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0

分卷阅读70

    她倒是想远离,能吗?完全不能!

*********

当天夜里,冀州知州马德明被流寇杀了,府上财务被洗劫一空的消息传到帝都,得知消息的柳意把茶盏都砸了,匆匆忙忙换上官府就要进宫,谁料却被告知,皇上已经与横波夫人就寝,任谁来了也不见。

无法,柳意只得先行回府。

同样收到消息的,还有岚音殿那位。莫蓝鸢听完韩冰的话后,先是皱眉,继而漠然道:“也对,魏谨言要是那么容易就死了,接下来的好戏可就演不下去了!”

窗外,山雨欲来,风满楼。

马德明横死,所有职务的决定权便落在了副职的通判林冲头上,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城门,迎接带着物资前来赈灾的三皇子。

连续忙了几日,待到所有事情都已安排妥当,魏谨言去了城南,那里住着一位隐居在此的异姓王,也是魏谨言母妃的表哥,曾经的镇南王苏放鹤。当初魏谨言和贺云峥说他来冀州是为看望他,其实有七分都是真话,后者完全不信罢了。

苏放鹤曾是一代名将,但他在娴妃进宫的那一年突然隐退,上交了兵符后就孑然一身离开,从此再无人听到他的消息。魏谨言一直与他保持联系,这件事同样也没人知道。

他如今住的是一处极不显眼的别苑,地方太过偏僻,平日里没什么人来,略显清冷,魏谨言带着湛清到门口时,刚好看到一道曼妙的紫影消失在院中。

见他突然站定不动,湛清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院子里,几株长势颇高的野姜花正粲然绽放,雪白的花朵在风中轻轻摇曳着,他疑惑地问道:“殿下,可是有何不对?”

短暂的怔忪过后,魏谨言收回目光,淡淡道:“没什么。一时眼花罢了。”

刚才他瞧见的那道背影,像极了前几日在牢里见到的那名女子。

……

而这时,远在府衙的徐九微正在府衙用午膳,陪同她的是魏谨言的暗卫红樱。天知道,早上她迷迷糊糊爬起来,一打开门,就看到张美艳的脸出现在眼前,与她眼睛对眼睛,鼻尖对鼻尖,吓得她所有瞌睡都跑了个精光。

若不是看到魏谨言就在外面,徐九微早就甩上门把她关在外面了。

系统:【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魏谨言在冀州的奇遇。获得活力值五千,精神力三千。】

脑海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徐九微她呆了一下:“这么多?”最近两个任务系统都慷慨得让她咋舌,要知道,它一向只有扣的时候才会这么‘大方’。

系统的语气有点奇怪,硬要徐九微形容的话就是故作深沉:【重要的角色出现了。】

自动忽略掉它神叨叨的话,徐九微问:“那要是失败了,会扣多少?”

系统:【活力一万,精神力五千。】

徐九微:“……”

这个牲口!

她想说什么,手却忽地重重一抖。

“哗啦——”

茶杯从指间滑落,摔在地上。

看红樱眼疾手快把碎片捡起来,再丢了出去,徐九微怔楞了下,就在刚才,她突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悸,仿佛有什么不可估量的事即将发生。

这种感觉让她想到了前两世,她稀里糊涂给魏谨言陪葬之前,那时候也是这样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惶惶不安。

总不会又莫名其妙丢掉小命吧,系统完全没有提醒有哪里不对。她微不可察地蹙眉。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红樱见她脸色不对,问道。

“没事。”

她抿唇笑笑,努力将心头那一丝异样的不安情绪压下。

编辑有话要说:  下章就是魏谨言和莫蓝鸢封王,四皇子登场,王妃也快正式登场了。

最后,良心保证,不写苦大仇深的剧情,也不悲剧结尾,本文绝壁HE~

第37章

别苑外。

湛清上前扣门,一名小厮很快探出头来,看都没看两人就丢过来一句:“大家老爷不见客。”

湛清还未说什么,年长的管家快步走了出来,狠狠瞪了那小厮一眼:“放肆!这可是大家老爷的贵客,不可无礼。”

小厮傻愣愣看着魏谨言两人,纳闷明明是管家吩咐不论任何人上门都说老爷不见客,怎么现在又变了。

管家没理小厮,冲着魏谨言行了个礼:“三公子,老爷得知你来了冀州,所以早就吩咐下来让老奴等你。”

边说边引着魏谨言和湛清进门,离开前还不忘瞪了瞪小厮。

一踏入前院,魏谨言就看到院中数不清的奇花异草,爬满了紫藤花的花架从门口直通大厅外,人走在中间只觉赏心悦目,他边走边问:“王叔身体可还好?”

“劳三公子费心了,老爷身子骨一向硬朗,前些日子还嚷嚷着要学什么太极拳法。”

“可是谨言来了?”

还未到大厅,一道声若洪钟的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湛清便觉眼前一晃,再看,一个男子已经出现在眼前。

苏放鹤年逾四十,他原本生得俊逸雅致,与魏谨言有几分相似的风骨,但他极其厌恶自己这张太过文弱的脸,故而留了长长的胡须,想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威风一些,可惜欲速不达,反倒多了几分仙风道骨的儒雅。不说话往那儿一站,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得道高人。

当然,这话整个苏府都没人告诉他,苏放鹤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多么英武不凡。

湛清以前听过这位镇南王的大名,魏谨言有些事并未瞒着他,他也就一直知道苏放鹤的事。在他印象中苏放鹤应当是个身高八尺的威武大汗,扛着把大刀,大口喝酒大口吃rou的粗犷样子,乍一看到这幅风雅的模样,他呆了呆。

苏放鹤一手搭在魏谨言肩上,一手摩挲着下巴,好奇地道:“谨言,你怎么从小到大看起来都这样子,一点都没变过。哦不对,你好像变高了一些。”

他说话时脸上表情一直在变,一会儿呲牙咧嘴,一会儿皱着鼻子,完全不像个年过不惑的中年男子,反而像个孩童般。湛清又是一惊。

煞名满天下的镇南王竟是这般性子,传出去绝对跌落一地下巴。

魏谨言早已习惯他这样,淡淡笑了笑:“王叔也还是老样子。”

“我前些日子得到好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要不要看看?”提到这个,苏放鹤一脸神秘兮兮。

魏谨言笑着拒绝,不露声色:“不了,王叔自己留着就好。”苏放鹤所谓的有趣玩意儿,除了是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就是各种奇奇怪怪的虫子,这爱好一般人还真是欣赏不来。

甚是无趣地哼了声,苏放鹤甩了甩过于宽大的袍袖,一手负在背后:“谨言,你看你年纪轻轻整天像个老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