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2

分卷阅读32

    莫沉渊真是被魏谨言所杀?!

还是说,这只是她出现幻听了……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魏谨言接下来的话打碎了。

换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靠在桌前,魏谨言神色平淡,嘴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漫声道:“也不能全说不是被陷害的,至少一开始的确是有陷阱等着我去跳。”

徐九微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安静地听着他的话。

“昨夜我到了栖凤宫,正殿里大门开着,一个侍卫也没有,莫沉渊身受重伤躺在地上,说是有人威胁他让他派人传唤我前去。我见他挣扎得十分痛苦,就好心再补了两刀。”

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谈论的不是什么血腥至极的谋杀事件,而是有趣的极乐之事。

认知被狠狠打破的徐九微呆滞地望着他好看的侧脸,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那……那个秦公公是……”

“哦?他……”魏谨言晃了晃茶杯,淡然道:“我让湛清杀的。”

“为什么?”徐九微失声喊道。

若说莫沉渊的死是必然的,就算他不下手也同样会那样,但那位秦公公可是唯一能证明魏谨言清白的证人,他就这样草率杀了他?

浅浅啜饮一口茶水,魏谨言侧首看向她:“我刚刚踏入栖凤宫的宫门,他就大呼小叫,说我杀了太子,叫嚷着要去皇上面前告发我,实在聒噪得很。”

徐九微:“……”

“而且……”他的话音一转,唇角的笑意霎时冷了下来。“我早就说过,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算了。”

他说得莫名,徐九微却听懂了。

魏谨言所说的,是指前几日她被莫沉渊伤了的事情。

这次,她已经连表情都不知道怎么摆了,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腾着来回刷屏,她觉得自己需要静静,至于静静是谁别来问她。

……

太子身亡一事一夜间传遍宫中,三皇子魏谨言可能是杀害太子的凶手,这件事同样引得众人莫不谈之色变,所有人都认为,魏谨言这次死定了,尤其是太子一派的丞相柳意,更是言之凿凿誓要拿下“凶手”给太子报仇。

之所以这般,是因为太子妃正是柳意的女儿。

徐九微被魏谨言那一席话镇住了,一整夜都没睡着,第二天顶着一对熊猫眼爬起来,精神萎靡地打着呵欠。

杏儿十分担心:“小姐,三殿下这次是否……”

那些宫婢和内侍是传话最快的,杏儿整日与殿外几个小宫婢混在一起,自然知道这些传言。

平安出去准备早膳了,这会儿内殿里只有她们两人。

徐九微摇摇头,有些茫然地道:“不知道。”

系统在太子被杀时就已经告知她的任务完成,所以她才会那么快得知这件事,她昨夜也问了系统,剧情提前还变了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谁知这个破系统愣了半天,最后支支吾吾地回答:【大……大概没问题吧,暂时没有检测到异常。】

徐九微直接让它圆润地滚。

作剧情系统到这个地步,真是辣鸡到极点!

系统也很郁闷。

作为宿主,动不动就让它滚,真是辣鸡到极点!

一人一系统同时哼了声,暂时都不想搭理对方。

早膳是在正殿用的,魏谨言早早就起来了,一身白色长袍俊秀出尘,长长的白纱带覆在眼上,往那随随便便一站,就引得众人无不为之惊艳。

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真是绝望了。徐九微在心中冷哼。

坐定后,徐九微看向魏谨言,他看起来与昨夜一样,半点都感觉不到担心的样子,依然笑得一派温和。

“阿九,昨夜可是没睡好?”见她神色间满是疲乏,魏谨言问。

这人看来完全忘了昨晚在她面前说了多骇人的话,徐九微被噎了下,顺了口气才干巴巴地应道:“还……还好。”能好才怪了。

魏谨言睇她一眼,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看她的确不像是生病才放下心来:“我今日去给你拿些安神的茶。”

徐九微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他心态到底是有多好,现在可是背着杀害太子的嫌疑……咳,虽然的确也是他下的手,但他这样是不是轻松过头了?半点也没有作为嫌疑犯的沉痛,反倒她这个小炮灰担忧得夜不能寐,食而无味。

想到这里,徐九微略心塞。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魏谨言敛了敛眸,忽地说道:“阿九,不会有事的。信我。”

徐九微怔怔看着他,一时之间莫名也平静下来。

“我知道了。”

**********

结果证明,徐九微的确担心得有些多余。

午后,第一个出来证明的人的确是太子妃,但却不是证明魏谨言是凶手,而是说昨夜魏谨言并未见到太子殿下,并且隐晦地说了太子吸食寒食散后经常发狂的事情,让所有人跌落了一地下巴。

尤其是一直对魏谨言针锋相对的柳丞相,听到这话,素来老jian巨猾,情绪不溢于表的他张口结舌,久久都未说出一句话来。

徐九微也在场,看到这一幕给他投去略同情的一瞥。

紧接着,侍奉在太子身边的侧妃和宫人一一登场,无一不是证明太子妃所言不虚。

若说其他人来说这些,必定会被认定是魏谨言收买了他们,但整个东宫与魏谨言可从来不相熟,这也成了证明他清白的铁证。

让徐九微更没有想到的是,栖凤宫资历最老的内务总管也来了,说当夜亲眼看到太子吸食寒食散后癫狂异常,还拿着一柄短剑对众人喊打喊杀,这件事当时值夜的侍卫全部都看到了。

本以为这次魏谨言将死无葬身之地,谁知道转眼就被认定,太子是吸食寒食散过量,出现幻觉,性情暴戾,自尽而亡……

徐九微出御书房时,脚步都是虚浮的。

这些与她原本认定的剧情简直是南辕北辙,让她觉得被天雷劈了一次又一次。

因着这件事,天启帝虽对太子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但真相摆在眼前,即使他再宠爱这个儿子此刻也只有无尽的愤怒,想到魏谨言险些被认定是凶手,他皱了皱眉:“谨言,这件事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就这样过去吧。”

魏谨言遥遥一拜,淡然应道:“儿臣明白。”

“太子……哎!”提起这个儿子,天启帝现在也不想多说什么,他转头看向莫蓝鸢。

他明白这个儿子只是说出了自己看到的真相,但此刻他又气又伤感,他不忍责难魏谨言,却完全不会对这个从来不放在心上的儿子留情,甚至狭隘地想,他站出来指证完全是落井下石,甚至别有用心。

“蓝鸢,自从兰妃过世,朕的确对你少了关怀。”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也不小了,不该整日无所事事,老这样躲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