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98

分卷阅读98

    时就死去,之所以能有第三世,是因为有人以命祭天让你重活一世,所以……这一世的剧情细节上全部脱离了原来的轨道。】

徐九微已经彻底呆住了。

这话五百二十四很久以前也曾说过,那时她一个字都没听清,脑子里仿佛有无形的屏障将那些话彻底隔绝了,她只能感觉到阵阵头痛,然而这次她听到了,而且听得清清楚楚!

刹那间,心头如同被巨石压住,闷痛得无法喘息,眼前似有无数的画面同时涌来,乱哄哄的一片,却又在下一瞬统统化作一片血红……

威严森立的宫门缓缓向外打开,金砖铺就的地面上血迹斑驳,地上躺着很多死去的侍卫,在大殿最里面的王座下,是没有穿冕服的王,他背对着大门的方向站在台阶上,看起来正在同站在阴影后的人说着什么。

“你当真不悔恨?”

那声音低沉而温和,带着一种独特的磁性,让人联想到轻抚慢拨的泠泠弦音,分外好听。殿内没有点灯,昏暗中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只依稀能瞧见那银白如雪的发丝垂落到了腰下。

背对着大门的人没有动,声音平静,却嘶哑到几乎不成调了,极其缓慢地道:“不悔……吾以大凌皇朝之王的名义起誓,吾愿以吾之命,换她再生……”

是谁?

徐九微想要看清楚与银发男子交谈的人,但大殿里的光线实在太暗了,她怎么也瞧不清晰。

“你乃大凌皇室的王,若是轻易做出这逆天改命的事,以后定会万劫不复。”

她痛苦地捂住心口处,听到那人悲怆的笑声自喉间溢出,苦涩得让人心酸:“我已经活得够久,能还她一条命,已经是极好了……”

那个人是谁?

很久后,殿中响起一声长长的叹息。

“既然如此,那便如你所愿。”

这时,外面的月色顺着门槛倾泻进来,一路缓缓攀爬到台阶的位置,恰好落在与银发男子说话的人的衣摆上。恍若影片里的慢镜头,又如在纸上氤氲开来的水墨画,将原本的颜色一点一点显露出来。

滴答——

直到感觉到冰凉的雨点落在脸上,她终于从幻象中抽离出来。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街道上的商贩和行人都已经在准备离去,迷蒙的雨雾中,有人缓步而来,将一柄油纸伞遮在了她的头顶。

垂眸看到的衣角与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渐渐重叠,最后融合到一起,映出那一片艳烈到极致的红衣。

慢吞吞抬起头,徐九微望着执伞的人。

“是……你……”

编辑有话要说:  今天是儿童节,所以更个7千字大长章,其实就是两章合并了。日6太多快精尽人亡了,我后面要当短小君才行→_→

明天发一个番外,假如阿九和魏谨言莫蓝鸢成婚了,各自的婚后内容。

只是番外哦,勿当真,这个跟正文没关系,所以大家买不买都可以。

有洁癖的夫君VS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夫君~

第48章番外一:莫蓝鸢

番外一:假如莫蓝鸢读档重来的第三世

十二月,浔阳城。

这是位于大凌朝极北之地的一座边陲小城,刚刚进入冬季,城里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纯洁无垢的雪白。

天刚蒙蒙亮,房中黑漆漆的一片,昨夜未来得及掩好的窗户送来丝丝凉意,让缩在锦被下的人忍不住把被子紧了紧,恨不得全部裹到自己身上。

躺在床榻外侧的人看着身边把自己裹得像个蚕蛹的女子,无奈叹息一声,伸手轻轻一揽,连人带被子带入怀中。

透过窗户窜入房内的一缕微光照在他脸上,那张美得妖异的脸上看似没什么表情,毫无感情的褐色眸子在低头瞥见怀中人时,却迅速沾染上几分暖意,薄唇牵起一抹几不可察的浅淡笑意。

他忍不住伸手触碰她的睡颜,继而抚上凌乱铺撒在榻间的青丝,四周静谧无声,这种从未有过的祥和安宁让他冰冷的心都跟着沉静下来,滋生出一丝满足感。仿佛就这样直到生命尽头,也不会有遗憾。

被人这么一瞬不瞬盯着好半晌,徐九微再觉得困都睡不下去了。

她挣扎着掀开眼帘,望着一手支颐侧卧在床上的男子,雪白的里衣松松垮垮套在身上,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苍白得异常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仅是看着就能想象到当初受过多少苦痛。

指尖轻轻摩挲着那些交错着的狰狞疤痕,她眉头紧锁。

“其实……倒也没觉得疼过。”触及她惶然失措的眼神,他捉住她胡乱放肆的手,淡淡地说道。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冽,徐九微却从中听出了一丝安抚的意味。

她干脆反握住他的手,微微支起身子,倾身靠近他怀中,脸颊紧贴着他身上那些伤疤处,如同一种无言的安慰,轻轻闭上眼睛,叹息一声:“以前是以前,都过去了……”

边说边在心里把的编辑鞭尸无数次,都怪她一个劲儿虐莫蓝鸢,否则他怎么会留下这么多伤痛的痕迹。

她话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伤怀,褐色的凤眸中漾起柔和的涟漪,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抚着她的长发,扯了扯唇角:“说得也是。都过去了。”

语落的同时,他忽而倾身在她发间轻吻了一下。

徐九微不禁愣了下。

莫蓝鸢并不是个会说情话的人,亦不是那么温柔体贴的人,她曾一度认为他们两人在一起铁定会很奇怪,他做这些亲昵动作时却无比自然,仿佛天生就该如此。

这个落在她发间的吻不带丝毫旖旎和欲色,却让她瞬间觉得面颊微微发热,不自然地扭过头,刻意转移了话题,朝窗外看去:“天亮了,大家是不是该起来了。”

莫蓝鸢淡淡瞥一眼外面,若有所思地道:“平常的夫妻都是早早就起来么?”

徐九微嘴角抽搐了下,心里只有一个大大的囧字。

他们是昨日里搬来这浔阳城的。当初他们在帝都成婚后,莫蓝鸢见她整日在王府都兴致缺缺的,在书房里思考了半晌都没得出什么答案,看到正好过来的韩冰,便问他有没有什么解闷的法子。

韩冰一脸严肃:“主上,属下近日听闻,生活在帝王家的女子都羡慕平民百姓的生活,可能王妃是觉得在府里困得太久?主上不若带王妃出去走走?”说到最后,他其实也有些不确定了。

本是随口胡诌的话,没想到莫蓝鸢却上了心,独自思量了好半晌。

后来回房时,莫蓝鸢看到徐九微趴在桌前睡着了,她的面前还放着一本未看完的话。

他随意瞥了一眼,正好看到书上写着一句话: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难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