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8

分卷阅读158

    …”

两人一路笑闹着出门,沐夫人站在前厅门口看着不由得连连摇头,转身正要进去就看到怀袖从外面回来了,她移步到桌前坐下,端起丫鬟刚刚奉上的茶浅浅啜饮一口,润了润干涩的嗓子后方才启唇,问道:“如何,王爷可是拒绝了?”

怀袖刚刚与徐九微和绿衣擦身而过,她低眉顺眼地笑了笑,道:“回夫人,王爷答应了。”

“我本以为他会拒绝。”轻轻放下茶盏,沐夫人一手支颐,若有所思地道:“这样说来,王爷难道对阿锦当真有意?”

眼珠转了转,想到那个红衣倾绝的男子,怀袖微微一笑:“就算是真的也不奇怪啊,王爷毕竟也是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就是正常的。”

沐夫人的神色却凝重了下来,她摇摇头,万般惆怅地道:“那个人若是别人我可能觉得不奇怪,可是怀光王与阿锦只是见了一面就改变主意,这未免太……”

最关键的是,沐夫人总觉得怀光王看自家女儿的眼神完全不是陌生的,更像是早已相识的感觉。追溯到以前,他们两人仅是在四五岁时有过一面之缘,绝无可能会到熟悉的地步。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又何必想这些有的没的来庸人自扰。”起身,沐夫人侧首朝怀袖吩咐道:“既然王爷答应了,在阿锦她们回来前,你早些准备好东西,免得误了时辰。”

“奴婢明白。”怀袖点点头。

***********

淮阴侯府出来后,沿着青石板路的长街一路走过,两边皆是红墙琉璃瓦的高门大户,居住的也都是帝都有权有势的富贵人家,徐九微行走在宽阔的路上,看空中飘飘洒洒落下的花瓣夹杂着片片细雪,悠然若画。

“我都没有注意到,原来王府外有这么多梅树。”拂去袖间沾上的两片粉色花瓣,徐九微低低地道。

“不是侯府么。”

绿衣单纯的以为徐九微是口误,说的是淮阴侯府。

徐九微知道她是误会了,也不说明,转而说起另外的事情:“绿衣,你知道凌安王吧?”

说起各种正经的事情绿衣或许不知道,但帝都的名人轶事她绝对张口就能说上几天几夜,听到“凌安王”三个字时,绿衣的眼睛就亮了,连连点头:“奴婢知道!奴婢知道的!”

“他……怎么样?”徐九微试探地询问道。

她回来帝都后,还未曾打听过魏谨言的消息,也不知他如今变了没有。

想到那个传闻中一头白发,却容颜极其俊美的男子,绿衣吃吃笑道:“他呀,恐怕整个帝都的姑娘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的。”

徐九微讶然看向她:“这么有名?”虽然以前魏谨言因为天启帝的偏爱在坊间一直颇有名气,但徐九微还不知道到了无人不知的地步。

绿衣晃了晃手指,啧啧道:“不不不。郡主你说错了,是非常有名。他可是不少春闺少女的梦中情人呢。”

“……”徐九微嘴角抽搐了下。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那朵黑莲花还进化成大众情人了?!

“为何?他做了什么吗?”她狐疑地问道。

绿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用双手捧着脸嘿嘿笑了起来,眼睛里亮得都能看到星星,连声道:“郡主你不知道,自从凌安王为了名女子一夜白了……”

“前面的人快让开——”

急促的马蹄声和车轮的轱辘声倏地传来,徐九微警觉地抬起头,便看到一辆马车突然从前面疾驰而来,站在路中间的绿衣还毫无察觉,眼看就要被撞到,被徐九微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往旁边闪避开了。

刚刚逃过一劫,绿衣心有余悸,脸色青了又白,气冲冲地指着已经跑远的马车吼道:“喂!什么人呐,大白天把马车赶这么快是赶着去投胎吗!”

“好了绿衣,有没有哪里伤到了?”徐九微安抚地拍拍她的手。

“奴婢没事。”绿衣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忽而想起徐九微如今身子娇弱得很,秀眉立时皱在一起,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紧张兮兮地问:“郡主,你刚刚没被碰到哪里吧?”

要是郡主有什么地方伤到嗑到,绿衣敢保证侯爷和夫人绝对会吓得魂不守舍。

“我能有什么事。”徐九微轻轻拂开她的手,抬头就看到不远处凌安王府的府邸,心中抑制不住一阵雀跃,却也有着踌躇。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绿衣疑惑问道:“郡主要见的,莫非是凌安王府的人?”

徐九微却不理她,驻足停步犹疑了片刻,像是下定决心般大步朝那边走去。

“郡主!”绿衣只得跟着。

王府门前有侍卫把守,徐九微看看两张陌生的年轻面孔,暗叹果然早就换人了。

“姑娘请留步。”还没走近,侍卫已经出言阻止。

住在这边的都是些王侯贵族,侍卫的语气自然温和了许多,问道:“不知姑娘找谁?”

绿衣想替徐九微回答,却忽然想起她压根不知道徐九微要找谁,眼巴巴地看向她。

“不知王爷可在府上?”以前她可是自由出入绝不会被阻拦的,可真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啊。

两名侍卫飞快对视一眼,方才问话的那人摇摇头,不无惋惜地道:“那姑娘可就来得不巧了,王爷在半个时辰前出门了。”

“那他何时能回来?”徐九微不死心地追问。

“姑娘这不是为难小的么。王爷要去哪里,要去多久,大家这些做奴才的哪里敢过问。”

徐九微彻底没话了,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打搅了。”

见徐九微要走,侍卫多嘴问了句:“姑娘可要留下性命,王爷若是回来了,小的会禀报给他。”

略略思索了片刻,徐九微淡笑一声,颔首道:“多谢。不过不用了。”她想亲口告诉他她回来了,并不想借他人之口来提及。

看着两名女子款款离去,刚才一直出声问话的侍卫冲另一个始终未开口的人咋舌:“我怎么看着那姑娘很眼熟啊。”所以他才会主动去攀谈。

“有么?”另一人仔细想了想,发现王府里并没有出现过那两个人的印象。

“几年前我刚来王府时,好像见到过王爷身边有位姑娘,模样很像。”

“你记错了吧,王爷身边除了府里那位苏小姐何时有什么姑娘了。”

“这……”

……

无功而返的徐九微只得悻悻而归,她又不可能在凌安王府去等着,万一魏谨言今天都不回来,岂不是白等一场。且她出来的时辰太久的话,似乎不太好与沐秦天夫妇交代。

“郡主认识凌安王爷么?”绿衣从刚才起就一直喋喋不休的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徐九微全当没听到。

这丫头,要是跟她说了一句,不用一个晚上大概整个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