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08

分卷阅读108

    鬓角垂下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脸,徐九微没有看到那一刻她的表情,传入耳中的是她一贯温柔的声音:“那九凰不打扰王爷和徐姑娘了,先告辞。”说罢片刻的停留都没有,朝西厢房的方向而去。

方才一直担心她会突然再次对自己仇恨值飙升,见系统没有反应,徐九微不由得松了口气,下一瞬,识海中响起的声音让她差点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系统:【苏九凰对你的仇恨值提升五百!啊已经九百了。】

卧槽!

目瞪口呆看着苏九凰离去的背影,徐九微忍无可忍,问系统:“这莫名其妙的仇恨值也是剧情需要?”

她算是明白了,秋横波和苏九凰这两个原本属于魏谨言后宫的角色,都对她天生抱着一种敌意。尽管这敌意来得毫无道理。

系统思考了下,尽量用她能听懂的话说明道:【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如果宿主你没有造成剧情主角感情发生变化,她们不会这样,但因为你介入了,因此产生了剧情漏洞,配角的负面感情自动就成倍加诸到宿主你身上了。】

徐九微:“……”

这到底是本何等奇葩的!

她现在真的恨不得把当初点开这本书的手给剁了,为什么要手贱,为什么要手贱啊啊啊!

徐九微生无可恋脸。

与魏谨言一同回房时,徐九微忽然记起他连夜进宫是因为莫蓝鸢被指控杀害六皇子,小心翼翼瞄了瞄魏谨言看不出情绪的脸,她尽量装作随意地问道:“六皇子这件事如何了,真的是莫蓝鸢杀的么?”

虽说按照原作剧情的确就是莫蓝鸢下手的,但想起魏谨言看到莫祁容死去的场景时露出的那一抹笑容,徐九微总觉得心里直打鼓。按照魏谨言如今的脾性,她真的半点都不怀疑他能干出这种事。

魏谨言闻言顿住脚步,他没有看她,隔着白纱她看不清楚他眸光所焦距的方向是哪里,依稀是望着远处的天空。他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是我做的?”

徐九微跟着止步。

就因为得知魏谨言记得前世记忆,以及以前发生过的太子一案,她才会怀疑是魏谨言先下手为强,杀了六皇子嫁祸给莫蓝鸢,她本来是抱着试探的心思,谁料魏谨言就这般直白道了出来。

一瞬间,她不知如何作答。

不等她回答,魏谨言一手把玩着折扇,一手牵起她的手,看起来并没有用什么力度,她却觉得手腕处如有桎梏:“若真是我做的,嫁祸给莫蓝鸢,你可会怕我?”

徐九微怔了怔,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

他看似笑得如沐春风,浑身的气势却骤然变化,满身的温和优雅悉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恐惧到极致的森冷阴鸷,他不再像平日里那般高高在上,也不再宛如谪仙,浑身流露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呆滞了一瞬,她缓慢地摇摇头:“不,不怕……”

许是因为得知了他有上一世的记忆,她的心境已经与从前截然不同,这样的魏谨言虽然略显陌生,但现在她的确不怕。

见此情形,魏谨言轻笑一声,握住她手腕的手紧了紧,没说什么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一路送她回到房间,魏谨言走到庭院门口时就不再进去,站在原地目送她,拎着裙摆踏上台阶时,她听到背后响起魏谨言的声音,别有深意地道:“阿九,若你方才回答怕了我,那……我可能就真的要做出些骇人听闻的事了。”

霎时,徐九微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默默吐槽这黑莲花是不是更黑了,她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她怎么突然觉得,魏谨言如今走的是以前莫蓝鸢的剧情路线?

反之,莫蓝鸢作为原作里的绝对主角,这一世简直太正常了,那些关于他做出的种种暴行几乎都没出现过,再联想到夏妙歌这个女主变成配角,苏九凰反倒成了女主……徐九微心里重重一跳。

她蓦然回首。

魏谨言已经走了,院子门口空荡荡的,唯有外面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代表着有人曾来过。

怔怔回过头,徐九微步履不稳地扶住门框。

难道魏谨言的身份也变了,不再是原作里的炮灰男配?

***********

天牢。

蓝妃最初被关进牢房时,冲着外面声嘶力竭地哭闹着,吵着要见皇上,让他为自己伸冤,但喊了整整一个时辰都没有人理会她后,她的声音终于弱了下去。

“祁容……”

想到惨死的儿子,蓝妃身体无力滑跪到地上,眼泪即将落下时又被她狠狠逼了回去。

曾几何时,她蓝妃竟会落到如斯地步,当真是可笑啊!

今夜发生的一切明显事出蹊跷,天启帝虽然为这事震怒不已,但他还对蓝妃保留了几分信任,所以并未直接言明要如何处置她,反而责令大理寺和刑部全力追查这件事。

同样的,莫蓝鸢作为皇子却与皇上的妃嫔宫中私下会面,这件事亦被天启帝责令了一番。

“……祁容……”

嘶哑着声音喊着死去儿子的名字,蓝妃抓着牢房门的手重重颤抖着。

这次是她太大意,听到莫蓝鸢和秋横波的话时怒火攻心,心急火燎就去做了那些事,结果反被人设计!

蓝妃贵为皇妃,因此与其他犯人关押的地点有所差别,这一隅除了她就看不到别的人,显得囚室里越发静谧无声,而在这种死水一般的安静中,一道修长的身影缓步来到牢房门口。

听到动静看过去的蓝妃,目光触及那张熟悉的容颜时,端丽的脸孔瞬间变得扭曲,她狠狠咬着牙望着那人,目光凌厉得仿佛要将那人生吞活剥。

“是你?”

那人淡然睇着她,眼神里满是嘲弄,活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这种目光让蓝妃深觉被侮辱,她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控制住不骂出声,恨恨地道:“你来做什么?”

“我想跟你谈笔交易。”

来人如是说道。

编辑有话要说:  今晚这章底下评论都发红包,大家记得留爪哦~

最后,其实莫蓝鸢我最初给他设定名字叫兰鸢,因为我想啊,得看起来高洁啊美丽啊妖异啊等等的名字才配他这么阴晴不定的感觉,结果……

基友:娘炮!

我:还好吧,我特意给他这样取的,看起来很美丽啊。

基友:娘炮!

我:……

一天后,我默默改成了蓝鸢。

蓝色鸢尾的花语: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哈哈哈,感觉我真的有点恶趣味了。

魏谨言最初被我叫贺兰鸢,阿九叫萧九微,因为看到有人比我先发文几天,女主也叫了这个名字,果断改了。

第52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