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14

分卷阅读114

    倒退几步至角落里,然后在徐九微未反应过来时,身形一闪,整个人就如同一道风往前几步,一脚踹向倒在路边的凳子。

砰——

凳子猛地飞了起来,直直朝马上的人袭去。

“将军小心!”

骑在最前头那匹马上的人正是浔阳城的副将王猛,他完全没把倒在路上的女人和孩子放在眼里,心里甚至更恶毒的想着最好踩死这些不识好歹的东西,岂料抬头就看到一件不明物体朝自己飞来,吓了一跳,连忙偏头避开。

哗啦——

不知是不是王猛的错觉,他觉得刚刚擦着耳尖飞过的凳子完全是故意没打中他,他怒极,眯起眼睛扫视前方:“何人胆敢袭击本将?滚出来!”

身后的士兵们见状慌忙拔刀,朝着刚刚凳子飞来的方向呵斥道:“什么人?躲躲闪闪算什么好汉!”

魏谨言姿态闲雅地走到路中间,略一侧身,冲着众人颔首道:“脚滑了下,抱歉抱歉。”

“……”扒在旁边巷子口围观的徐九微嘴角抽了抽。

“你是何人?”王猛大喝道,心中却在仔细打量着突然现身的白衣男子。

驻守漠北多年,王猛还从未见过这般风姿超然的人,玉冠束发,白衣翩翩,从茫茫大雪中走来,若不是意识尚且清晰,他都要以为出现幻觉了,偶然见到了天上的谪仙。

浔阳城就这么大,王猛十分确信这人没有出现过,他冷冷盯着魏谨言,眼中闪烁的阴郁如同毒蛇。

摔倒在地上的女子看准机会,抱起孩子就跌跌撞撞跑开,头也不回。

当然,这会儿其余人也没人在意她就是了,紧跟在王猛身边的士兵扬了扬手里的长矛,冷笑道:“我看你就是存心想要刺杀大家将军,说,是什么人指使的,乖乖交待了将军说不定还留你个全尸!”

目光自白衣人眼睛上方覆着的白纱上掠过,王猛满腹疑问。

魏谨言缓步向前,俊美的面上扬起一抹几不可察的淡笑,他淡然道:“在下脚滑了一下罢了,本来……”

视线在王猛身上停顿了一下,他意味深长地道:“我可是想要砸中他的脸。”

“你……大胆!”

王猛一听简直怒极:“来人,把这个大胆刁民给我拿下!”

徐九微在旁边看得无比黑线,已经开始悔恨让魏谨言出去了,她有预感,待会儿绝对会出大乱子啊!

马上的士兵纷纷跳下来,迅速朝魏谨言围拢上去。

唰地一声,十余柄长矛齐齐对准魏谨言,只要稍稍上前一步,就可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王猛得意地笑道:“小子,看你等下还敢不敢跟我叫……嚣……”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兵器乱飞,包围住魏谨言的所有士兵四仰八叉倒在地上,口中惨叫连连,而魏谨言看上去却还十分有闲心的拂了拂袖间的褶皱。

“你——”王猛和唯一没上场的那名士兵脸色骤变。

“你到底是什么人?”出声的是王猛身边的士兵,他躬着身子举着长矛,嘴里还在不断挑衅,脚下却尽量往后缩。

魏谨言淡然看着他们,并未开口。

他越是这般气定神闲,王猛和那士兵的面色就变得越黑。

“这厮是不是太能拉仇恨了。”徐九微跟系统咋舌。

系统严肃地道:【没错,接下来肯定要被打的。】

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徐九微不服气地道:“那应该不至于吧,魏谨言……魏谨言其实挺利害。”

最后的那个字刚刚溢出唇齿间,她就看到王猛怒气冲冲地扬了扬手,方才除了他们就空无一人的街道四周突然就窜出许多士兵,整齐的步伐声简直要冲破天际,手中清一色举着弓箭,对场上的魏谨言虎视眈眈。

徐九微:“……”

心里再次被一万只羊驼刷屏,她真的很想抽五百二十四那个乌鸦嘴。

这样子,别说一个魏谨言,就是十个魏谨言也会被射成筛子啊!

来不及思考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徐九微急得原地打转,想着该怎么让魏谨言脱身。

“既然敢挑衅本将,你就好好尝尝死无全尸的滋味吧。”王猛寒声道。

面对这么多弓箭对着,魏谨言虽然面色沉了沉,倒也没到觉得走投无路的地步,他既然敢独自出来,就早有准备会遇到这些事,只不过……

侧首看了一眼徐九微所在的方位,魏谨言眸光一凝。

就在王猛预备让士兵万箭齐发,徐九微看到前方忽然涌出来一大批人,个个穿着统一的白色宽袍,脸上带着一个个狰狞的恶鬼面具。走在最前面的手中各自抱着乐器,后方的则跳起舞蹈,一路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朝这边浩浩荡荡而来。

“将军,今天是驱鬼节,是那些要去城外的人。”守在王猛身边的士兵压低声音提醒道。

“管他的,这帮刁民敢跟本将过不去,我就让他们人头落地!”王猛嗤笑道。

士兵为难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么多人突然涌过来,就算他们再大胆,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下肆无忌惮伤害民众,被上头知道了那还了得,可是看王猛那百无禁忌的样子,士兵就不敢多说了。

许是没有料到这里会有这么多士兵,还个个都拿着兵器,原本朝这边来的白衣人一下子变得乱哄哄的,你推我我推你,不知不觉就把那些士兵卷在中间,而被束手束脚绊住的士兵毫无办法。

“大胆!你们还不滚开,小心……”

“谁踩了我的鞋子!”

“停、快停下!”

徐九微目瞪口呆看着瞬间乱作一团的人群,没忘记快步窜进人群,拽着魏谨言就走。

魏谨言本欲做什么,但看徐九微抓着他的手在一群白衣人当中穿行,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淡淡的宠溺,干脆由着她去了。

中途,唯恐被刚才那些官兵认出来,徐九微随手用银子跟最末尾的两个人换了衣服和面具,手忙脚乱往身上一裹,就抓着魏谨言悄无声息混迹在游-行的队伍中。

************

“阿九,可以停下了。”

眼看他们离那帮官兵越来越远,四周都是忙着整理服饰和面具的白衣人,魏谨言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让她停下来。

“这下应该没人会追来了吧!”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徐九微靠在路边的一颗柳树上。

方才被徐九微强硬套了个面具在脸上,魏谨言衣服本就是白色,与换了衣服的徐九微往人堆里一站,一眼看去倒的确察觉不出异样。

“这么怕?”魏谨言好笑地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样子。

斜视着他,徐九微皱皱鼻子:“我是怕你被人射成了筛子!”边说边瞪他一眼。

魏谨言闻言,抬眸直视着她。

“你……仅是担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