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1

分卷阅读151

    就皱起了眉头了,但他早已对这位怀光王印象颇深,三年前的浔阳城他可没少见到他,是以看他这般态度也不计较,点点头道:“既然王爷不愿与沐府结这姻亲,我亦不会勉强王爷,只是皇上那里就要靠王爷你……”

他意有所指。

莫蓝鸢也不与他含沙射影,直言不讳道:“这个侯爷不用担心,本王自会处理。”

沐秦天抚着胡须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便再好不过了。”

见两人三言两语就要把这婚事作废,沐夫人秀眉微颦:“王爷,敢问王爷从未见过我家阿锦,为何执意要退婚?”自家女儿被人上来就退婚,即便沐夫人气度再大,她也忍不住想问问原因。

自然是不需要。这句话莫蓝鸢当然不会说出口,他低垂下眼帘,眸光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就是曾经用这双手握剑亲手杀了能让他心绪起伏的人。

如今对他来说,感情和婚事都不过是种无用的牵绊。

就算对方是资历颇老的淮阴侯,莫蓝鸢也不认为自己能忍受这样一桩对他来说如鲠在喉的亲事。

眼底掠过一抹讽意,莫蓝鸢抬起头,一张苍白如雪的面容上看不出情绪,冷然道:“夫人见谅,我……”

另一边,刚走到大厅外,徐九微蓦地听到一道无比熟悉的清冷嗓音。

这明显是……

她浑身一僵。

对于其他人来说距离浔阳城之事已经过去三年,但对徐九微来说不过短短几日的功夫,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这些“故人”,因此乍然听到莫蓝鸢的声音时,她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他认出她。

一个死在自己面前的人,突然间就这么光明正大诈尸,她都担心把人给吓死了啊。

那种场面想想都觉得略惊悚。

“怀袖,你说的客人别告诉我就是……”她捅捅怀袖的胳膊,扒着柱头不肯再前行半步,已经做好掉头就走的准备。

怀袖点点头:“郡主,就是您那位未婚夫。”

未婚夫。这三个大字迎面砸下,徐九微的腿有点抖。

她都差点忘了。

如今她的身份成了锦荣郡主,莫蓝鸢自然就成了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了!

“不过,听说他今日是来退婚的呢。”怀袖扁扁嘴,心里头把那位怀光王给诽谤了无数遍。她们家郡主才刚醒来,这人就急着上门退婚,真是个负心汉。

“退婚?”徐九微猛地回头,双目灼灼紧盯着怀袖。“你说真的?”

怀袖以为她是不高兴了,连忙安抚道:“郡主放心,没了他侯爷夫人一定为您另择佳婿,绝对比这个好百倍千倍!”

徐九微懒得与她说明自己是太过高兴。

退婚好啊,只要没了与莫蓝鸢这门婚事,她才会自在。

“阿锦,作什么不进来?”

就在徐九微暗自欢欣不已时,沐夫人的声音从厅内传了出来。

刚刚还在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进去,得知莫蓝鸢是来退婚的,徐九微立即无所畏惧。但想想自己这张与原来太过相似的脸,未免吓到人,她拍拍怀袖:“怀袖,有没有手帕之类的?”

“郡主您要做什么?”怀袖边问边从袖中掏出一方白色锦帕递给她。

“没什么,免得吓到人。”

没时间与怀袖说明什么,徐九微把锦帕往脸上一捂,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子在外面,就这么顶着一副诡异的姿态走进花厅。

刚好被打断的莫蓝鸢下意识地看向门口。

自幼就被指腹为婚,可莫蓝鸢除了小时候匆匆见过一面,就从未看到过这位锦荣郡主。见她两只手用锦帕捂着脸,形迹可疑的进入厅内,莫蓝鸢也不觉得奇怪,迅速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心中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徐九微的模样与侯府沐夫人有几分相像,虽然看不到整张脸,但这位锦荣郡主的眉眼间明显与徐九微有些像。

察觉到这点,莫蓝鸢没来由的一阵浮躁,恨不得杀了她。

找些相似之人作替代品这种想法,他想都不会想,但凡看到与那个女人有些相似的人,他只会想要彻底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上。

再像,也不是她。

每每看到这种人,他都会无比清醒的认识到这点。

她已经死了。

而且是……被自己杀死的!

撑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缓缓紧握在一起,莫蓝鸢薄唇紧抿,垂在眼睫下的褐色眸子里一片彻骨的寒凉。

看到徐九微遮遮掩掩的进来,沐秦天与沐夫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沐夫人开口问道:“阿锦,脸上怎么了?受伤了?”

徐九微连连摇头,连话都不敢说。因为她的声音与以前也差不多一模一样。

对于这个昏迷十多年的女儿,沐秦天与沐夫人是半句重话都不舍得说的,看她这般无礼的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对着她吩咐道:“阿锦,还不见过怀光王爷。”

徐九微偷偷瞥一眼莫蓝鸢的位置,发觉他并没有在看自己后稍稍松了口气,捏着嗓子憋声憋气地道:“见过王爷。”

沐秦天和沐夫人:“……”

面对两人疑惑的视线,徐九微心虚不已,心里只盼望莫蓝鸢赶紧退婚走人,她也好松口气。

就在莫蓝鸢忍不住想出手时,他不经意间瞥见对面的锦荣郡主头上的发簪,浑身一震。

世上相似的人尚且多不胜数,相似之物更是有如浩浩星河,可那支玉簪上的花纹是他亲手雕刻,这世上绝不会有同样的第二支!

他蓦地起身,双眼眨也不眨紧盯着徐九微。

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反应,沐夫人的原意是想让他见到自家女儿一面,所以才会派人叫徐九微过来,没想到莫蓝鸢的表情这样奇怪。

沐秦天眉头紧锁,亦是没有搞懂莫蓝鸢想做什么。

最惊慌的就是徐九微了,被莫蓝鸢那么面无表情死盯着,她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王……王爷……”情急之下,她连捏着嗓子都忘了,结结巴巴地唤道。

听到她的声音,莫蓝鸢眸光一滞,看向她的眼光更加复杂,那双褐色的凤眸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碧水寒潭,让人触目惊心。

“你——”

薄唇间吐出的那个字森冷阴郁,仿佛是恶狠狠咬碎后从齿缝里挤出的。

徐九微狐疑地扫视着莫蓝鸢,暗忖这人才没多久没见,怎么越来越神经病了!

说起来,她上次会死还是被他杀的,她都没向他讨命,他反一副凶神恶煞来讨债的样子。越想越不舒坦,徐九微忍不住斜眼朝他瞪了过去。

莫蓝鸢却怔了怔。

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反应,徐九微心里有点毛毛的,暗暗问系统:“五百二十四,他是不是认出我了?”

系统:【一般人都认不出吧,莫非是……】

“莫非是什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