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92

分卷阅读92

    我问什么你都会回答?”

“自然。”

“这样啊……”徐九微犹豫了一下,随即定了定神,抬头直视着他:“你早就认识苏九凰是不是?”

他略一颔首,算是应承。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继续道:“我不是说你这次认识她,而是……记得以前的她。”

乍听这话实在有些没头没脑的,但她知道,魏谨言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她是想问他,是不是记得前世。

其实不久前在冀州时,她就曾经这么怀疑过,想问时被魏谨言打断了,后来她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直到今夜看到他见到苏九凰时的反应。

苏九凰上来时,魏谨言的反应极为古怪,似有惊讶,很快又变成了然,仿佛早已知道她会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没想到她真的来了。

同时她还想起了另外一些事,一直以来与魏谨言相处时那些被她忽略掉的怪异之处。

比如说,魏谨言在太子死的那一日为何明知有陷阱还前往,他那样谨慎的性子根本不会做出这样莽撞的事情。

又比如说,他为何知道莫蓝鸢曾经的手下贺云峥出现在那间客栈的房里。

还有他前往冀州前,他说过他的眼睛是回来的代价……

更不用说那些显而易见的细节,仔细回想起来,每一样都在一点一点印证着她的猜测。

这时,他朝她走近了一步,月光刚好照到他的脸上,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楚眉目,但依然能瞧见他唇畔浮起的温柔笑意,让人如置身梦境里。

“若我说是,你……待如何?”

心里突兀地一颤,徐九微努力装作不在意地道:“……不如何。”

“对你……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脚步一抬,魏谨言牵起她的手慢慢往前走,她亦步亦趋跟着,目光落在他好看的侧脸轮廓上,听他轻描淡写地道:“我的确是记得那些事,从小就记得。”

而且,是连同前两世的所有记忆。

后面这句话魏谨言暂时没有说,因为对他而言,徐九微是第二世与他有了缘分,既然如此,再往前的与她无关的那些回忆,她不知道也好,免得徒增烦恼。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徐九微对他会被指婚的事情记得这般清楚。

徐九微张瞠目结舌了好半天,久久未说出话来。

刚才她虽然说得无比洒脱,也早就猜到这些,但真的听到他这般直白的回答时,仍旧无法避免内心的深深震撼。

魏谨言……真的是重生的!

“还有什么想问么?”他忽地问道。

她摇摇头,随即反应过来他走在侧前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轻轻说了句:“暂时就只有这两个问题。”

语落的同时,牵着她的人倏然驻足,在她身前站定,他挑眉道:“就不怕我骗你?”

“不怕。”徐九微答得迅速且肯定。

微微叹息一声,魏谨言的手轻而慢地抚着她的脸,仿佛在确认着她的存在,一寸一寸,从下颌到额头,最后覆在了她的眼睛上。

世界突兀地陷入黑暗,感觉到他轻柔的动作,她眨了眨眼睛,难得没有因为这是在外面而挣扎,干脆闭上双眼。

他扯了扯唇角,慢慢俯下身子,低头在她眉心轻轻吻了一下。

“阿九,我很高兴,这一世能见到你。”

远远看见这一幕的湛清和平安不由自主止住脚步,静静望着两人。

清清冷冷的月下,白衣胜雪的俊美男子与素衣白裙的女子相对而立,他的手遮在她的眼上,近乎虔诚地在她眉心落下一个吻。

带着温热的夜风,徐徐摇曳的婆娑树影,冰冷威严的长长宫道,刹那间都化作了映衬他们的背景。

仅隔着一段距离,他们却好像被生生隔绝在另一个世界外。

他和她是画中人。

他们是赏画人。

永远无法融入进去。

接下来的路上,徐九微没再说话,魏谨言同样静默了下来。

徐九微是依旧沉浸在魏谨言也重生了这件事里,震惊的同时,她隐隐放下心来。

这一世的魏谨言记得前世的记忆,而且早已改变,说不定能就此避开那不得善终的凄惨结局。

缓步走在前方,魏谨言依然一幅平静淡然的姿态,眼底却已漾起一片潋滟深色。

宽阔的宫道一直延伸到巍然耸立的城门口,魏谨言出示了一下腰牌,欲带着徐九微出宫,却见两名守卫手中的长矛“哐当”拦在前面。

“慢着!王爷,恐怕您暂时不得离宫。”

徐九微正想上前问发生什么了事,就见一直隔着老远距离的平安忽然加快脚步朝这边跑过来,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喊道:“王爷,姑娘,出事了!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事?”魏谨脚步一顿,微微侧过头去。

不等平安喘过气来,跟在后面的湛清大步走了过来,面色沉重,凛声道:“刚刚属下接到消息,六皇子……死了!”

徐九微蓦地抬头。

编辑有话要说:  继续刷原作里的剧情了,莫蓝鸢和魏谨言现在目的——踩死对方,哈哈哈

→_→

然后,其实文里写到过的阿九有特殊感觉的角色,都是重要配角,比如四皇子,他是阿九和魏谨言重生的关键人物,还有就是这章出现的……(^.^)

这文大概在80多章吧,现在写的剧情就是在解以前的谜题了,第一世之所以提得很少,因为所有异变的开始都在第二世结局那里。

最后,表白我家兢兢业业发展剧情的莫蓝鸢~

第46章

月中天,长夜未央。

整座华清宫从一开始的热闹沸腾变成寂静无声,很多人都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大批禁卫军齐齐踏步进来,把大殿内外包围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宫婢内侍们噤若寒蝉伏跪在地,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另一方面,王城所有守卫第一时间封锁掉宫门,禁止任何人出入。

得知六皇子莫祁容被害的消息,蓝妃正在派人到处寻他,对着呈报消息的内侍一阵呵斥,说要让皇上把他斩了,结果看到紧跟着过来的皇上和低着头浩浩荡荡跟了一路的侍卫,心彻底沉了下去,两眼一黑直接昏厥过去。

很快的,蓝妃就恢复清醒,第一件事就是推开身边的宫婢,惨白着脸跌跌撞撞跑去出事的地方。

……就在华清宫外的水榭边。

发现尸体的是一个巡夜的内侍,起初以为是什么东西掉在了水边,他随手扯了下,结果没想到拖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吓得他当即尖叫,因此引来巡逻的禁卫军。

徐九微脚步虚浮跟着魏谨言回到华清宫,远远就看到举着火把围在水榭的人群,中间夹杂着蓝妃凄厉的哭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