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7

分卷阅读37

    九微眯了眯眼:“我记得,你好像是第一次做任务吧。”它说过她是第一个使用者。

这明显是在说它业务不熟,系统深感自己被侮辱,生气地道:【我可是记得所有剧情的发展趋势,魏谨言的确相比于宿主你前两世变了,但是这是正常的,这些还不都是因为宿主你——】说到这里它猛地打住,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我?”徐九微听得一头雾水。

系统可疑的沉默了一阵子,接着异常天真无邪地说:【嘻嘻嘻宿主你看,那边的蜻蜓真好看。啊,那个灯也挺漂亮,这皇宫就是漂亮。】

徐九微:“……”

这话题能转移得再生硬一点么。

“快说,你究竟有什么阴谋?”她不为所动。

系统:【哎呀讨厌啦,伦家哪有什么阴谋。】

“说正常话!”

见她明显不肯善罢甘休,系统苦巴巴地道:【宿主,真的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不能剧透,否则出事的是宿主你……以命祭天……让你重活一世……】

它的声音很正常,前面一句话徐九微也听得非常清楚,奇怪的是,当它说到最后那句话时,她的脑海中陡然响起一阵像电流的声音,滋滋作响,疼得她连连叫出声。

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的系统吓了一跳,连忙闭嘴。

徐九微隐隐明白,方才系统应当是无意中透露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她怎么也无法听清,哪怕努力回想一下脑子里都会越来越痛。

更诡异的是,当她转移思绪到别的事情上,那阵刺痛立即消失得一干二净。

难道,这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的惩罚么。

不等她说什么,系统一反常态的正经道:【宿主,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你。】

用力揉揉额角,徐九微叹了口气:“算了,先不提这个。”

既然系统坚称目前剧情没有问题,那就暂且不管这些奇怪的变化算了。

略过这个话题,一人一系统都沉默了好一阵子。

忽然想起刚才忘了的事,系统再度开口道:【对了宿主,因为目前魏谨言和莫蓝鸢都对夏妙歌好感度几乎没有,你必须让他们产生好感。】

提到这件事,徐九微表情有点裂:“我怎么去让他们产生好感?莫蓝鸢先不说,魏谨言那厮都快黑到天际去了。”

系统不赞同地道:【就是因为他黑化了,所以才更需要女主去感化他啊。】

自古越黑化得利害的角色,才更需要女主的圣光去普照他,那些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演的么。徐九微双手托腮,琢磨着系统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但……

一想到每每系统的不靠谱,徐九微又不确定了,狐疑地问:“真的假的?”

系统:【真的真的。】

“哦。”

敷衍地应了声,徐九微还是不太相信这个破系统,总觉得按照这样走下去,这剧情绝对会毁到编辑她妈都认不出!

第23章

转眼间,太子的葬礼已经过去大半个月,朝中原js33333线路登录位在东宫的势力萎靡不振,个个愁眉苦脸,哀恸得让别人以为是他们自家里死了人,那些聪明机灵的则早就已经另觅高枝,把眼光放到了其他皇子身上。

如今宫中能看得下眼的,六皇子尚且年幼,且太过骄横,完全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子,看上去成不了什么气候。二皇子莫清绝是最有名望的,但他明里暗里都说过,绝不参与朝政,以至于剩下的人都把宝想要暗暗压在三皇子魏谨言身上。

但也有人表示不屑。

魏谨言如今虽看着荣宠不已,但他孤身一人,背后并无任何势力支撑。

不知是对朝中大臣们的心思窥破了,还是真的原本就有心思这样做,天启帝最近表现出有意给魏谨言找一个靠山,在后宫妃嫔里选一位娘娘,让他寄养到名下去,这可惹得宫里热闹了不少,不少妃嫔想尽办法造反永安殿,各种奇珍异宝更是正大光明往这边送。连带这徐九微都收到不少。

看着眼前捧着礼物上门的两名宫人,平安依稀记得是田妃身边的人,扬声道:“你们还是回去吧,大家姑娘不会……”收的。

最后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平安就看到面前闪出来一道身影。

素衣白裙的徐九微笑眯眯接过两人手里的礼物,半点犹豫都看不到。

平安:“……”

“东西已经送到,奴婢告辞了。”

见她收下,两名宫人眼角眉梢掩不住的笑意,赶忙福身行礼离去。

徐九微扬了扬手,抱着东西回房间。

最近她正计划着该多攒些积蓄,立即就有人不断送银子上门,可真是一场及时雨。

进入殿内,杏儿马上放下手里的动作迎上来接过,当看到盒子里装的是一对成色上品的美玉,眼神都有些发直:“小姐,这东西可真漂亮。”

平安纠结着跟进来,见徐九微兴致勃勃地拿着那对玉佩,犹疑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开口:“姑娘,这些东西……是不是不要收比较好。”

徐九微不在意地摆摆手,让杏儿先把东西收起来。

看杏儿连蹦带跳的进了寝殿,她慢悠悠在桌前坐下,看向平安:“平安,你不必担心,我在做什么我很明白。”

系统默默吐槽:【宿主,难道你不是想借机敛财,好给以后自己存盘缠么。】

被戳破心思的徐九微面不改色,轻哼一声:“送上门的银子我为什么不要。”

心下这样想,徐九微面上倒是一派沉静,正襟危坐,义正言辞地说:“这些东西若是不收,那些人才会对魏……对三殿下有所非议,认为他油盐不进,不好拿捏他的心意。相反,他收了,这些人反而不好去揣测他的心思了。”

平安一阵语塞。

自幼生活在宫中,他当然马上就反应过来徐九微话中的深意。

如果魏谨言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那些外人就会认定他是个不好驾驭的人,必定会退避三舍,反之,若他收了,别人反倒会觉得他还有弱点可以掌握,也会相应的对他放松警惕。

想不到自己刚才竟然误会徐姑娘贪财,平安面上微热,低着头歉然道:“姑娘所言极是,是奴才太过目光短浅。”

徐九微含笑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

旁观在侧的系统鄙视道:【咦宿主你好无耻!】

徐九微直接懒得搭理它。其实,这话虽然是随意胡扯搪塞平安的,也的确是事实,所以魏谨言平日里看到别人送来的东西都并不拒绝。她不过是效仿一二,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该不该做的分寸她还是有的。

系统哼了声,随即想到些什么,嘿嘿笑道:【宿主你跟魏谨言如今真是般配,一个阴险,一个无耻。诶诶?这么想还真是,说不定以后你们真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