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3

分卷阅读23

    脚步,还欲说什么,却忽地看到前方多了一道人影。

园中一片死寂般的安宁,花枝在风中轻轻摇曳着,在地上投下道道晃动的暗影,莫沉渊就从那边走过来。

在大殿时徐九微离他有点距离,此刻才发觉,莫沉渊这张脸病态更重,眼眶深深凹陷下去,眼神有些涣散,看上去就跟那些常年缠绵病榻的人没两样。不得不说,看到原本修雅如竹的太子变成这副德行,感觉真是不太好。

尤其是前者的反应。

看到她,莫沉渊咧着嘴露出一个诡秘的笑:“你终于来了。”声音里夹杂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该不会是吃药吃过头,发病了吧。徐九微警惕地看着他,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

不曾想,她这个回避的动作让莫沉渊脸上的笑容立马沉了下来。他冷冷盯着他,眼底闪烁着一种旁人无法看懂的癫狂,不知是在对她说,还是自言自语:“你以为,你今晚还能逃掉?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再次把你从坟墓里找出来!”

“太子!”徐九微拧眉,忍不住扬声喊了句。

莫沉渊这会儿明显不对劲。

仿佛根本未听到她的话,莫沉渊低头凝视着她的脸,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带着几分复杂难辨的迷离,喃喃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会……再让你逃掉了。扶摇。”

最后唤出的名字,让徐九微耳边犹如一声惊雷炸开。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

莫沉渊一步一步靠近她,徐九微还想后退,岂料背后接触到的是冰冷的墙壁。退无可退。

下一刻,她就看到莫沉渊抬起手,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时,一个手刀狠狠劈在了她的后颈处——

“唔……”

吃痛地呻-吟一声,徐九微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的刹那,她不忘狠狠诅咒着系统。

这是推动的哪门子剧情,都从狗血变成惊悚悬疑了啊啊啊……

第15章

徐九微失踪了。

平安回到永安殿,却忽然发觉徐九微不知何时不见了,连忙和杏儿一起把永安殿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可是连半个影子都没寻到。

两人正惶然不知所措时,魏谨言和湛清回来了,俊逸出尘的五官在淡淡的月辉下更显出众,覆在双眼上的白纱带在风中微微扬起,让人有种画中仙人从纸上跃然而出的错觉,杏儿顾不得惊艳,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

“三殿下,求您帮忙找找小姐吧!”

魏谨言听到是徐九微的事怔了怔,问道:“发生何事了?”

“三殿下,徐姑娘她不见了!”平安跟着跪下,低着头道。

眉头轻蹙,魏谨言目光落在他身上:“你不是送她回来么,怎么回事?”

平安张了张口,脑子里乱哄哄的根本理不出头绪,他记得自己明明是陪着徐九微回来的,可是不知怎么她忽然就不见踪影,越是急迫越是不知如何开口,结结巴巴地道:“奴才……奴才也不知,徐姑娘她好像忽然不见了。”

说完他脸都白了,这种话他自己都不信。

虽说不知三殿下是把徐九微当作什么身份,可他对她的纵容却是永安殿人人都看得出的,若是三殿下因此怪罪于他……

意外的是,素来沉默寡言的湛清抱着剑上前一步,犹豫着道:“殿下,发生混乱时,属下得到消息,有人看到表小姐跟太子身边的宫婢走了。”

魏谨言霍然转头看向他。

微微弯了弯唇,那笑意却止不住的发冷,他看似平静地对跪在地上的两人说道:“你们先下去,我即刻就去禀报父皇,让他派人连夜寻找。”

“奴婢知道了。”

“奴才明白。”

各自松了口气的杏儿和平安齐齐退下。

大殿门口一下子静了下来,魏谨言静默着看着湛清,嘴角的那一抹笑容淡雅非常,湛清却清晰的感觉到他话中蕴含一丝凌厉的杀意。

“湛清,你胆子不小呵。”

湛清直挺挺跪下,脸色变也未变:“知情不报,属下知罪。”

他一直看不惯这个不止一次祸害自家主子的徐九微,若不是有魏谨言堂而皇之护着,他早就一剑杀了她,所以今晚得到暗卫传来的消息,他明知可能会出事,也没有第一时间禀报给魏谨言。但如果能就此除掉她,他受罚也心甘情愿。

对湛清是出于什么心理魏谨言心知肚明,眉宇间多了一抹怅然,他悠远的目光望向天边翻滚着的乌云,很快就要下大雨了,收回目光,他说出的话宛如叹息:“湛清,你记住,在这世上若我还能信任一个人,那个人……”

湛清微微愣神。

他没有抬头,看不到魏谨言现在的表情,只听到他缓慢而认真地道:“……便只能是阿九。”

那一瞬间,湛清心情异常复杂。

他自幼跟着魏谨言,明白自家主子虽然对任何人都和声和气,但魏谨言从不信任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他一手培养的那些影卫,包括湛清,魏谨言也依旧保留着戒心。这样的他,却说他信那位表小姐,信那个不知道害了他多少次的徐九微?!

湛清有种如遭雷劈的感觉。

没有理会他的反应如何,魏谨言薄唇微抿,声音蓦地冷了下来:“如果再有下次,你自行了断。”说罢转身就走。

在听到他那句话时湛清的肩膀重重一颤,但他什么都没说,木着脸起身,握紧了手里的剑快步跟上魏谨言。

***

沉香阁。

身穿鹅黄色宫装的女子倚在贵妃椅上,她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但因保养得宜,皮肤依旧滑嫩白皙,除了眼角那一丝细纹外几乎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

她旁边坐着个约莫十三岁的少年,一张脸粉雕玉琢的,俊得像个年画娃娃,脖子上戴着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宝玉,眨巴着双眼,撒娇道:“母妃,儿臣想去玩。”

女子也就是当今圣上的宠妃,蓝妃娘娘,身边的少年正是六皇子莫祁容。

蓝妃笑道:“今晚宫里乱得很,听母妃的话,明日再去。”

莫祁容不情不愿地扁扁嘴。

蓝妃宠溺地摸摸他的脸。

眼角的余光瞥见几步以外的人还站在那里,蓝妃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得干干净净,尖着嗓子道:“你还不下去,杵在这里作什么!”

莫祁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一身红衣的男子低着头站在那里,垂下的长长头发挡住了他的脸,莫祁容嘟着嘴,眼睛没有离开那人身上,话却是对蓝妃说的:“母妃,我想要他当马给我玩。”

蓝妃对这个儿子宠到没话说,要什么给什么,当即吩咐道:“莫蓝鸢,听到祁容的话了没。”

莫蓝鸢没动,像是什么都没听到。

蓝妃微怒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