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62

分卷阅读162

    责去搬东西收拾房间,韩冰向莫蓝鸢行了个礼就自动散退,正殿门口就只剩下徐九微和莫蓝鸢两个人。

在原地干站了片刻,徐九微抬起头打量着四周。

天龙寺本身规模非常大,依山而建,大大小小的佛堂禅院遍布在山间,几乎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座佛殿,僧人的数量亦是普通寺庙的好几倍。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名为“慈航殿”的地方。

门口的空地两边,有两颗大概好几个成年男子才能合抱住的参天古树,树下的木架上系着密密麻麻的红色飘带,都是前来参拜的客人所写的祈福语。正对着大门的地方摆放着一座巨大的香炉,长年香火不断,烟雾缭绕。

徐九微本身一直对神佛之说抱着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都入了佛殿,自然与其他人一样先去上一柱清香。

让她意外的是,莫蓝鸢居然没一脸不屑的走开,反而跟她一样对着庄严肃穆的佛像拜了三拜,方才出门。

就算今日天气冰冷,寺中游客依然多得出奇,徐九微漫无目的在四周转悠,边走边张望着,不时小心避开拥挤的人潮。

“小心些。”

前面突然冲出一群嬉闹着的孩童,徐九微猝不及防被撞到,差点跌倒,被莫蓝鸢一把扶住腰。

“呃……谢谢。”徐九微瞄瞄腰间的那只手,挑了下眉。

这厮不是一直都有洁癖?

仿佛没瞧见她古怪的眼神,莫蓝鸢自然而然收回手,嫌弃地道:“别跟个瞎子似的连路都不看,要是摔出个好歹来,我还得费心跟侯爷和夫人说明。”

“……”

这个用心恶毒的死洁癖!

听听他说的话,都快赶上诅咒了。

额角一根青筋暴起,徐九微磨着牙:“放心!我要是摔出了什么问题,一定会记得说清楚不关怀光王爷的事!”

让她更无语的是,莫蓝鸢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那样最好。”

徐九微不禁气结。

不想跟他说下去,徐九微转身就走,所以没看到莫蓝鸢轻轻勾了勾唇角,眼中亦带起浅浅的笑意。

前车之鉴就在那里,后面徐九微干脆专挑人少的地方去,一路走走停停,耳边听着梵音浅唱不断,木鱼声声,倒也自在。

莫蓝鸢静静跟着她,从头到尾未露出半点不耐。

走到其中一处佛殿时,看到门口的大树上挂满了用红色丝带系着的木牌。有风拂过,丝带与木牌在空中轻轻晃荡着,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哗啦啦的分外好听。

徐九微随手翻了一个,木牌上写着两个名字,看起来像是一男一女,中间则写了一句诗词。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身边有人忽而念了出来。

她霍地回头。

莫蓝鸢就站在她一步之遥的地方,他的目光一点一点从她手里那个木牌上滑过,最后定格在她的脸上,看似漫不经心地勾唇笑着,一双凤眸里却沉淀着深不可测的异色。

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落在他脸上,留下斑驳的光晕,衬得那张妖异的面容愈发魅惑,他微微启唇,一字一顿地念着那首诗: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遨游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许是因为他冰冷的声音突然压得极低,莫名就有了一种惑人心魄的错觉。尤其是在这颗写满了男女互诉衷肠愿望的树下,更平添了几分缠绵悱恻的缱绻意味。

话音忽而一顿,她看着他眼神暗了暗,氤氲着一片让人心惊的幽深,停顿片刻后继续念出后两句: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最后那两个字自他的唇齿间溢出,她心中微微震动,有一瞬的迷茫。

他没有再说话。

她也没有开口。

树叶的沙沙声和着木牌撞击在一起的清越响动,让这无言无语的刹那变得暗昧不明,仿佛无声撩拨着谁的心。

他站在树下,抬手似要慢慢抚上她的脸,微凉的手指与她的脸颊只有一指的距离,只要稍稍再靠近一点,就会触碰到她。

“呀——”

身边有一男一女经过,女子不小心滑倒,惊叫着就要摔在地上时被男子一手揽入怀中,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皆带着甜蜜的笑意,相携着往另外的地方去了。

那一声惊呼让徐九微陡然醒转。

她错愕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手,还没生出什么多余的绮思,莫蓝鸢的手指却落在了她的鬓角,从那里拈起一朵不知哪里飘落来的雪颜花,尔后慢悠悠放在鼻尖嗅了嗅。

见她还一脸呆滞地望着他,他薄唇微勾,拈花而笑,却语带嘲笑:“别人都是名花配倾国无双,到了你这里,就是下等人配这上不得台面的野花,真是绝配啊。”

徐九微的脸唰地黑了下来。

嘴角狠狠抽搐着,她忍不住想反唇相讥,转念一想,她好像根本抵不过这人的毒舌程度。

“是啊,我就是下等人,只能跟野花相配,自然是……”

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她狠瞪着他,忽然想到些什么,嘴角带起一抹狡黠的笑,故意抑扬顿挫地道:“……自然是比不得王爷这种倾世无双的容貌。”

莫蓝鸢一向最厌恶别人说他的长相,此刻听徐九微有意相讽,也不生气,负在背后的手将那朵从她发间取下的雪颜花轻轻拢在掌心,移开视线看向别处,忽地说道:“这是夫妻树。”

转头看了他一眼,徐九微顺着他的视线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树木。

看上去年岁已经很老了,与其他树不同的是,这一颗的最下方是由两棵树交缠在一起的,到了大约一米多的地方就开始合成了一颗。远远看去,就如同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随着岁月变迁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却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怪不得这树上挂的木牌上写的都是些情人的名字和诗词。徐九微恍然大悟。

“施主,请往这边走。”身后传来一声低哑的声音,想来是寺里的师傅在为迷路的香客指路。

徐九微本没有在意,却在听到下一道声音时呆住了。

“有劳小师傅。”

那个人这样说着,声音隔着风声听得不甚清明,但依稀有点像魏谨言。

她下意识地就要回过头去——

一只冰冷的手毫无预兆捂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衣袖,猛地将她拽到旁边的佛堂里,“砰”地一声把她禁锢在门后。

“你作……”什么?

她有些恼火,话没说完,莫蓝鸢俯身靠近,唇几乎要碰到她的耳畔,冷声道:“闭嘴!”

这个死洁癖又发什么神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