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8

分卷阅读18

    胸前,旁边几个人正指着他嘻嘻笑着,她看到有个女子用手指着他的额头,强迫他抬起头,她牙齿都忍不住打颤。

姑娘啊,你那只手回头一定会被他剁了喂狗!

其他人对于这一幕早已见怪不怪,朝堂上下谁人不知当今五皇子是糊不上墙的烂泥,除了忍气吞声受别人欺负就不会别的,整天低着头阴沉沉的,没有一点王族风范,实在不像话。

一时间,众人看莫蓝鸢的眼神越发鄙夷。

徐九微不敢再看,桌上精致的美味佳肴都觉得没了味道,扬手召来送她来宴会的那名内侍:“大家回永安殿吧。”

因魏谨言还未被封王,没有自己的府邸,如今他还住在宫中,圣上赐了‘永安殿’给他作为寝宫,徐九微和杏儿自然也住了进去。

当时圣上曾问魏谨言徐九微的身份,他只淡淡说明是魏清的养女,不忍她孤身一人远在凌安,所以恳请父皇留她在宫中。从小就关注着他,圣上岂会不知徐九微是什么人,但看魏谨言摆明了要留下她,极其宠爱这个儿子的圣上也就没说什么,默许了。

“奴才遵命。”

内侍名唤平安,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正是白日里为徐九微带路的那人。魏谨言吩咐他在徐九微身边伺候着。

这里也没有其他相熟的人,徐九微连打个招呼再走的步骤都省了,跟平安一前一后步出大殿。

她没看到,在她踏出殿门的刹那,一直被几个皇子公主围在中间戏弄的莫蓝鸢抬了抬眼帘,冲她的背影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那转瞬即逝的绮丽荣色,没有人看到。

平安手里提着一盏宫灯,默不作声走在徐九微侧前方。

“对了……”就在快要走到永安殿的大门口时,平安突然开口。“有件事奴才觉着还是告诉姑娘为好。”

徐九微看着他,无声询问。

“方才姑娘出去那一会儿,三殿下来过了。”

徐九微心里突地重重一跳。

她差点忘了,魏谨言敏锐得惊人,她刚才自以为没人注意到她出去了,完全忘了还有魏谨言这一茬。

“阿九。”

真是说人人到,背后有人倏地出声唤道。

徐九微转过身来,就看到那一身白衣的男子踏着月色缓步而来,宽大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他走得很慢,也极为从容,每一步都像踏在她心上,她一时忐忑不已。

随魏谨言一同回来的是湛清,这人向来不给徐九微什么好脸色,明白自家主子是有话要对徐九微说,便沉默着朝他作了一揖退下了,旁边的平安更是眼尖,在看到魏谨言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悄无声息退得远远的。

“你回来了啊。”

徐九微踌躇半晌,最后讷讷吐出这么一句。说完又觉得这话有些怪,这么说完全就是一副家人的口吻。

魏谨言也愣了下,旋即,他很快就恢复了那副温雅平和的姿态,渡步到她身前。

徐九微歪头望着他。

那双掩在白纱带下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她片刻,他略略倾身下来,手中的折扇挑起她一缕落在肩头的发丝,轻轻牵过来放在鼻尖嗅了下。

魏谨言常年学医,身上总会带着几分药味,加上他前阵子又受了伤,那种味道就更明显了,尽管他已经刻意掩饰,但这种过于贴近的距离徐九微还是闻到了,并不难闻,她眼角睇着随着他的动作垂下的白纱带的末尾,顺着风贴在了她的脸颊上,冰冰凉凉地蹭着皮肤,痒痒的。

这种暧昧的姿势让徐九微脸上腾地一热。

不自在地别开眼,她没敢继续看他。

魏谨言忽然扬起唇角,手上的动作也松开了,退后一步看着她,不紧不慢地道:“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心里那点儿迷离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徐九微暗暗心惊。

她见过莫蓝鸢这件事,她并没有打算告诉魏谨言。

对她略微僵硬的面色仿若未见,魏谨言嘴角的弧度未变,话中蕴含的那一丝凉意却让徐九微心头犹如一盆冷水泼下,浑身都泛着寒意。

“我很不喜欢。”他说。

第12章

从那一夜宫宴过后,魏谨言一跃成为宫中话题度最高的皇子。众人无不为他天人般的气度所倾倒,圣上又明显偏袒于他,时时刻刻都不忘惦念着他,此等殊宠哪怕连曾经最受宠爱的六皇子都未有过,一时间,整个大凌朝几乎无人不知三皇子之名。

连日的好天气过后,接踵而来的是连绵不绝的梅雨天,徐九微抱着一堆高到快要挡住她脸的书卷,脚步虚浮走在鹅卵石路上,一张脸都快皱成苦瓜了。

前方,身穿白色长衫的魏谨言手持折扇,带着从容温和的微笑缓步而行,那风姿让路过的宫婢们一个个脸红心跳,眉眼含春。

看到他这幅倜傥无双的样子,徐九微脸皱得更加苦巴巴的。

“阿九,可是今日没有吃饭,走得这样慢。”魏谨言突然停住脚步。

手中那些书的分量并不轻,徐九微这会儿双臂都开始发软,因着空着肚子感觉更加累了,乍一听到魏谨言这话气得嘴一歪,在心里狠狠扎他的小人。

这朵黑莲花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自从那次宴会后就变得阴阳怪气的,不,应当说他素来都是那副微笑的模样,只是最近冲徐九微笑得格外灿烂,每日都想尽法子折磨她,指使她做这样做那样,若是没有完成就不给饭吃……

天可怜见的,她居然在这奢华富丽的大凌朝皇宫里天天饿肚子。

譬如眼下,她头昏眼花饿了大半天,他又立即叫她跟着他去藏书阁还书,仿佛完全没瞧见永安殿上下有多少可以使唤的宫人。

“这宫里人杂得很,把你一个人丢在永安殿我会不放心。”

见徐九微眼带幽怨望过来,魏谨言淡然道,语气柔和到她都快要相信他是真的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咬咬牙,徐九微嘴角扯出一个生硬的弧度,皮笑rou不笑地道:“那可真是多、谢、关、心!”

魏谨言斜睨她一眼,摇摇头没说什么。

宫中的藏书阁地处略显偏僻的一隅,门外有侍卫把守,常人不允许随意踏入半步,魏谨言不一样,他是得了圣上恩准的,所以侍卫只把徐九微拦在了外面。

“阿九,你在这里等我。”

看了看她,魏谨言又补充道:“不要乱走。”

这话说得她跟个到处乱跑的小孩儿一样,徐九微暗暗翻着白眼:“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去吧。”

动了动唇,魏谨言还欲说什么。

“我一定乖乖在这里等你!”徐九微忙打断他。

魏谨言挑了挑眉,这次倒也没有再说什么,折身进了阁内。

徐九微顿时松了口气。

抱着那么多书过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