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00

分卷阅读100

    然冒出一个极其惊骇的想法,韩冰心中一惊,很快又把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

不对,主上虽然素来残酷,却不会无缘无故去杀无辜之人,那些奴仆就算无意间看了徐九微几次,也不至于把人杀了才对……

他自顾自想得出神,完全没有注意到,正静静凝视着徐九微的莫蓝鸢,眼底那转瞬即逝的暗光……

……

在床榻上睁开眼睛时,莫蓝鸢望着头顶的帷幔久久未起身。

想到那些陌生而遥远的画面,他忽然有种想要伸手捕捉到的意念,然而,张开手的瞬间,落入掌心的只有一片冰凉的空气。

他缓缓支起身子坐了起来,往窗外一看,才发现原来外面下雪了。

帝都的冬日其实鲜少能看见雪,昨夜的雪却下得非常大,纷纷扬扬的雪花仿佛要把整个天地都覆盖。

随手拂开挡在面前的纱幔,他一手把外衣扯过来披在身上,大步朝房外走去。晶莹剔透的雪花不断落在他的发间,衣上,最后留下一片冰凉,他恍若未觉,一步一步走在雪地里。

冰天雪地中,那一抹红影分外孤寂。

想到睁开眼睛前看到的那些画面,他薄凉的唇畔划过一丝毫无温度的笑。

真是荒唐的梦!

如他这般的人,又岂会有那些遥不可及又恶心的感情,想来是最近几年都未见到那个女人,昨日突然去看过她,所以才会做出这等不切实际的梦。

夫妇,寻常生活,这些字眼在他看来简直可笑至极,不过是毫无利用价值的东西罢了。

雪花融化后的凉意不断侵袭着他,他却像是失去了所有知觉,独自一人走在雪中,只是……那喉间溢出的一声悲凉的笑,却怎么也掩饰不掉。

一手覆住双眼,他无声扯了扯唇角。

是啊,这只是个梦,只有在梦中,他才能得到从前可望而不及,往后也绝无机会触碰到的东西。

终此一生,孤独都将与他相随左右,永堕炼狱。

编辑有话要说:  番外说明一下,就是现在这第三世读档重来的一个妄想番外,不要当作正文

第49章番外二:魏谨言

番外二:魏谨言读档重来的第三世,妄想篇

刚到浔阳城的时候,湛清一度觉得自己要被冻死在这里。从没到过冰冷的地方,一来就是整日整夜的大雪,冻得他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更冷了。

相较于他,红樱和林遥倒是颇为自在,居然还格外有童心的在雪地里堆起了雪人。

扫视一眼周围,湛清抖落一身的雪花,在庭院的角落里看到了自己要寻找的人。

那人一身白衣,乌发随意用银色发带束起,长身玉立在那里,仿佛要与这漫天雪色融为一体。

当他徐徐转过身来时,那张清隽俊美的容颜令四周所有景致顿时黯然失色,能看到的,唯有眼前那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只不过……这画里人似乎有什么烦心事,眉头紧锁,久久都未放松。

“大家主子怎么了?”

背后突兀地响起红樱的声音,湛清被吓了一跳,但他这会儿被冻得脸都僵了,是以半点表情都没做出来,面无表情地道:“不知道。”

自从半个月前,他们搬来这浔阳城,魏谨言出去了一趟之后,就整日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

林遥沉着沉着地盯着魏谨言半晌,最后若有所思地道:“莫不是……因为那位徐姑娘?”

红樱和湛清同时回头看他。

林遥说明道:“大家刚来浔阳那日,公子在城东的客栈见到了一位姓徐的姑娘,他说她长得有点像他前两世的王妃。”

湛清木着脸重复:“前两世?”

红樱歪着嘴:“王妃?”

林遥肯定地点点头。

三人同时静了静。

片刻后,三人略带同情的目光齐刷刷落在魏谨言身上。

他们家公子从小就有个毛病,坚称自己记得前面两世的记忆,现在倒好,连前两世的王妃都冒出来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一直被定义为有病的魏谨言把玩着折扇,很快就把郁结心头的烦心事撇去。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他低笑一声,隔着白纱的眼中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

没理会背后三人已经开始讨论,大雪天自家公子为什么还穿着一身单薄白衣,自家公子为什么在大雪天还拿着柄折扇等等疑问,魏谨言一手负在背后,缓步走出庭院。

魏谨言有个外人不知道的秘密。他记得前面两世的所有记忆,知道前两世皆过得不甚如意,结局可以称之为凄惨了,所以从他能行动开始,就偷偷下定决心一定要远离帝都,远离皇室,远离所有灾祸的根源。

他那位皇弟莫蓝鸢想要皇位而已嘛,他让出来就是了,所以在他被封为凌安王爷的当天,趁着月黑风高,他便携带下属连夜出逃……啊呸,是连夜远游,来到这座距离帝都最远的浔阳城。

魏谨言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见到前两世都为了自己而死的女子,一直萦绕心头的遗憾终于得以平息。

终于找到这个人了。

这个为自己死了连续两世的痴情的女子。

在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如她这般爱他。

徐九微就住在城东的一座别院里,据说是她的叔叔,鬼医魏清留给她的宅子。魏谨言来到别苑时,徐九微正坐在院子里玩雪,一抬头就看到魏谨言那张好看到天地失色的容颜,心里一个激灵。

“小……小姐!那个神仙般的公子又来了!”杏儿在旁边低声喊道,边说边捅捅她的胳膊。

徐九微心里都快敲锣打鼓了,不安地看着站在院子门口冲她淡笑着的魏谨言。

这一世好不容易没了那个碍事的系统,也没有了生命威胁,她醒过来后第一时间就远离了帝都,怎么还能碰到魏谨言这尊瘟神。

这瘟神干什么还冲她一直笑?

徐九微警惕地瞪着魏谨言,眼睛眨也不眨,如临大敌。

魏谨言心中变得更加柔软。

看吧,他就知道,只有这个又笨又傻的女人始终放不下他,盯着他连动都不舍得动。

他从在浔阳第一次见到她以后,看到她骤然变色的脸,便知道这个女人与他一样,记得前两世的记忆。

他本以为,按照她这般痴狂的迷恋自己,在他有意无意(刻意)透露了自己的住处后,用不了多久就会主动找到自己,结果他等了快半个月了还没等到,便下定决心自己过来。

她一定是近乡情怯,不好意思主动来找他,那他便去她身边。魏谨言怅然一叹。

殊不知,为了尽可能躲开所有能遇到魏谨言的地方,徐九微这半个月都快焦虑得变成神经病了,结果还是在自家院子里看到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