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36

分卷阅读136

    垂的黑云让四周变得更暗,苏九凰抿唇看着静静站在门口的苏放鹤,唇畔自然而然扬起微笑,迎上前唤道:“义父,你怎么来了?”

苏放鹤依旧穿着那身灰色宽袍,负手站在那里,风不断扬起他的衣衫和头发,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派头。

“九凰。”苏放鹤轻轻叫了一声。

苏放鹤这人素来对人态度随意,很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刻,苏九凰不由得愣了下。

“义父,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了?”不过转瞬,她就恢复了笑脸,细声问道。

苏放鹤没有应声。

他转身望着庭院内细细密密的雪花和雨丝,轻不可微地叹了口气,从来都是表情多变的面上此时写满无尽的惆怅。

“九凰,你的父亲曾是我手下的得力副将,我也一直待你如亲生女儿。”他倏然说起这些。

苏九凰不明所以,但口头上仍在附和他:“是啊,九凰还要多谢义父对我父女的诸多照拂。”

“你父亲一生有大半的时间都在战场,他能武不能文,对于那些文绉绉的道理和诗词歌赋一概不通,可他一直都记着一个道理。”苏放鹤还在说着,苏九凰听着听着就心悬在了嗓子口。

“什么?”她极力掩饰住不自然的表情问道。

“做人当堂堂正正,可昭日月。”苏放鹤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灰暗中苏九凰没有看清他的眼神,听他顿了顿继续道:“有些事,一旦错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面色骤然变得煞白,苏九凰惊慌地抬起头。

“我不知你何时变成这样,但……我希翼你能及时看开些,不要让自己追悔莫及。”说完这句话苏放鹤就离开了,徒留苏九凰呆呆站在檐下。

是了,苏放鹤平时行事作风太让人对他没有戒心,所以苏九凰差点忘了,她的这位义父曾经是镇守漠北多年的大凌战神,他那般敏锐,定然是将房里她和黑衣人的话都听去了!

茫然无措地望着外面的雨雪,苏九凰心中一片惶然,可是渐渐的,眼神却逐渐变得决绝。

“可是……我早就回不了头了啊。”

风雪中,她的低喃声很快就消散,没有人听见。

从她偷来平西将军的令牌,下军令诛杀徐九微时,她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垂在袖中的手蓦地紧握在一起,长长的指甲都快陷进rou里,她浑然不觉疼痛,嘴角缓缓展开一抹明丽的笑容。

而且,为何要回头?

她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求一个人,何错之有!

一切都要怪那个抢了她位置的徐九微。

都是她的错!

默默候在旁边的丫鬟,看着苏九凰娇俏的脸孔越来越扭曲,慌忙垂下眼,直觉自己看到了些不该看的。

**********

粮草被毁后,淮阴侯沐秦天第一时间联络城中各方势力,让大家先各自出一部分力量,再将城中剩余的物资和食物聚集起来,所有的东西凑在一起暂时可保大军几日的消耗。

有人提议让城中百姓慷慨解囊,以充作军资,话刚说出来就被沐秦天驳了回去,说大战在即,不能动摇百姓的信心,这样不止可能让所有人变得惊慌,更可能会让敌方知道,岂不是更危险。

平西将军说这些时,魏谨言表情慵懒,看起来心不在焉到了极点。

疑惑的目光落在对面的白衣人身上,平西将军想的是临行前与皇上见面时说的话。

众所周知,这位凌安王爷当初回宫时,可是受尽殊宠,皇上处处都表现出对他极为看重,让平西将军想不通的是,这样的皇上为何要对他下一道密旨。

“决不可让魏谨言接触到兵权。”

这是皇上留给他的锦囊里的话。

看到的时候,平西将军满腹疑惑。皇上这样宠爱凌安王爷,为何要下这样的密旨,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极其小心的防备着魏谨言。

其实,似乎这些都不是无迹可寻,当初魏谨言回宫后,皇上给他指派的地方是翰林院,看上去悠闲又体面,却丝毫没有实权,不过是个看着好看的位置罢了……

等等,也就是说,皇上一开始就防着这位凌安王爷?

蓦地反应过来这个事实,平西将军的脸色可谓是精彩纷呈,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看得对面的魏谨言挑高了眉头。

没理会自顾自想得出神的平西将军,魏谨言拂了拂袖间的褶皱,慢慢渡着步子走出大堂。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时不时响起两声雷鸣声,分明是上午,看上去已经到了傍晚,门口备着几把油纸伞,魏谨言随手拿起一把,刚要走出去,就看到对面回廊里走过来一人。

太过灰暗的光线让魏谨言的视力变得极其模糊,还有白纱覆在眼睛上,眼前朦朦胧胧的恍如在镜中花,水中月,魏谨言凝眸瞧了片刻,直到来人在他面前福了福身,柔声唤了句:“王爷。”原来是苏九凰。

“苏小姐。”因为还有事要办,魏谨言略一颔首,便不再多言。

见他作势要出去,苏九凰连忙开口:“王爷,我有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正抬头看雨势的魏谨言侧首看向她,淡然道:“苏小姐有话直说就好。”

他的态度是明显的疏离与淡漠,苏九凰蹙了蹙眉,在被发现前很快就恢复如常,抬手拢了拢耳边垂下的青丝:“我知道王爷对徐姑娘极好,可是……可是徐姑娘她……”

她欲语还休,似不好意思背后对他人说三道四,又似在犹豫该不该让他知晓。

听到徐九微的名字,魏谨言眼神微微一滞,眸光深沉不定。

见他不语,却暂时没有要马上就走的势头,苏九凰心中暗喜,缓了口气继续道:“实不相瞒,近日我听人说起过,这位徐姑娘与王爷关系甚好,另一方面却与怀光王爷私底下一直有来往。当初在凌安,他们就见过好几次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果然看到魏谨言眉头微皱,薄薄的唇轻抿着,明显有着怒意。

“还有什么?”听完后,他静静地道。

“不止如此,入宫后她也与怀光王爷一直纠缠不清,这次更加离谱,竟然在夜晚私会,而且还因此放火烧了我方的粮草,这样的女人,简直罪无可赦到该下地狱!”

说到最后,她的话语中已只剩下忿忿不平。

魏谨言默默听着,中途并未打断她。

最开始苏九凰还惊喜他肯听自己一言,可当他一语不发在原地站定好半晌,她面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僵硬起来,有些维持不下去。

“王爷?”她低声唤道,见他还是没有反应,以为他是气极了所以才会这般,刚想伸手去触碰他的手,却被魏谨言轻巧的避开了。

看着僵在空中的手,苏九凰怔了怔。

正要说什么,就见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略略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