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21

分卷阅读121

    现在就整日冰天冻地的,差别太大让她不太习惯。

“冷?”没有错过她的小动作,魏谨言将她身上的披风兜帽遮在她头顶,神情无比自然地将她冻得发红的手拢入自己手中捂着,边走边道:“待会儿我让人给你备一个手炉拿着。”

当着外人的面,徐九微并不是很习惯这般亲昵的动作,但看那名士兵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心里的那点儿别扭心思也就自然而然消失了。

很快来到驿馆门口,徐九微还没看清外面适合光景,眼前突然闪出来一道修长的身影,一阵风一样冲到她面前。

她定睛看去,一个长相俊逸的男子眯着眼睛紧紧盯住她,下巴上留了一缕飘逸的胡须,看上去非但没有让他的风姿减淡,反而多了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他穿着身灰色宽袍,一手摩挲着下巴,不显山露水的模样像极了传闻中高深莫测的世外高人。

“谨言,你说的就是这个小丫头?”苏放鹤端详徐九微片刻,冲旁边淡笑着的魏谨言喊道。

早在出来的刹那就认出来人是自己的王叔,所以魏谨言才会任由他靠近徐九微。

“王叔怎么想起来这漠北之地了?”魏谨言略略颔首,笑道。

苏放鹤上下打量着徐九微,没有放过刚才的问题:“你之前说想娶的,就是这小丫头片子?”

徐九微无语地看着前一刻还高人姿态,后一刻就跟个三岁稚童一样表情多变的人,眼皮跳了跳。

她想她知道这人身份了。

曾经的镇南王苏放鹤,也就是魏谨言的王叔。

她还想着是不是该跟他打个招呼,毕竟这人身份在那,还是个长辈,结果苏放鹤下一句话直接让她脸一黑。

“谨言,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这黄毛丫头看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论样貌也比不上……”

“王叔。”魏谨言倏地打断他,微微一笑:“你想说什么?”

那话听着温温和和的,连唇畔的笑容都淡然无比,可苏放鹤背脊一下子僵住了,脖子后方凉飕飕的。

“咳!”以拳头掩在唇边咳嗽两声,苏放鹤讪讪退了回去,还不忘啧道:“不说就不说呗,笑得那么阴险做什么,恐吓老夫吗。”

阴……险?

一旁当了半天围观群众的士兵转头看着宛若谪仙的凌安王爷,怎么也无法把他俊雅含笑的样子与这两个字挂钩。

徐九微暗暗磨牙,早就听说镇南王苏放鹤私底下性子跳脱,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

移眸至旁边,当看到苏放鹤身后默然跟着的那人后,徐九微脑海中闪现出四个大字——阴魂不散!

咳咳,不对,是好久不见!

这样说来似乎也不对,距离在帝都天启帝的寿宴上才过去没几天。

但是在漠北这种地方碰到她,徐九微倒真是很错愕了。毕竟她的身体一直不好,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可想而知定是极为不易的。

在苏放鹤身边的人,是苏九凰,她依旧穿着一袭紫色长衫,或许是为了行动方便,作了男装打扮,她略显羸弱的身姿加上秀致的容貌,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像那些未经人事的小公子。

“王爷。”苏九凰恬淡一笑,随后与徐九微点点头:“徐姑娘,真巧啊,原来你也在这里。”

徐九微等了半天都没听到系统提示,暗松口气的同时,不忘冲她颔首:“苏小姐。”

苏九凰对她的仇恨已经整整九百了,再多一百就是一千,徐九微没忘记当时秋横波对她仇恨值一千黑化了,她一点都不想看到苏九凰也黑化。

“既然是王爷认识的人,那属下就不去找苏将军了。”士兵及时上前。

魏谨言扬了扬手,士兵立即识趣的退下。

瞥见徐九微瑟缩着脖子望着不断落下的雪,魏谨言抓着她的手紧了紧,侧首对苏放鹤道:“王叔,先进去吧。”

苏放鹤向来一根筋到底,立马就把刚才的事忘了,对着站在门口发呆的苏九凰招招手。

“九凰,愣着作什么,进来啊。”

“啊……来了。”

苏九凰垂下眼,目光始终在魏谨言与徐九微紧握着的手上,眸中冷意森森。

***********

入夜后,淮阴侯府。

为了给魏谨言和莫蓝鸢两位王爷接风洗尘,淮阴侯沐秦天不在,他的夫人便以侯爷的名义在府上设宴,宴请城中大小官员。

当然,这不过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是今夜平西将军他们准备将意图作乱的副将军王猛擒拿。之所以选择以宴会的方式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顺便混淆视听,毕竟这些事不好散播出去扰乱民心。

不管平西将军如何计划缜密,准备如何充分,魏谨言本人真的就是一副参加晚宴的闲适模样,莫蓝鸢更简单,冷这张脸往那一坐,愣是没几个人敢怀疑什么,无形中就给平西将军的计划增添了一层保护色。

与淮阴侯夫妇相识的苏放鹤自然也去了,他的位置被安排在莫蓝鸢和魏谨言的上座,众人经过平西将军先容方知这位是曾经鼎鼎大名的镇南将军,心潮澎湃之余,不由得生出景仰之情,结果在看到他毫无拘束的跳脱性子后……

众人:“……”

一片无以言喻的尴尬在空气中流转。

徐九微以衣袖掩住脸,不忍直视。

这位镇南王爷也不知道是怎么立下赫赫威名的,他这样真的不会被底下的将士给轻视吗!她嘴角直抽。

宴会还未正式开始,在场的人都到得差不多时,这次的目标对象王猛才大摇大摆姗姗来迟,一来就往苏放鹤身边的空位上一坐,仿佛完全没看到在场将士们的怪异脸色。

淮阴侯不在,这位副将军可真是越发沉不住气,反叛之心简直昭然若揭。

“你是哪个?”苏放鹤奇怪地盯着在他身边坐下的王猛。

王猛没见过苏放鹤,也来得晚,自然不识得眼前人是谁,他呵笑了声:“哟?你是侯爷的亲戚?看样子不像啊。”

他话中满是蔑视和鄙夷,偏生苏放鹤像是听不出来似的,一板一眼地回答:“我与侯爷是旧识。”

“你胆子不小啊,敢跑来上座坐着。”王猛嗤笑道。

苏放鹤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位置,让给你了。”说罢就跑到魏谨言和莫蓝鸢位置的中间坐下。

王猛大咧咧霸占着最上位的主座,一回头却发现在场的其余人都低下头,竟然没有人说话了,现场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呼——

不时有风略过上空,将飘落的雪花旋着高高卷起,又洋洋洒洒落下。

“怎么了这是?”王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蓝鸢一手支颐坐在座位上,静静看着上方的王猛,眼神冷冽得像在看一个死人。

魏谨言则是浅笑着不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