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3

分卷阅读63

    没有动的马德明眯着眼睛盯着他片刻,漫声笑道:“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乖就范,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徐九微下意识地看了看魏谨言,发觉他眉头都不曾动一下,淡淡瞥了马德明一眼:“不巧得很,我还偏生就不喜欢吃敬酒。”

“你——”马德明被他狠狠噎了口气。

徐九微额头滑下一滴冷汗,这朵黑莲花真的没毛病吧,怎么还挑衅起对方了,就不怕彻底惹恼了对方么。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马德明冷笑着一扬手,他身后的几名官兵马上上前,手中的刀毫不客气就攻了过来。

面对这些人,魏谨言脚下一步都未动,仅是伸手把徐九微揽着靠近自己。他手里那柄折扇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似轻巧地在几个人刀尖上点了点,持刀的人不约而同感受到一股强劲的气流直袭面门,脚下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见到这一幕,马德明的脸难得变了色,惊疑不定地打量着他,似在估量什么。

另外一边,那些官兵人多势众,杨昊和湛清带着护卫应付得有些辛苦,反观魏谨言,应付着身边的几个人可说是游刃有余,居然还有闲心同马德明说话,微笑道:“不知马大人收了多少好处,要这般为难我。”

他的话中是毫不掩饰的嘲讽,惹得马德明怒目以视:“你——”

被魏谨言护在身后,徐九微满心纠结,偏偏系统还在不断提醒她:【宿主,再不完成任务就完了!】

“你说得倒是轻松!”她哼道。眼下别说让魏谨言被关进大牢,他没把对方全灭了就不错了。

系统:【这就要靠你拖后腿了,宿主,快上啊!】

“……”

心中问候了一遍五百二十四的祖上十八代,徐九微望着前方魏谨言的背影有些犹豫。

按照系统的话来说,让魏谨言入狱并非是要故意要陷他于死地,而是另有目的,那么她真的这样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在她思忖的片刻间,魏谨言凭着一柄折扇不断抵挡开那些人的攻势,全程气定神闲,看得马德明气得都快要吐血了。

很快打定主意,徐九微稍稍往马德明的方向靠了靠,趁着魏谨言背对着她的时候,朝马德明那边不断使眼色。

被魏谨言惊得不断变脸的马德明看到这一幕,一时之间竟是愣住了,脸上就差写着:姑娘,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眼下可没有时间给他发呆,魏谨言脚下微动,折扇的扇骨顺着靠近他身边的一个官兵的剑身,直直滑下去,然后狠狠敲打在那人的脖颈处,那人吃痛地捂着脖子,往后退了一步,原本包围着他的其他人忍不住纷纷后退,面露畏惧。

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毫无转圜了。徐九微咬咬唇,状似无意往后踉跄了两步,拢在袖中的手上拿着一柄匕首,那还是平时她带着防身的。趁着其他人未注意,摔在马德明面前时,她冲他飞快看了一眼,然后把匕首用力往他手里一塞——

“阿九!”

侧首看到徐九微被挟持,魏谨言沉声唤了一声。

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再不明白马德明就枉做个在官场打滚多年的人精了,他反应很快,在接到那匕首的瞬间就一手反剪着徐九微的双手,一手将匕首对上了她的脖子,高声喝道:“住手!”

他的话音落下,原本一个个激战正酣的人齐齐停下了动作。

“三殿下,你再不住手,我就划破她的脖子!”马德明目光灼灼盯着魏谨言,这次连掩饰知道他身份的意思都没有了,直接道破。

闻言,魏谨言先是扬了扬手示意其他人不要动,手中的折扇唰地合拢,唇边依旧挂着一抹温煦如风的微笑,吐出的话却冰冷嗜血,满是戾气:“哦?”

那拖得长长的尾音,听得人无端心生畏惧。

马德明的手不由自主抖了下,在徐九微的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

她暗骂一句,还没说什么,对面的魏谨言却是浑身气势骤变,一柄极其轻薄的银白色软剑自他腰间的玉带中抽了出来,眼看就要毫不犹豫刺向马德明。

马德明心中惊骇不已,抵着徐九微脖子的匕首再次抖了抖。

徐九微看得头发尖尖都在发颤了。

魏谨言这样子,她这任务百分百要失败啊。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魏谨言忽地凝眸看向徐九微,她乌黑的眸子如同浓墨,长长的睫毛轻轻战栗着,与他视线对上的瞬间,她的眼神并没有他所想的那样满是惊恐与害怕。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忽然瞪大了双眼。

他眯了眯眼,突然间改变了主意。

软剑倏地出手,刺的方向却不是马德明那边,而是看也未看就袭向身旁一名官兵的脖子,温热黏稠的鲜血飞溅出来,离得较近的徐九微脸上都溅到了,她愣愣看着这一幕,犹有些反应不及。

“呃……”

那官兵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便仰面直挺挺倒了下去。

一剑毙命。

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面,魏谨言把软剑“哐当”一声丢在地上,冲着马德明云淡风轻地一笑:“马大人,我与你走就是了,何必这样大动干戈。”

你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

这是那一刻所有人的心理活动。

刚刚死掉的人就躺在脚边,浓烈的血腥味重得让人几乎反胃,徐九微呆呆看着对面的人。

他白色的衣袍沾染了不少鲜血,一点一点,犹如凌傲孤高的红梅在雪地里绽放开来,有种残忍而可怖的美。

马德明也被吓了一大跳,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挟持着徐九微往后退了两步,低声冲身旁的人吩咐道:“赶紧把他们都拿下!”

目睹了魏谨言面带微笑杀了一个人的情景,在场的官兵都战战兢兢不敢轻易上前,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被挤出来的那个只好硬着头皮过去。

出乎意料的,魏谨言真的没有反抗,反而异常配合地道:“不必费心上枷锁了,我跟你们走。”

偷偷觑他一眼,官兵看向马德明。

后者也摸不清魏谨言到底是抱的什么心思,但他很清楚,若是魏谨言有心要抵抗,他们这帮人绝不是他的对手。于是,他迟疑着冲官兵点点头,让他们按照他的意思照做。

“诶诶?等一下——”这个发展让杨昊始料未及,看着魏谨言半点迟疑都没有就跟着官兵走,他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文清拉住了。“杨大人,不要轻举妄动,三殿下可能另有安排。”

湛清想说什么,但看了看魏谨言,又闭上了嘴。

徐九微眉头皱得可以打结,她看看魏谨言,再看看其他也乖乖束手就擒的湛清等人,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马德明同样满心不安,魏谨言明显是故意被擒,而他挟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