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3

分卷阅读153

    要找他,你们作什么要拦我。”

“苏小姐,王爷不在府上,也不在这里,请回吧。”守卫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苏九凰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

扶着她的丫鬟锦绣见状,挺身而上挡在苏九凰前面:“大胆!大家家小姐是王爷的贵客,岂容你们这般无礼!”

她的怒喝声不止没让守卫成功屈服,反而语气更加生冷:“苏小姐,奴才说了,王爷不在此处,请回吧!”

“两位大哥,我真的是有事想要找王爷,并非要存心闹腾,能不能……”深吸口气,苏九凰放软了声音。

她本就生得柔柔弱弱的模样,当她颦眉轻叹时,那种惹人吝惜的风情就放大了无数倍,恐怕石头见了都会心软。奈何这两名守卫像是根本看不见,冷着脸道:“小姐请回吧。”

“你们……”锦绣气得牙痒痒,暗骂这守卫怎么这样不识好歹。

见守卫软硬不吃,苏九凰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张口就要说什么,却倏地瞥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十余步以外的鹅卵石小路上,一手抱着披风一手提着灯笼的平安走在最前头,在他的身后,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穿过丛丛梅花,越走越近。

看到这个人,苏九凰浑身的怒意和尖锐都无声消弭了去,唇畔扬起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殷殷切切地唤道:“王爷!”

“你有何事找我?”魏谨言温声问道。

他的语气十分平常,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会因此误解他,觉得他态度温和如春风,可苏九凰深知他这不过是丝毫不把他放在心上的表现罢了。他待任何人都一视同仁,因为没有人是特别的,对他来说都如同死物般毫无区别。

“我……”惶恐他这种态度,又不甘他的冷落,苏九凰一时语塞,茫茫然不知该说什么。

“既然没事,那就回房休息吧。”魏谨言打断她的话,说罢径自绕过她就要进去原本徐九微住的院子。

明明已经死了整整三年了,为何还要占着他身边的位置不放!

握在一起的双手攥得紧紧的,苏九凰紧抿着唇看着魏谨言看也不看她进了屋子,再关上门,眼里的妒恨如同一把熊熊燃烧的火,总有一天要把所有事物都焚烧得一干二净。

平安看看已经关上门的房间,再看看还站在原地不动的苏九凰主仆二人,扯出一抹无比虚假的笑,弯腰道:“苏小姐,奴才送你回去吧。”每次苏九凰闹过之后,送她回去的任务总是落在平安头上,他都快要怨念死了。

“不必。”

冷冷吐出这两个字,苏九凰转身就走,心中暗暗下定某种决心。

“哼!”锦绣冲着平安同样没脸色,冲他重重一哼就小跑着跟着苏九凰。

平安暗暗翻着白眼,再次哀叹自己倒霉,早知道就该学学杏儿,整日待在厨房也不必看到这碍眼的人和事了。

“对了,王爷,淮阴侯今个儿派人来传话,让王爷去他府上,说您要的东西已经到了。”

离开前突然记起这件事,平安不敢轻易踏入徐九微以前的院子,便站在院门口遥遥喊了一句。

回应他的是阵阵萧瑟的寒风,也不知道屋里的人听没听到。

也罢,明日再提醒王爷吧。平安摇头晃脑地叹道。

*********

另一边。昨日莫蓝鸢的到来,让整个淮阴侯府都惴惴不安了一夜,各自思量着这位怀光王到底为何意,这婚事是退还是不退。以至于沐秦天第二天还晕头转向的,连自己约了人来府上的事都忘掉了,带着沐夫人就出了门。

看着上门来的客人,管家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下去了。

“王爷,您先请坐。”

边吩咐人赶紧上茶招待,管家边将人引到厅里:“侯爷和夫人出去了,说是午时回来。”

听到这话坐在对面的人面上丝毫不见不悦,颔首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在此等等吧。”现在距离午时不到两刻钟。

“老奴这就派人去请侯爷和夫人回府。”管家不敢怠慢,马上请示道。

他这般毕恭毕敬的态度倒是让那人笑了,他扬了扬手,示意他下去便没有再说话。

“后面就是花园,王爷若是觉得这里闷可以随意走动,老奴先告退。”管家低着头退下,走出大厅前忍不住侧首瞥了一眼厅内的人,心下一沉。

三年前,他在浔阳城曾经见过这位凌安王,那时的他完全不是现在这样。

昨夜雪停了,温暖的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棂照射进花厅,他一手支着额角坐在那里,如雪的长发随着他后倚着椅背的动作垂在半空中,晃动的阳光洒在上面,隐约闪烁着光泽。清隽俊逸的眉宇,覆了白纱带的眼眸,静坐在那里时,整个人如同一幅泼墨山水画。

没有任何多余的颜色,空灵沉寂,有种淡到了极致的美丽。

抬头正好看到平日里在侯府老太爷身边伺候的小童,管家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小童笑嘻嘻来到管家面前,问:“管家,可是有事要吩咐?”

管家朝大厅的方向看了一眼,嘱咐道:“反正你这会儿没事,去王爷身边伺候着,我要赶快找人去寻侯爷和夫人回来。”

“王爷又来了?”小童面露惊讶,秀气的脸上皱巴巴的。

昨夜他可是听老太爷念叨了大半夜,把那位怀光王各个地方都数落了一遍,让他都忍不住同情起王爷了。还没见过面,就被老太爷这般怨怼。

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管家敲了敲他的额头,没好气地道:“是凌安王来了,他是侯爷约来的客人。还不快去!”

“是是是。”

连续应了几声,小童欢快地奔进大厅,在进去前又赶紧刹住脚步,把脸上的表情调整到最沉着稳重才迈着步子进去。

“奴才见过王爷。”

“不必多礼。”魏谨言不知何时已经起身,站在厅中的一幅山水画前细细观摩着,听到小童的声音侧眸看了他一眼,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谢王爷。”

小童偷偷打量着这位传闻中的凌安王。

他们这些丫头和下人是最能打探到坊间消息的,朝中现在以凌安王和怀光王两位王爷马首是瞻的事自然是知道的。怀光王小童了解得不深,但这位凌安王他却听到了各式各样的传闻,据说他为了一位姑娘一夜白发……

这种事最能撩动那些深闺少女们的春心,因此小童从来到帝都听到最多的便是凌安王的事,不知多少人把他当作了天边那一抹无法触及的白月光,亦或者是滴落到心尖尖儿上的朱砂痣。

看着那人垂在肩头的银白发丝,小童略有遗憾地叹了口气,同时好奇也不知是哪位姑娘让王爷变成如斯模样。

“王爷,您可要去花园走走?”

见魏谨言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