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85

分卷阅读85

    嘴冲来人招呼道:“哦!九凰来了呀,快进来快进来!”

这个名字让魏谨言怔忪了下,他不由得转头看了过去。

一瞬间,恍若置身梦中。

编辑有话要说:  啊,终于把女配抬出来了~

第43章

那名女子进来时,外面正好一阵风穿堂而来,在一片摇曳的烛火中,魏谨言看清了她的模样。

秀气的黛眉,高挺的鼻梁,樱红的唇,一袭淡紫色齐胸襦裙衬得她略显苍白的脸色多了几分明艳。她看起来像是长期身体不好,柳眉轻颦,眼神却非常坚定,让人想到雨中不惧风寒绽放的白茶花,横添了一股子惹人吝惜的风情。

魏谨言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她。见到这个他生平唯二觉得亏欠的女子。

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一件事。

他有着前两世的记忆,而那两世皆过得不如意。

第一世,他安安分分活着,对任何人都报以理解和善意,得来的不过是诬陷和横死。

第二世,他依然那样,错以为你给予别人什么,就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结果是那般讽刺,照样落得个惨淡的下场。

在这前两世里,他对其他人都没有留恋,唯有两个人,让他始终抱有遗憾。

第二世中,是那个平日里总是用奇怪的眼神暗中窥视他的小哑巴暗卫,在他被人毒害前,她却以身挡刀,死在他怀中。那时他便立誓,若有来生,他定会护她一世安稳……也就是在那时,他开始怨憎这天道无情。

既然天不容他,他便从此逆天而行!

人若阻他,他就屠尽世人。

魔若挡他,他就灭了那魔。

神若拦他,他就诛天弑神。

或许是造下杀孽太多,再次醒来时,他的眼睛从此就见不得强光,就如同那些神神道道的术士所言,这是天道的惩罚……

再后来,他无意中认出了第二世那个小哑巴,并且将她护在身边。心底仅存的,便是再往前的第一世,留在记忆深处的那个身体虚弱,眉宇间总是带着一抹病态,眼神却异常明媚的女子。

……他曾经的王妃。

没有察觉到他的失神,在魏谨言看苏九凰的时候,她同时也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她进来时,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苏放鹤身边的男子。他穿着一身白色广袖长袍,玉簪束发,手里拿着一柄玉骨折扇,一双眼睛被遮住了,冠玉般的面上表情清清淡淡的,带着一抹雅致的浅笑徐徐看过来,在这溶溶夜色中彷如天上谪仙。

两人同时愣了下。

一是因为都立时明白过来在牢房中见到的人就是对方,二是……因为看清了对方的容颜。

不过,短短一个照面后,魏谨言很快就恢复成平日里那副淡然出尘的模样。除了握着扇柄的手稍稍攥紧了些,几乎看不出异样。

苏九凰却是看着他呆了好半晌。

刹那间,她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世人都说绝色有两种,皎皎月华,倾城雪色,然而这些在她看来,都远远不及眼前这个白衣男子。他分明什么都没做,仅是那样含笑看过来……

她就心旌动摇,目眩神迷。

直到苏放鹤促狭地笑出声,调侃道:“九凰,可是我这侄儿太过显眼,你瞧你都看得目不转睛了。”

听清他的话,苏九凰的脸上倏然染上一抹绯色。

“义父!”她娇嗔一声,偏过头不敢再看那白衣公子。

婢女锦绣早就满目惊艳,呆在原地了,以至于苏九凰忍不住暗中掐了她两把才猛地回神,红着脸扶着自家小姐进去。

袅袅娜娜在魏谨言旁边的位置坐下,苏九凰时不时飞快看他一眼,却突然发觉,他正在看着自己。隔着一道白纱,她看不清他眼中到底是什么情绪,只依稀觉得他的目光专注而深沉。

她心头隐隐有喜悦。

月光从厅堂外流泻进来,落下一地银霜,他的身影投在桌上,乌漆漆地一片,她没敢再直视他,便小心而雀跃地看着他的影子,满心欢喜尽系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他问:“你身子可好些了?”

她觉得这句话很奇怪,但只顾着脸红心跳的她一时没有想明白,轻轻点头:“还好。除了偶尔有些咳嗽体弱,没有什么大碍。”

他动了动唇,温声道:“那便好。”

一旁的苏放鹤眼珠乱飘,倒是难得抓住了重点:他有告诉过魏谨言,苏九凰身体不好的事?

不过他的思维跳跃得太快,很快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盘算着自己今日找魏谨言过来果然是对的。

魏谨言自小被鬼医魏清培养,才识自非寻常人可比,苏九凰虽生在将门,但她的母亲出自书香门第,对她的要求一向很高,是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何况,她与魏谨言同样学过医术,两人随意说起什么话题都能聊到一起,看得苏放鹤心花怒放。

在他看来,一个是空明流光,一个是美人一方。

这两人肯定有戏啊!

“谨言,你看我这义女与你可真是谈得来吧,上次你在冀州我说与你先容的人,就是她。”苏放鹤意有所指地看着魏谨言。

燃烧的蜡烛滑落一滴烛泪,火光跳动中,魏谨言薄唇微抿,没有出声,似乎完全没有领略到他话中有话。

而在苏放鹤的揶揄中,苏九凰含羞低下了头。

原来这个人是这样的。

她心中狂喜,随即颦了颦眉,暗忖那个奇怪的女人果然没有骗她。

见魏谨言不说话,苏放鹤不死心,干脆挑明了自己的意思,再接再厉道:“谨言,我看你过了今日就十九了吧,你也该……”

说话间婢女上前奉茶,魏谨言随手端来,刻意打断他的话:“不知王叔何时收了义女?”

除了行军打仗时,苏放鹤就是个一根筋到底的人,用湛清的话来形容就是单蠢得过分。被魏谨言一岔开话题,他当即忘了原来要说什么,抬了抬下巴:“三年前吧,九凰的父亲托孤于我,我寻思着反正我也没有儿女,照顾一下也没什么,况且这丫头懂事得紧……”

他的言辞间对苏九凰是毫不掩饰的赞誉,苏九凰不禁掩唇轻笑,嗔怪道:“义父谬赞了。”

魏谨言淡笑着听着,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她偷偷斜睨他一眼,忽然有些好奇他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了。上次在牢中见到他时,他一直用手覆盖住双眼,所以她才没有太过在意他,以至于那时没能认出他。

大抵是因为她的疑惑表现得太过明显,连粗神经的苏放鹤都感觉到了,纳闷道:“九凰,你老看谨言的眼睛作甚?怎么,你嫌弃他这样的?”说到最后,他已经开始吹胡子瞪眼。

虽然自己侄儿他经常损他,实际上苏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