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0

分卷阅读150

    实是看宿主你自己的选择,你如果选择继续进行剧情,就会自动进入原书的后半部分。】

徐九微:“……五百二十四你给我等等,我之前就想问了,剧情歪成那副德行,真的还能看么?”瞧瞧之前发展的都是什么奇葩的剧情,女主换人了,男主换人了,这还是原著那本暗黑报社文么。

结果,系统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她想要吐血三升。

系统:【原著就是那样的走向啊,宿主你看的是未修改的原版,上一次走的剧情是编辑修改过结局和人物设定后的新版。】

之所以会有这种变化产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第二世魏谨言结局的变化造成的。这句话系统没有说出来。

徐九微:“……”

系统:【……】

死寂般的沉默过后,徐九微给了系统一声暴怒的低吼:“五百二十四我去你——”后面的话因为太过粗俗,自动被五百二十四过滤掉了。

咔嚓。

咆哮声震得枝头停留的积雪都掉在了地上。

“所以,现在这所谓的新版剧情还没有发展完?之前那仅仅是上半部?”徐九微边说边努力呼气吸气,免得一口气上不来把自己给噎死了。

系统:【就是这样。】

徐九微脸都快绿了。

就那么上半部她就把小命都搭上了,再来下半部,她是不是要尸骨无存了?

感应到她的想法,系统连连否认:【不不不,宿主,这次你可以自由选择。】

“怎么自由选择?你说!”徐九微咬牙切齿。

系统:【这次如果你要介入剧情,你的目标人物就是莫蓝鸢,这点你当初刚刚入宫的时候我就说过。至于你上次的身份,原本就是原著修改后中存在的剧情人物,是真真正正的女二号,所以我才说不干涉宿主你和剧情人物的感情走向嘛。至于后面那些事情,虽然跟剧情发展略有差异,大体上还是相同的……】

徐九微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她出声打断它:【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去浔阳城会死?】

前一刻还滔滔不绝的系统马上噤声,安静得活像死了。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把牙齿磨得咯吱作响,徐九微深吸口气后扯出一记微笑:“你继续说。然后呢。”

瑟瑟发抖的系统犹豫了下,在选择抗拒从严还是坦白从宽中选择了后者:【是……是的。但是宿主你要相信我,我是知道你一定会再次活过来的。你看你现在身份完全不是以前的炮灰配角了诶,都变成郡主了……呵呵呵……哈……哈……】

后面的话在徐九微越来越黑的脸色下渐渐消音。

忍住把它问候个百遍千遍的冲动,徐九微揉揉突突作响的太阳xue:“你老实交代,这次我是不是真的不用做任务了?”

系统:【真的!这次绝对没骗宿主你。】

“这是怎么回事?”

系统想了想,道:【跟你脱离上一个身份有关,现在你的身份是原作里没有出现过的,所以就看宿主你愿意如何走就如何走,原作剧情基本不会被影响到。】

唯一影响到的,大概就是主角们的结局。这话系统现在自然不会告诉徐九微。

听着倒是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不用天天被五百二十四催命一样做任务,更不用每天提心吊胆随时会提前领盒饭退场。但想到这破系统之前坑了她那么多次,她敏锐地问道:“那你现在为什么还在?”既然没有任务可做,系统会自然消失才对。

系统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因为这本书还没结局,结束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听着是挺像一回事儿,徐九微想了想警告道:“我告诉你,现在我绝对不会听你的话去做任务,你最好不要再打什么歪主意。”

系统委屈巴巴地道:【宿主冤枉啊,这次我真的没有打什么歪主意。】

徐九微:“呵呵。”信了你的邪!

暂时看来五百二十四那破系统是没有让她做任何任务,现在它唯一的作用在徐九微看来就是当作随身包裹,还有偶尔说说话解闷的对象。这支玉簪是她昨天看到一支相似的簪子,意念随之一动,就出现在她手中了,那会儿忙着做其他事她随手放在梳妆台上,没想到今天被怀袖拿来给她用了。

见徐九微若有所思地盯着玉簪好半晌,怀袖以为簪子有什么问题,仔细瞧了好几眼,除了看出是件难寻的贵重之物就看不出其他。

“郡主,侯爷和夫人让郡主你赶紧去前厅。”门外的绿衣催促道。

用都用了,而且她最近都在侯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徐九微便懒得管发簪了,起身与怀袖一同出去。

“今日来的客人是谁?”突然想起好像还没问过上门的人是谁,徐九微边走边问。

怀袖正忙着和绿衣说话,一时没注意到,所以没回答。

得不到答案的徐九微也不是太在意,撇撇嘴没再问。

反正待会儿自然就知道了。

管他是谁,只要不是什么牛鬼蛇神就行了。

此时她完全不知道,待会儿要见的人比牛鬼蛇神还让她想跑。

**********

布局风雅清幽的侯府正厅,此刻的气氛与往日截然相反,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淮阴侯沐秦天已经年过四旬,他的五官生得硬朗刚毅,因为长期行军打仗面容看上去略显沧桑,与俊俏两个字完全搭不上关系,可浑身那不怒自威的气势却是无人能及。加诸他的行事作风颇为果断,给他平添了几分英武之气。

坐在沐秦天旁边的,是他的夫人,侯府女主人。她穿着一身蓝色长裙,总是带着温和恬淡笑容的脸上神色复杂,侧首与沐秦天对视一眼,冲他无言地点点头。

“王爷前来,可是为了与小女的婚事?”相顾无言了好半晌,沐秦天终是开口打破沉寂。

在他们的对面坐着的人,正是今日突然上门拜访的莫蓝鸢。

他依旧穿着一袭红衣,这种本该极其容易变得艳俗的红色在他身上却是相得益彰,一张美得近乎妖异的容颜,就那样随意往梨花木椅上一靠,自有一种随性慵懒的气质。

然而,他身上那种冰冷阴沉的气息太过浓重,以至于厅内伺候的丫鬟们都战战兢兢的,唯恐哪里惹恼了这位王爷。

就凭莫蓝鸢从未派人前来探访过侯府的态度,沐秦天夫妇就能猜到他今天前来的目的,八成都是为了退婚。对于自家女儿要嫁给谁,沐秦天并无多大意见,只要对方是能够依仗之人即可,莫蓝鸢如今虽然贵不可言,他若不愿意沐秦天自然不会勉强。

麻烦的是,这是御前指婚,想要退婚恐怕还得过了皇上那道坎。

“正是。”莫蓝鸢垂下眼帘,唇齿间溢出两个冷淡至极的字眼。

若是寻常人这样待沐秦天,他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