊悸赶紧打消掉。

此时才惊觉他们靠得太近,徐九微还未开口,魏谨言已经自然而然放开,一抬手,率先掀开马车帘子下去了,再无半分旖旎。

前后态度变化太快,徐九微有点儿来不及反应,不怀好意地揣测:这朵白莲花是不是有点儿精分了?

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杏儿正在里面打扫,见徐九微进来立即停下手中动作去给她倒了杯温茶,然后将一封信交给她。

“对了,这是小姐你今日出去后有人送过来的。”

徐九微疑惑地打开,信纸上只写了五个字:明日岳阳楼。

徐九微一脸茫然,须臾,她脸色变了变,像是触碰到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把那封信揉成一团扔得远远的。

********************

徐九微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她努力回想,不放过原主的每一寸记忆,可是让她惊讶的是,居然并没有关于这件事的回忆,甚至是空白的。在这种情况下,她既不敢轻易去赴约,又不敢不去。

因为信上的字迹她曾见过。

一想到那个人,徐九微就浑身想打哆嗦。

可是,在这个时间,在凌安城里,该是万万不会出现的才对。

她问系统,系统说这是当前正常发展的主线剧情,难道前两次穿越时也有这么一出,只是她不在其位所以不知道?

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答案。

睁着眼睛直到天色大亮,徐九微盯着头顶绣着云纹的白色帷帐,心头也大概有了主意,立即唤来早已等候在外间的杏儿给自己梳妆。

看着铜镜中那个一身花花绿绿,头发上堆满了首饰,脸上的粉厚得简直可以糊墙,花枝招展的自己,徐九微满意地点点头:“不错!”

“小姐……”杏儿欲言又止。

前两日自家小姐从柴房回来后就不再喜欢这样浓重的装扮,反倒穿得清清爽爽,不施粉黛,一张素净的脸干净澄澈,怎么今日又突然这样了。杏儿绝对不承认她有那么一丁点觉得那样的小姐看上去更为顺眼。

没理会杏儿满脸纠结,徐九微掂了掂手里的荷包。

虽说这位表小姐在府上不得人心,但管家从未在吃穿用度上苛刻过她,身边银子自然是不缺的。

“走,杏儿,小姐带你去好好潇洒一下。”

杏儿忙跟上去。

一路上不断遇到路过的守卫和侍从,看到徐九微身上浮夸的打扮时无一不是眼神轻慢,直瞧得杏儿几度欲跳脚。徐九微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半点不在意。

就这里一路走到大门处,徐九微正打算出去,没想到突然看到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人。

若说昨夜她看到的是一朵妖娆的红莲,今日这人就是那脱俗的清荷。

腮凝新荔,鼻腻鹅脂,一袭烟青色广袖窄腰长裙勾勒得她身姿曼妙,体态修长,如瀑青丝松松挽就,以一支玉簪稍加妆点,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装扮却引得旁人无不频频侧眸。然而,最美的是她的那双眼,看着便教人沉醉其中。

可不就是秋横波。

“昨夜承蒙魏公子舍身搭救我家小姐,今日特来感谢。”秋横波身边一名小丫鬟笑吟吟奉上手中的礼物。

前来迎门的正好要出门的管家,关于昨晚的事情他后来听魏谨言说过了,所以并不奇怪这人的出现。沉默着点点头,却没有收下礼物,表情依旧冷冷的:“公子说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这位小姐不必多礼。”

秋横波眼波一转,略略颦眉:“小女子并无她意,只是想谢谢魏公子。”

管家正欲开口,眼角的余光瞥见正朝这边而来的徐九微,颔首道:“表小姐。”

徐九微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外走,仿佛没看到一旁的秋横波两人,但后者显然并不打算同样无视她。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秋横波,徐九微以眼神示意她有话快说。

深吸口气,秋横波的声音仿佛压抑着无声的怒气,咬牙道:“我与徐姑娘素无仇怨,但昨夜你竟挑唆魏公子对我弃之不顾,这是何意?”

徐九微眨巴着眼睛:“你说什么?”风有点大,她没听清。

秋横波这次还没出声,她身边的小丫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