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38

分卷阅读138

    。

——韩冰。

想起不久前她还在疑惑莫蓝鸢这次为何没带上他,现在徐九微全明白了。

韩冰一直都在,只不过他奉了莫蓝鸢的命令去做某些事,所以才会一直没有现身。

也就是在这时,徐九微突然明白过来,在遇到黑衣人刺杀时她为何觉得不对劲。苏九凰要陷害想杀死的人是她,她与莫蓝鸢可是无冤无仇,既然如此她为何要连莫蓝鸢这位看似总是事不关己的人一并陷害?明明害她一个人就够了……

再者,冒出来指证她的人,是莫蓝鸢身边的韩冰,这其中代表了什么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你与苏九凰合谋?烧了粮草的人是你?”

这个消息无疑于是一枚重磅炸-弹,让徐九微腿软得险些支撑不住。

听到她连续两个问题,韩冰极快地看了她一眼就低下头,继续扮演着默不作声的侍卫角色,莫蓝鸢没有转身,背对着她回道:“是。也不是。”

她疑惑不解。

“昨夜我不过是恰好遇到那个蠢女人,告诉她顺势要帮她一把罢了。”

苏九凰的确想用烧粮草这一招彻底害死徐九微,但她没想到,在她换上徐九微穿的衣服过去时,会撞到早已有所准备的莫蓝鸢,本以为这次要害人不成反被噬,谁料莫蓝鸢居然说要帮她,也就有了后来清晨发生的事。

“你……为何要害我?”她喃喃道。

苏九凰因为魏谨言妒恨她,所以才想置她于死地,这可以说通,但莫蓝鸢与她何来这样大的仇怨,以至于他想害死她?!

“这一路上我何时害你了,难道不是我救了你一命。”莫蓝鸢道。

“可你——”

“不过,我的确是有意把你带出来的,因为……”

他回望着她,笑容讥讽:“……谁让你是我那位三皇兄的弱点呢。掌握了你,今夜的事可会方便很多。”

“你一直在利用我?”退后一步,与他拉开一段距离,她颤声问道。

“是。”他直言不讳。

帮苏九凰陷害她,把她带出牢狱,不过是为了利用她对付魏谨言罢了,可心底的那一丝焦躁,到底是为何。他皱眉。

“为什么?”她咬着牙,极力控制才没狠狠给他一巴掌。

“为什么?”

他低声重复着她的话,嘲弄地开口道:“自然是为了……让魏谨言今夜彻底葬身在这浔阳城里!”

说完这些,他本以为这个女人会露出震惊,愤怒,甚至怨恨的眼神看着他,可是没有,统统都没有,她只是带着那种悲怆的笑容静静注视了他好一会儿。

“莫蓝鸢,我说过我曾经欠了你,欠的不是别的,是你的命。”她的表情在最初的怒意后就化为平静,说话时的语调亦是静得仿佛没有起伏的死气沉沉。

“我一直想着要偿还给你,可是若今夜魏谨言出事……那就当我这一世依然欠着你。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她怆然笑了一声,就这样冲进雨中,再不回头。

她要去找魏谨言。

他很清楚她的目的,同样也知道该拦住她,不让这颗棋子浪费,连韩冰都疑惑地看向他,只待他的命令,莫蓝鸢却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神。

他骗她,利用她,她没有骂他,没有怨恨他,反而说对不起……

分明该为计划即将实行感到喜悦,为何心中充斥着的是无尽的苦涩。

分明该追上她,让她彻底为他所用,为何脚下不能动弹。

他甚至可以趁机杀了她,让这个偶尔乱了他心神的女人彻底消失在这世上,又为何半个字都无法吐出……

看着她在雨中渐渐消失的身影,他微微伸出的手颓然垂下,口中强硬地道:“把她带回来!”

“属下明白。”韩冰一个跃步出了破庙。

方才还能遮风挡雨的庙宇,忽然间让人更觉冰冷,他转身时笑了,笑容依旧冷冽,口中轻轻唱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既生来孤独,永堕炼狱,任何会影响他的人都该除掉!

编辑有话要说:  咳嗽比较严重所以码字很慢,今日依旧大长更,爱你们~

照这个进度60章写不完剧情嗷嗷嗷,这是逼迫我61章完成这一卷的节奏么,逼死我这个强迫症,我还想着61章开始第六卷新剧情呢。T-T

PS:不管你们喜欢哪个角色不喜欢哪个角色,别动不动就喷角色,这跟喷我没什么区别,文明你我他,和谐靠大家。感恩。^_^

生病有点严重,明日情况不太好我就继续保持日5千字~~么么哒大家。

第62章

今年的浔阳城天气委实怪异,连日来雪未停过,今日更是下了好一阵子的雨,尚未到下午,外面的天暗得仿佛已经入夜,长街两侧的商铺门口依次亮起了灯笼,明亮的烛火照亮了脚下的路,亦驱散了压抑在心头的烦闷与焦躁。

魏谨言撑着伞走出驿馆没多久,就被人撞了个满怀。

他低下头,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人。发丝凌乱,衣衫早已被雨水和雪融化后的冰水浸湿,狼狈地粘在身上,浑身冷得像是冻结的寒冰,唯有脸上的温度guntang,双颊绯红得不太正常,一双眼睛惊慌失措地望着他。

“魏……谨言……”

断断续续喊出他的名字,她的眼中是明显的欣喜,后一刻就闭上眼睛一头栽倒在他怀中。

“阿九?”

他及时搂住她下滑的身子,另一只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那过于炙热的温度让他皱眉。

当下也顾不得伞,他打横抱起她,匆匆回到驿馆,看也未看那些看到他带着徐九微进去后面露惊异的守卫们,走进徐九微之前暂住的房间前不忘对门口的守卫吩咐道:“马上去准备些热水和姜汤过来。”

“奴才遵命。”守卫领命退下。

她的衣服早就湿透了,浑身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丝毫温度,魏谨言没有急着把她放下,仔细用白布擦拭她额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又将她的鞋袜脱去,刚刚做完这些两名守卫就抬着一桶热水和姜汤过来了。

这些日子有不少人反反复复生病,所以后备的厨房里随时都有准备这些东西。

守卫刚刚把房中的灯点亮,就听魏谨言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

一直模糊不清的视线总算清晰了些,魏谨言看着怀中人,她似乎睡得很不安稳,即使失去意识,眉宇间依旧紧蹙着未舒展开,许是察觉到身边人是自己熟悉的,手指无意识地抓着他的衣袖,偶尔往他怀中蹭一蹭。

本欲好好惩罚她这番,看她这样狼狈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就心软了下来。

罢了。

无声叹了口气,他抱着她走到木桶边,扶着她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