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54

分卷阅读54

    复杂,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转眼就成为皇帝的新宠妃,各家势力恐怕都会在心里掂量一二,暗中图谋什么。

一时间,殿中的气氛有些诡异。

“怎么会是她呢。”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天启帝的新宠居然是秋横波,徐九微喃喃道。

出手把那盘放得最远的梨花糕取了过来,魏谨言看上去倒是不以为意,漫不经心地道:“是她又有何奇怪?”

徐九微想也未想就脱口而出:“当然奇怪了,她以前可是你的……”

“嗯?”魏谨言手一顿。

感觉到身边人陡然变得危险的气息,咳嗽两声,徐九微硬生生把话题扭了过去,干笑道:“她以前不是仰慕你么,大家在留仙居曾经见过她。”

拿起一块糕点就堵住她的嘴,做完又把面前已经温温凉的水推到她面前,魏谨言淡淡地道:“我倒没看出她哪里仰慕我。”

嘴里突然被塞了东西,徐九微一时没注意他们的动作亲昵得过分,身后两个伺候的宫婢满脸惊讶,连对面的莫蓝鸢都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眼,眉峰拢了拢,阴沉的模样吓得旁边侍候的宫婢脸都快白了,唯恐哪里惹到这位最近开始引人注目的五殿下。

顺势就把吃的吞进口中,她鼓着腮帮子含糊地道:“咦?梨花糕啊。我最喜欢这个。”

说起来这个秋横波还真是和魏谨言不死不休,这一世没当成他老婆,更狠,直接跑来当了他后妈。别人都是子承父业,他们这皇家父子倒好,父承子妻。

咳,这样说似乎不大好。她讪讪收回视线。

转头不经意就瞥见夏妙歌,她就坐在太傅夏朗的身边,眼神却总是往二皇子莫清绝那里飘……

徐九微更想吐血了,同时在心里感慨。

真惨啊。

这一世的魏谨言和莫蓝鸢真是太惨了!

先说莫蓝鸢这个男主,女主这个白月光明显变心了,与莫清绝时不时就纠缠在一起的眼神可不要太含羞带怯,作为原来的朱砂痣的女二号温若檀被他手下一剑穿心杀了,另外的几位妃子角色至今不见踪影。目前后宫数为零。

再说魏谨言,他的后宫本就不多,目前唯一见到的那个还跑去跟了他老子。后宫数为零。

作为一本书的重要角色,居然混到如斯地步,简直惨绝人寰!

看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上前方的莫清绝,魏谨言几不可察地皱眉,语带深意:“阿九,你这么盯着二皇兄做什么?”

只顾着出神压根没注意前面是谁,徐九微的神思仍然有些恍惚,下意识地就说出了心里话:“不是。我在想他与夏妙歌是不是会……”

还没说完就回过神来了,她小心瞄一眼魏谨言,他明显怔了怔,唇畔的笑意变得真情实意得多了,摇摇头道:“这样也好。”

徐九微无言以对。想想也是,这一世的魏谨言对夏妙歌看上去并没有以前那种如痴如狂的迷恋,甚至完全不在意。至于莫蓝鸢,她也没看出丁点儿觉得对夏妙歌有意的地方,难道如今细节变了,连女主的身份也会变?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中浮现,徐九微垂眸看着自己唇畔的那只手,思绪成功卡了壳。

手指抹去她嘴角的糕点碎末,魏谨言神色自若,看起来一点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他这般坦然的态度倒是让她不好意思咋咋呼呼的避开,心里略微不自在了一下也就随他去了。

忽地,一道阴狠的视线刺了过来。

徐九微敏锐地抬起头,正好对上半倚在天启帝怀里的秋横波的眸光,见她看过来,秋横波半点也没有收敛的意思,满眼嫉恨盯着她,仿佛恨不得活活吞她的rou,拆她的骨,饮她的血,看得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意中把她祖墓扒了,怎么这么大仇恨。

系统在这种时候总会窜出来幸灾乐祸一下:【哇啊啊,宿主,恭喜!秋横波对你的恨意已经提升到六百。】

怎么听着这都不像是值得恭喜的东西,徐九微头皮发麻:“这个恨意值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只有她才有?”

系统嘿嘿阴笑了一阵子,听得徐九微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才继续道:【这是只有遇到特殊角色,才会出现的。当达到一定数值后,就会开启隐藏路线。】

徐九微:“……”

所以,这个特殊是以什么为基准?可别告诉她全是魏谨言的后宫。

不着边际的乱想一通,徐九微眸光一转,发觉秋横波居然还在盯着她,眼底全是恨意,然而当她的视线转移到一旁的魏谨言身上时,居然变得柔情似水,无限情深。

徐九微不可置信地倒吸一口凉气。

印象中秋横波跟魏谨言就见过一次,秋横波怎么做到看到他就满眼柔情的,而且为什么面对她时为什么就那么仇恨不已的样子,这女人不止脑子可能被驴踢了,还一定眼瘸了!

……

宴会结束后,徐九微想起平安说过秋横波是莫蓝鸢献给天启帝的,小心瞟了他一眼,暗忖这两人究竟何时搭上关系的。

谁知,她一转头,正好对上莫蓝鸢的目光。

一片喧嚣中,他静静站在一颗月桂树下,褐色的眼眸仿若剔透美丽的琉璃石,就那样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浮浮沉沉的暗涌在他瞳眸中闪烁着,漾起一片惊心动魄的潋滟水光。

呃……

她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他眼中转瞬而过的到底是什么,就看到他满脸阴郁地瞪视她一眼,从鼻腔里挤出一声重重的冷哼,居然拂袖而去了。

徐九微瞪着他的背影,满脸疑问,完全不知道刚才她哪一下踩中了他的逆鳞,让他这么不待见她。

“阿九,回去了。”

直到听到魏谨言沉悦的声音,她低头看到有意无意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还没说什么,他却已经抽回手,迈步走在前面。仿佛刚才只是随手扶了她一下,并无他意。

“来了。”

她应了声,没有太过在意,转身跟上魏谨言。

**********

翌日晌午后,偶然从平安口中听到秋横波被封为夫人了,封号居然是“横波夫人”,徐九微一下子没控制住,脚下被门槛绊倒,面朝下摔了个大马趴。

“诶?姑娘你没事吧?”

平安吓了一跳,赶紧扶起她。

徐九微摆摆手,在平安的扶持下,一瘸一拐地在旁边的桌前坐下,讪讪地道:“没事,只是有点吓到了。”

平安疑惑地看着她。

徐九微没理会他,心中暗暗感慨:这可真是命运啊!

秋横波这一世没当成儿子的横波夫人,当了老子的横波夫人。

“这么快就加封夫人,后宫那些娘娘会同意?”那些个娘娘可都不是吃素的主儿,能容忍这么一个一上来就受尽宠爱的女子才怪。

平安摇摇头:“听说皇后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