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6

分卷阅读66

    烦躁地摘下官帽,马德明总觉得不太踏实,好像接下来会发生难以估量的大事。

**********

当天夜里,淋过雨的徐九微发起了低烧。

探了探她的额头,魏谨言皱眉,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两粒药丸喂进她口中,朝外面巡逻的衙役道:“找个大夫来。”

这一片关押的都是十恶不赦的犯人,不少人都在等着朝廷批文下来问斩,无论他们说什么喊什么衙役们都会视而不见,只要负责好不让人闹事就好,但今夜马大人吩咐过了,若是角落里这一男一女有什么问题,要马上上报。

他犹豫着看了魏谨言一眼,牢中的光线太过昏暗,一时之间看不太清楚那人的眉眼,于是他大着胆子嚷道:“吵什么吵!你以为这里是哪里?这可是知州府大牢,你当自己是来享受的吗!”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直直落在自己身上,夹杂着nongnong的戾气。

刹时,他脊背一寒,无端的起了一身冷汗。

“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了,我先去禀报马大人!”

到嘴边的叫嚣转眼就变了调,衙役结结巴巴喊出这一句,就急不可耐转身去找马大人。

让衙役惊讶的是,马德明听到这话竟然难得没有对他破口大骂,为这种小事来找他,而是沉吟着问身边的下人:“府上的大夫今夜可在?”

下人摇摇头:“许大夫前两日告假回家乡探亲去了。”

马德明正要说什么,就听另外一名下人道:“大人,今夜牢里那位有个想要自尽的杀人犯,大人说他留着还有用,所以派人请了城西的苏姑娘救他,现在那位苏姑娘好像还没走。”

提到这位苏姑娘,马德明眼皮一跳,表情变得有几分轻浮:“苏姑娘还在?”

话一出口,他突然想起自己家中那位河东狮就在隔壁,连忙敛了神色,佯装肃然道:“请苏姑娘过去看看吧,有任何动静记得向我禀报。”

“是!”

得到指令的衙役一路急匆匆回到大牢。

牢房中弥漫着一股nongnong的血腥味,那刺鼻的味道让在场的衙役都忍不住捂住口鼻,难以忍受,那位俯身给重犯诊治的人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那是个十分年轻的女子。她穿着一袭紫色轻纱裙,收腰的设计勾勒出她弱柳般的身姿,明眸皓齿,云鬓花颜,温暖的笑意仿佛将这大牢里的阴沉都驱散了。此时,她偏头朝身旁人说着什么,时不时捂着胸口咳嗽两声,让人看着便忍不住心生怜意。

“锦绣,把药箱里第三格的纱布递给我。”

“是,小姐。”

生得眉目清秀的小丫鬟乖乖递上东西。

好不容易等到紫衣女子替犯人包扎好伤口,衙役这才小心翼翼上前,带着几分讨好开口道:“苏姑娘,隔壁有个被关押的犯人淋了雨后好像生病了,劳烦您过去看看。”

说话时他神情恭敬又慎重,连看那位苏姑娘的脸都不敢。

紫衣女子微微一笑,抬起头来,清清泠泠的声音如同环佩叮咚,异常动听:“衙役大哥不必客气。”边说边站起身来,示意衙役带路。

婢女锦绣抱着药箱跟在后面,不时皱皱鼻子,对大牢里难闻的气味非常不适应。

几名衙役高举着火把一路过去,明亮的火光让魏谨言禁不住以手挡住了眼睛,没有去看那名随着衙役弯腰进入牢中的紫衣女子。

进去的时候,紫衣女子怔忪了下。

火把照亮了室内的情形,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静静坐在地上,一手覆在双眼上,一手揽着一名素衣白裙的年轻女子。

她看不清白衣男子的脸,眸光稍稍往下,便看到靠在他怀中的女子身上。长长的黑发垂下,挡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到她细白瓷般的侧颜,脸颊上染着一层不自然的嫣红,应当就是衙役让她诊治的人。

两人并无过分旖旎的动作,紫衣女子却突然有种错觉,任谁也无法介入其间。

这种感觉让她柳眉轻颦,很快又恢复如常,她没有再刻意去看白衣男子的模样,俯身半蹲在地上,仔细替他怀中睡过去的女子诊脉。

“她受了凉,开些增强体质的药,煮些姜茶来就行了。”不等她开口,魏谨言静静地道。

作为同样学过医的人,魏谨言自然知道徐九微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不吃药会让她今夜多受苦头,他随身并无携带的药,所以才会吩咐衙役找大夫过来。

闻言,紫衣女子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心神都在徐九微身上,魏谨言没有注意到。

须臾,紫衣女子收回手,站了起来,直到走出去后方才冲衙役说道:“就跟这位公子说的一样,她只是受了寒,今夜会断断续续发一会儿烧,煮些驱寒的姜汤给她,明日就没事了。”

“多些姑娘!”衙役拱手道。

紫衣女子微笑着摇摇头,并未多作停留,带着婢女匆匆出去。

那声音听着似曾相识,魏谨言不由得怔了怔,侧首望了过去,却因为牢中太过刺目的火光不得不闭上眼睛,同时感觉到怀中的人醒了。

徐九微其实没有睡着,大抵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她的脑子里浑浑噩噩的,神思不甚清明,便任由魏谨言揽着她闭目憩息,听到紫衣女子的声音时,她霍地睁开眼,朝几人离开的方向看去。

几个衙役模样的人走在最后,她只大概看到有一名紫衣女子走在最前面,背对着这边,看不到模样。

“阿九,怎么了?”魏谨言垂眸看着怀中人。

慢吞吞收回视线,徐九微摇摇头,眼皮却重重一跳。

刚才那声音像极了一个人。她第一世的身份,也就是……

魏谨言后来的王妃!

*********

徐九微和魏谨言这边一片相安无事,另一边被关在一起的杨昊和湛清等人就不那么太平了,杨昊生性好动,性格不羁,这会儿待在湿冷的牢房里真是片刻都无法静下来。

“要不是看三殿下还在,我真想一把火把这牢房烧了算了,真是碍手碍脚!”杨昊急躁地抓抓头发。

湛清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安安静静坐在角落,把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文清盘腿坐在一堆干稻草上,皱眉道:“杨大人,你这样做会连这冀州大牢所有犯人全部被连累的。”

闻言嗤笑一声,杨昊大咧咧冲着他翻白眼:“文大人,这里关着的可都是犯人,既是犯人,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众生皆平等,面对人命,岂能这般儿戏!”文清拂袖道。

“哪时候有过众生平等,真是假仁假义!”

“你——”

两人眼看又要吵起来,却因为迎面一阵烟雾停了下来。

“什么东西烧焦了吗?这么难闻!”杨昊几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