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9

分卷阅读29

    分的马匹,徐九微没好气地道:“射你个头啊射!”她是个骑马废,能坐着平安跑一段就不错了,再去打猎就是想太多。

系统:【我没有头啊。诶诶诶宿主你快射那只鹿的头!它要跑了!】

徐九微:“……”这么智障的系统真的不要紧吗?

懒得搭理它,徐九微看着四周乱飞的羽箭心头略慌,十分不理解这些人怎么这么喜欢这项危险的运动。

【宿主,往北五十米。】往前走了几步,系统突然又叫了起来。

徐九微明白应当是任务来了,当下也没了继续乱跑混时间的想法,小心拉着缰绳让马儿往那个方向跑。谁知道这马不知道怎么了,死活不走,烦躁地在原地不停打着转。

被它差点给颠下来,徐九微抽了下马鞭,嘴里小声叫着:“驾……驾!”

系统表情裂了,有些不忍直视这拙劣的骑术。

马儿变得更加躁动不安,眼看就要养着脖子跳起来,徐九微半点没犹豫,脚下一蹬就从马背上滑了下去,还故作沉着地拂了拂袖,正色道:“反正不远,我步行过去比较好。”

系统:【……】这么蠢的宿主真的不要紧吗?

往前走了一段,徐九微看着静悄悄的四周有些纳闷:“五百二十四,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系统还没来得及回答,徐九微就先听到一声凄厉的马嘶鸣的声音,看着前方那匹高昂着脖子发狂的马,一名身穿鹅黄色骑装的女子战战兢兢坐在上面,吓得脸色发白,口里高喊着救命,她嘴角抽搐了下。

她想起来了!

这就是女主角第一次出现的场合,围场狩猎事件,因为被男主莫蓝鸢救了,女主对这个看似低调的皇子上了心,两人私底下这么一勾一搭,就理所当然滚到一起去了。女主背后势力很大,成功让莫蓝鸢的地位奠定了一定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莫蓝鸢被天启帝注意到,配角魏谨言则因为对这位貌若天仙的姑娘一见钟情,开启了不休不死的炮灰之路,用编辑原书里那句异常装那什么的话说,命运,就此转动了齿轮……

咳,总之这是个一箭多雕的重要任务。

系统:【任务:救下目标人物,选择接受还是拒绝?】

“……”

她忍不住在心里咆哮,要是就这么过去,救不了人不说,还会直接先被马蹄给踩扁,不死也残了。而且,这不是男主的任务吗?为什么落到她这个小人物头上了!

系统:【选择超时,自动接受任务!】

“……”

徐九微一脸血。对系统又来这招非常唾弃。

死就死吧!反正她就是个冒出来搞得剧情更加跌宕起伏的小炮灰。

眼看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徐九微仅是踌躇了片刻,便挽着袖子冲了过去。

刚才她粗略算计了一下角度,如果在马匹跑过来时飞快拉着女主滚下来,倒是有可能会成功救了她,就是她自己大概会磕磕绊绊撞出一身伤。

看到有人跑出来,马背上的女子脸色更加难看,惊恐地喊道:“你……你快让开!”

殊不知,徐九微心里也在凄惨地喊着。

我也想让开。我也想让开啊!

嘶——

发疯的马嘶鸣着朝这边狂奔过来,徐九微又惊又怕,已经预备在接近马的瞬间去拉马背上的人。

“小心!”

眼看她的手就要触及马背,一根软鞭突然从侧面抽了出来,卷着她的腰往后重重一退,同时,一道黑影掠过,有人双臂一展,踩着马背腾空而起,踏空飞到黄衫女子的马背上,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强行拽住缰绳用力一扯……

“吁——”

正在不顾一切狂奔的马,居然就这样停了下来。

徐九微拍着狂跳的心口努力平静心情。

还好还好,没成为被马蹄踩死的杯具人物。

“阿九,有没有事?”

背后传来魏谨言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意。

他一手撑着马背跃了下来,几步就走到徐九微身边,发觉她并没有哪里受伤才松了口气。

见他来了,立徐九微刻双眼发光扭头看向他,冲他笑了笑,眼神不忘往女主所在的方向乱飘,心里在呐喊:快看啊,女主出现了,你此生挚爱的人出现了!

魏谨言疑惑地朝那边看了过去。

徐九微大喜。

其他被这动静惊得赶了过来的人陆陆续续也到了,耳边另外响起一道弱弱的喊声,徐九微能清楚辨别出,那是还在扮猪吃老虎的莫蓝鸢的声音:“二皇兄,没事吧。”

难得看到这种剧情正在发展的场景,她感兴趣地看向女主的方向。

作为一本书的女主角,男主的正宫娘娘,美貌自然是无可比拟的,莫蓝鸢和魏谨言两个异类先撇开不谈,夏妙歌绝对有秒杀众女的资格。

一身鹅黄色收腰短款骑马装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曲线毕露,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娇媚得犹如一朵明艳的迎春花。此刻她白净的小脸上不知是羞怯还是惊吓过度,染上了一抹绯红,更显得颜如舜华。

看吧,接下来就是英雄救美,暗生情愫的戏码了。

徐九微满心激动,看着夏妙歌含蓄地低垂下眼帘,面带羞涩地行礼:“多谢二殿下救命之恩。”说完朝徐九微的方向略略一颔首:“还有这位姑娘,有心了。”

“二……二殿下?”

这个称呼让徐九微嘴角的弧度成功凝固了。

她睁大双眼,看着夏妙歌身边那个一身黑衣的俊朗男子。

他剑眉微挑,不在意地摆摆手,浑身上下一股子豪爽的气息,可不就是那个喜好征战沙场,又毫无心机的二皇子莫清绝。看着夏妙歌,他朗声笑道:“夏小姐不必多礼。平日里承蒙太傅教导,这些都是应该的。”

没错,夏妙歌是当朝二位太子太傅之一,又兼任军机大臣的夏朗的独生女,背后势力众多,说得到她相当于得到朝中三分之一的势力也不为过。

徐九微没心思管他们如何,扭头飞快扫视四周,果然看到了站在最后的莫蓝鸢,这会儿许是因为没人注意他,他懒懒坐在马背上,没有平日在众人面前那副唯唯诺诺的软弱样子,红衣墨发,一举一动摄人心魄。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她的注视,莫蓝鸢倏地看向她。

徐九微被抓个正着也没担心,反正她早就知道这厮真面目。

让她惊奇的是,莫蓝鸢对于夏妙歌被二皇子插手救了这件事看起来完全没反应,剧情又哪里不对了吗?

“阿、九。”背后有道阴测测的声音蓦地响起。

徐九微脖子一凉,赶紧撤回目光。

想到她方才危险的行为,魏谨言不禁轻喝道:“你刚才跑出去做什么!”

鲜少见到这样表现出怒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