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5

分卷阅读35

    紧贴在他身上,一张俏脸顿时红透了,结结巴巴叫道:“三……三殿下。”

周遭的空气静了一瞬,然后徐九微看到魏谨言终于动了,他猛一拂袖,看似轻巧的动作,却让夏妙歌抓着他肩膀的手触电般缩了回去,脚下一个趔趄,狠狠摔在了船上。

“抱歉,我不喜别人太过接近。”那个始作俑者这样说道。

徐九微:“……”你驴啊啊啊!

第22章

徐九微都想冲上去撬开魏谨言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满了海水。

他毕生最爱的女主,居然就这样一幅嫌弃的样子丢下来?

对这些毫无预料的夏妙歌愣了愣,满眼迷茫望着魏谨言,过了好一阵子才醒转,这边已经勉强站起身来的婢女已经快步走过来,小心扶起她:“小姐,有没有事?”

夏妙歌摇摇头,撑着她的胳膊站起身来。

因着刚才那场大火,夏妙歌的衣裙变得凌乱不已,精心梳好的发髻松松垮垮,看起来十分狼狈,她极具耐心地整理好衣衫,朝着魏谨言福了福身:“多谢三殿下。”说完看了一眼徐九微,眼底明显有着讶异,旋即莞尔笑道:“徐姑娘。”

完全略去刚才的事情不谈。

徐九微冲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目光有意无意飘向对面的河岸边。

方才出手救夏妙歌的黑衣人,是莫蓝鸢身边的侍卫,曾在凌安逼着她去见莫蓝鸢那个冷面男子。她刚刚匆匆一瞥,只看到一抹红影冷然离去。

她倒是没为莫蓝鸢会在这里出现感到奇怪,只要有女主在的地方他自然而然就会现身,否则怎么叫男主,但是,原本不是应该他出手救夏妙歌,然后引得美人芳心暗许么……

她无语的同时,注意力回到魏谨言这边,他半点不觉得自己刚才所作所为有哪里不对,轻摇着折扇,道:“夏小姐不必言谢,救你的不是我。”

自是没忘记救下自己的另有其人,夏妙歌盈盈一拜,声音如黄莺出谷:“若是没有三殿下,妙歌恐怕也会落水,无论如何多谢殿下。”

上上下下打量着夏妙歌,徐九微在心里啧啧叹道:美人果然是美人,就算毫无形象依旧美得不可方物。

可惜,今晚的男主和男配大概脑子都坏掉了。

在湛清的示意下,画舫不知不觉已经靠近岸边,徐九微转眸看着夏妙歌满身狼狈的模样,道:“不如先送夏小姐回府?”说这话时,她努力给魏谨言打眼色。

刚才弄得女主摔倒了不要紧,现在展现出自己有风度的一面,定能给她留下好印象。

可惜,她的好心完全被魏谨言无视了。

这厮噙着一抹淡若梨花的浅笑,略略颔首:“不巧得很,我稍后还有事要办。”扫视一眼岸上,他继续道:“既然夏小姐的家仆都还在,我就不远送了。”

夏妙歌看起来倒是不介意,十分细心体贴地道:“那妙歌就不耽误殿下,先行告辞。”

眼睁睁看着夏妙歌被府上下人接着往回走,徐九微心里尔康手。

不——

她简直想吐血。

瞪着魏谨言的背影,徐九微恨铁不成钢。

好好一个在美人面前表现的机会,莫蓝鸢这个男主干脆不出面,让护卫顺手救下。那真的是顺手,因为他连半个多余的眼色都没留。

另外一个重要配角魏谨言,不止把夏妙歌给摔了,连她刻意营造让他送她回去的机会都破坏了……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重重一哼。

结果,她口中的“烂泥”一个侧目,她立即收敛了神色,半个“不”字都不敢说出口。

系统:【……】这么丢人的宿主,绝对不是它家的。哼!

*********

今夜徐九微他们宿在城中一家普通客栈,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暴露身份惹出麻烦,另一方面则是这里离魏谨言要去办事的地点很近。

房间是湛清负责订下的,徐九微在踏入客栈大门时,往后退了两步,仰首望着头顶“同安客栈”四个大字,莫名觉得眼熟。

小二热情地迎上来,点头哈腰地道:“三位客官,里面请。”

徐九微还没想起来哪里觉得熟悉,就被魏谨言拉着上楼。

推开其中一间房门,她刚要迈步进去,就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气味,竟是血腥味……

“砰!”

她面无表情甩上门,半点要进去的想法也没有。

正想和魏谨言说说重新换房间,他已经越过她的肩,径直推开房门,顺手还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带了进去。

房中黑漆漆的一片,随着关门声传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刀剑相撞的铮鸣声,她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何事,就看到魏谨言已经点燃蜡烛。

系统:【啊啊啊宿主,这里是男主收服手下的地方啊!】五百二十四忽然尖叫道。

徐九微脸一黑:“闭嘴!”

在烛火亮起的刹那,她看到那个被湛清以剑抵住脖子的人时,就已经想起来了。

那是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穿着玄色长袍,玉冠束发,模样俊逸,左眼下有一颗泪痣,脸上身上都带着不少血迹,脚下所站的地方更是被鲜血染红了。

即使不记得他的名字,徐九微也不会忘记这张脸。

——贺云峥。

他是莫蓝鸢麾下有名的得力干将,出了名的笑面虎。这人阴险狡诈至极,表面总是笑容可掬,背地里各种阴招损招,但他对莫蓝鸢十分忠心,据说是因为莫蓝鸢在他走投无路时救了他,他为报答就此甘愿做他的走狗。难怪她觉得同安客栈这个名儿眼熟,原本他可不就是在这里遇上了莫蓝鸢么。

这样说来,之前看到莫蓝鸢,他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剧情趋使要和贺云峥结识,但眼前……

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徐九微惊疑不定地看向魏谨言。

面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还一进来就直袭自己的命门,贺云峥平日里惯用的笑脸都懒得摆出来了,满是戒备地眯起眼睛:“你们是何人?”

他不过是被人追杀逃命于此,刚想离开,结果就碰到这几人。

魏谨言没有出声,缓缓渡步至桌前坐下。

至于湛清……那是更不可能回答他的。

这种明显的无视让贺云峥更加不悦,他冷笑一声:“要杀就杀,今日我落到你等手中,算我倒霉。”他显然把这些人都认为是追杀他的杀手一伙的。

魏谨言依然不理,一手把玩着折扇,朝呆立在门口的徐九微看过去:“阿九,愣着做什么,过来。”

两次三番被人视若无物,贺云峥恼怒地瞪着魏谨言,忍无可忍地吼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见徐九微不情不愿挪着步子在旁边坐定,魏谨言似乎终于记起屋内还有贺云峥这么个棘手人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